如何反擊漏洞百出的疫情起源報告

趙君朔

WHO剛公布了關於探討疫情可能起源的報告,毫不意外地引起外界強烈的反應。因為報告中對於各界最想知道的問題:疫情是否可能是病毒從實驗室洩漏,只有區區兩頁的著墨,就武斷地直接排除這個可能性,並把疫情的起源歸諸於可能是由動物直接傳染給人類或是由動物經由中間宿主傳染給人類。這樣的結論就連WHO惡名昭彰的總幹事譚德賽也表示,對於是否是實驗室洩漏的假設評估不夠全面,需要進一步調查,他準備部署更多專家去對此進行調查。

中國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組組長梁萬年。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然而回顧《華爾街日報》在大約兩周前對WHO調查團在中共內部調查時遇到各種狀況的長篇報導就會了解,更多的調查恐怕還是會被中共以更多的技術性手段阻撓。在證據缺乏下若是做出「不足以斷言疫情是從實驗室洩漏」之類陳述的話,就會被中共官方拿來扭曲成國際專家已做出結論疫情並非從實驗室洩漏。

事實上《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者Josh Rogin解讀這份報告的兩篇專欄文章中,所透露的美國前後任政府對於疫情的某些看法不一恐怕才是真正的亮點所在,因為認知上的不同不但會影響美國看待後續疫情起源調查的態度,也會決定疫情究責是否依然是美中角力的熱點,更能讓外交政策分析家一窺拜登政府打算如何和中共互動。

疑點甚多的疫情調查報告

在一篇名為〈WHO新冠溯源調查如何在中國陷入困局?〉的長篇報導中,《華爾街日報》的三位記者點出了以下的事實:

(1)美國推薦了三位專業度無庸置疑的專家給WHO,但最後的調查團成員並沒有納入這三人,而是自行選了另一位美國專家。

(2)WHO發言人Tarik Jasarevic回應該報記者詢問時,明白指出這些專家赴中國的任務是研究性質,而非調查,更不是要對實驗室進行類似犯罪現場的刑事等級檢視。

(3)去年4月在歐洲斡旋下,起草了一份要求對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評估的決議並送交WHO決策機構世界衛生大會表決。但在之後關於這項評估如何進行的協商中,中共官員極力阻撓和推遲調查。一直到7月,在兩名WHO官員赴中國待了三周,對這場溯源調查關於中國部分的條款進行談判。最後得到的結果是:沒提到對實驗室進行全面的檢查、也沒有提到是實驗室發生事故的可能性、賦予中共對專家組成員由誰組成的否決權。

(4)最後赴中的外國專家中還有一位紐約非營利組織Ecohealth Alliance的總裁、動物學家Peter Daszak。他在尋找出現人身上病毒的動物源頭和中共方面有長達16年的合作紀錄。他主持的機構也提供武漢病毒研究所經費,實際撥款的是美國的國家衛生研究院。因此有些美國官員和科學家覺得他去參與有利益衝突的問題。Daszak自己則是認為他的專業足以讓他入選專家組而且他已經和WHO提交一份關於利益衝突問題的聲明。

而Daszak在3月29日接受名記者Lesley Stahl 主持的《60分鐘》節目訪問時,還直接表示和他一起去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專家質疑過該所科學家,是否病毒是從該所洩漏。他們得到了該所在疫情爆發前年年都經過審計,疫情後也是什麼都沒有發現的保證。主持人忍不住追問:「你真的就相信他們說的每個字?」Daszak對此回答說:「不然我們還能怎樣?」、「你能做的事情有個限度而且我們已經做到這個極限了,我們問的問題很尖銳,這些科學家事先並沒套過招。我們認為他們說的話正確、可信而且有說服力。」

一直都按中共的路數調查

在之後的實際考察過程中,三位記者指出:(1)外國專家入境中國後,在旅館隔離的14天,每天和中共方面的專家進行視訊會議,由中共專家提供各種資料,但有外國專家表示,這些中方的訊息早該在外國專家啟程前就該分享。

(2)1月28日隔離結束後,外國專家獲准開始實地調查並和中共同行面談。但除了必要行程,這些外國專家的行動都被限制在酒店的某一塊區域中,也不能和中共的專家一起用餐。但用餐時間的專家間非正式交談往往是這種研究調查最有效的意見交流。

