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郁佳

鮭魚之亂Ⅱ:是CP值在丈量世界


回顧鮭魚之亂逐步失控的過程,開始有人在網上曬出改名鮭化的身分證時,群眾迷惑了:是改圖嗎,是為了開玩笑嗎,為什麼會有人為了一頓飯去改名?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所以有人認為不是一頓飯。鮭亂第一次升級,是戶政人員證實有人改名。台中市民政局長推測,每位「鮭魚」君一桌上限六人,以每日用餐兩次、每盤四十元,平均吃十盤計,一餐兩千四百元,兩日活動吃四餐省九千六百元。扣除改名兩次一六○元,可賺九四四○元,可能成為改名的最大誘因。


他逮到了規則漏洞,壽司郎的免費招待不限一餐,成為回頭客可以再倍數放大利潤。


一種想像框架在此被提出:把改名視為一六○元成本,解除了人們對父母交代等等責任。視結帳金額為毛利,把顧客對壽司郎的責任變成負值。



第二次升級,始於「壽司郎或成最大贏家」的論調蔓延。網紅「鬼才阿水」臉文主張,消費者會選熟悉的品牌,因為鮭魚之亂曝光超過數百萬廣告費效益,所以以後大家會想去壽司郎。成功的行銷就是用最少的預算,達到最高的曝光,所以這次相當成功。


又說品牌曝光後需要建立信任,若有重大疏失,傷害更高。


此文一手糖果一手鞭子,向壽司郎許諾成功,又威脅失信將不進反退。什麼樣的失信?讀者猜測可能是設限停損,例如每位鮭魚限一餐免費等。壽司郎是否受威脅利誘而維持原議,不得而知。鮭亂升級先得到了正當性:無論鮭魚賺多少都沒傷害,壽司郎會列為廣告預算報銷,將來會賺更多。


有人取名「帥鮭魚王者改名來吃壽司郎賠錢賠的爽不爽」、「無情爆吃鮭魚流氓」。一位鮭魚笑言看女店員數盤子臉色難看,心情「就是爽」。壽司郎為贖回信用砸錢請客,竟有被請的人用復仇般的恨意吃。到底是因為壽司郎並不願意請,還是吃的人不願意吃?在這個空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每桌、每個人各有不同。但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一九七五年的行動藝術〈節奏○〉就像其中一桌。她的自傳《疼痛是一道我穿越了的牆》敘述她站在那不勒斯的畫廊一張長桌前,桌上有鍊子、錘子、鋸子、蜂蜜、羽毛、口紅、香水、玫瑰、鏡子、糖、拍立得、圓頂帽、披巾、報紙、叉子、剪刀、針、筆、雕刻刀、斧頭、圖釘、手槍、子彈等,晚上八點觀眾進場,看到告示「桌上物品可任意用在我身上」、「六小時表演期間我負全責」。等於「壽司郎不設限」:生死不論。


頭三小時觀眾還很拘謹,遞上玫瑰,圍上披巾,吻她。


晚上十一點,她描述房間出現性氛圍,義大利南部受天主教會控制,視女人為聖母或蕩婦。「我想最終我沒被強暴的理由是他們的妻子也都在場。」有個男人剪破、脫掉她的衣服,把她當人偶擺姿勢,把她的頭按低,把她的臉翻過來朝上,在她臉上寫字。她放空,服從。幾個人扛起她遊行,把她放在桌上打開雙腿,把刀插在靠近她胯下的桌上。有人把圖釘釘到她身上。有人把一杯水緩緩倒在她頭上。有人割了她的脖子吸血。


這些她都不怕,她就只怕一個矮個子男人,他站得近,呼吸濁重。過了一會,他把子彈裝進手槍,塞進她右手。他把槍指向她的脖子,碰了扳機。


有些人制住了矮子。另一些人想讓他做到底。鬥毆後,男人被趕了出去。觀眾如被催眠般狂熱。凌晨兩點結束,她卸下人偶放空狀態,開始直視觀眾,變回一個人:半裸、濕淋淋、流血不止。觀眾嚇壞了,逃出藝廊。隔天藝廊接到觀眾們的道歉電話: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做。


她說,是觀眾和表演者一起創造作品。她想測試她不保護自己時觀眾的極限到哪裡。



我猜測,一開始她被當成聖母,但有人當眾脫了她的衣服,就剝奪了她聖母的地位。既然觀眾們視她為蕩婦,就不再把她當人看,而毫無忌憚攻擊她。把和女人相處時隱藏的緊張、挫敗,爆發在她身上。觀眾和性的關係早已被破壞了,表演才會成為復仇。


有些觀眾和食物的長期關係同樣受到破壞。在本地我見過二十幾歲的女人,下午在超商餐桌上告訴五歲的兒子,晚餐她打算只吃顆茶葉蛋。兒子大叫:「我也要!」媽媽搖頭說,你還在長,要吃,要兒子喝完小半瓶柳橙汁。媽媽微笑監督,像拳擊裁判讀秒,一次次高揚舉臂劈桌,伸五指表示「倒數第五口」、四指表示「第四口」。兒子則像游泳憋氣,臉頰裝滿果汁,費力嚥下,再拼一口。


我從未看過有人吃東西像男童這麼吃力,就像臥病插鼻胃管的老人一樣。吃這件事在此不值一提,是專為追求吃東西以外的目的服務。為了撫慰心靈、為了瘦身或長高,就像吃鋇劑、喝胃乳、輸點滴,像機車充電、加油。吃是人和自己的關係,但他吃像是在逃命。他一直在逃命。



壽司郎的店員貼出鮭魚走後杯盤狼藉、滿盤醋飯;報導記者只問受訪鮭魚吃了多少錢。這桌人追求的或許是點最多錢,或是最多空盤堆抵天花板的戲劇化ig照片、最多流量。民政局長說鮭魚就是要用最少成本賺最多餐費,網紅說行銷要用最少成本賺最多廣告費,都在描述CP值極大化。


極大化的追求,使這場行銷活動像是學測:


所有人分散在各地分店考場,集中在兩天內分勝負。有人貼出准考證,名字字數最多的為該項目第一名。比各科分數,以每桌帳單為單位,最後依各科總分排名。


每個人都是用過自己人生的方式來玩這場遊戲。有些人過自己人生的方式是不設限地在掏空自己。


店員盡力滿足顧客,為什麼還有顧客恨店員?也許在某桌的某人看來,壽司郎不是真的願意請,吃的人也不是因為想吃而來吃。任何人處在他的困境裡,就會恨所有人。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