(3)為了探索究竟第一例武漢肺炎的病例是何時出現,中方從武漢兩百多家醫院提的7萬6千份病歷中,過濾出10-12月初92名可能有武漢肺炎症狀的住院患者。但外國專家認為這個數字對一個有近6000萬人口的省分實在太少,畢竟發燒、咳嗽是常見的徵狀。而且中方沒有說明篩選出這92人的標準是什麼。外國專家要求中方提供7.6萬名患者經過匿名處理的原始數據,但被拒絕,甚至還反駁說,也有研究表明武漢肺炎的病毒在2019年11月下旬和12月就已在其他國家傳播,建議世衛組織研究疫情是否起源於中國之外。

(4)在外國專家聽完武漢一家血庫代表做的簡報後,專家要求獲得19年12月前的血液樣本想檢測抗體,但一樣被血庫已牽涉到保護隱私的法規而拒絕,雖然這些專家之後又得到承諾說晚一點可以對血液樣本進行檢驗。

(5)專家組2月3日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但中共是先對訪問設定了一些條件。訪問一共持續三個小時而已,重點是和蝙蝠研究專家石正麗見面。石否認病毒來自她的研究所。當石正麗被問到為何將之前公開的病毒數據庫從研究所網站撤下時,石的解釋是剛所網站遭到3000次駭客攻擊後不得不這樣做。

最後在2月8日,專家組進行了一次針對病毒來源的四種可能途徑的「舉手」表決,表決是針對每個途徑做出五種可能性之一的判斷:非常可能、很可能、可能、不大可能和極不可能。有位專家向《華爾街日報》表示,認為實驗室洩漏的假設是極不可能的獲得了專家組一致的同意。專家組的領導人Ben Embarek甚至表示接下來專家組將研究武漢肺炎病毒通過食物鏈,特別是冷凍食品傳播的假設,對於實驗室洩漏的假設專家組則不建議進一步展開研究。

但離開武漢後,一些專家組成員就他們對實驗室泄漏假設的結論提出了限定條件。幾名成員公開或是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他們沒有權限或渠道、也不具備專業知識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或其他研究設施進行全面檢查。幾名成員表示,他們當時沒能看到原始數據或原始的安全、人員、實驗和動物育種日誌。許多科學家表示,這些內容是進行全面調查必不可少的內容。

這種鬧劇般的研究考察任務在結果公布後理所當然地遭到各界強烈的批評,包括WHO的總幹事本人。美國國務卿Blinken接受CNN訪問時對報告產生的方法和過程還有北京參與了撰寫都表示憂慮。美國也和其他13個國家聯合發表聲明,對這份報告提出質疑。要求採取第二階段的調查行動,由獨立的國際專家領軍,且能不受中共政府約束地獲取數據。

這樣的反彈看似強硬,但可能不是真正重點所在,因為從前面的描述已經可以清楚看到,要讓中共答應讓獨立的國際專家不受約束的獲取數據是不可能的。想往這個方向再試一次就是又踩進中共的圈套:陷入冗長關於新一輪調查的附帶條件談判中,而讓真相隨時時間拖越久越不可能被挖掘出來。美國應該努力的方向是根據自己當初獲得的情報,要中共對下面兩點提出解釋:(1)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在2019年秋天就有內部的人員染疫。(2)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長期和軍方合作進行病毒研究,但都偽裝成民間研究機構。

拜登政府必須更強硬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在最近兩篇文章指出上述兩點是川普政府在下台前的1月15日,由前國務卿龐培奧發表的一份聲明裡的附帶參考資料中的內容。這些內容的真實性也經由拜登政府確認過,雖然拜登政府的官員還不願意根據這兩個間接證據直接指控武漢病毒研究所究是病毒的來源,只是呼籲需要進行更多的調查。

即使拜登政府不願意直接指控中共,但也該如Josh Rogin所言積極反駁中共種種洗白的作為。例如石正麗上周在參加一場美國Rutgers大學舉辦的研討會還說該所所有的研究都是公開透明的,但這種說法已被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在周日的《60分鐘》節目中斥為說謊。Rogin還提到博明表示有很多研究是解放軍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進行的,但中共政府不承認。博明還說「我們早看過資料,我也親眼看到過資料」。

綜合上述討論,拜登政府如果真的要讓全世界感到America is back,實在應該仿照剛被高票同意任命的貿易代表戴琦,談到美國對中共所課徵的關稅時所說「沒有談判者會扔掉自己的籌碼」。既然美國手上握有可靠情資雖然間接但是強烈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和疫情的關聯,這張牌就該拿出來打,而不是放任華春瑩拿者這份報告說病毒極不可能是實驗室洩漏的可笑結論四處宣揚,還反客為主地要求去調查疫情是否起源於其他國家。如果只是一直堅持要有後續調查但不拿出證據說明其必要性,然後又陷在和中共無窮無盡的談判中去協商調查的條件,那麼拜登政府是否真的能強力應對中共挑戰又會被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