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福鐘

習帝登基路上的石頭──香港必須碾平

每年三月在北京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全稱分別是中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全國人大」)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簡稱「全國政協」),前者的法律地位是中國的國會,而後者則是遺留自1949年中共建國前夕的一項政治擺設品。


說全國人大是中國國會,千萬不要誤以為它代表中國民意。因為按照現行中國憲法,縣級以上的人民代表大會並不開放直選,因此由全國各省、市、自治區人大互選產生的近三千名全國人大代表,代表的並不是民意,甚至也不是黨意,而是中南海的意志。至於全國政協,在七十多年前於北京召開籌備會議時,共產黨還願意禮讓三分,但是1949年建國之後沒多久,中共早就當它是隻「花瓶」,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留著當擺設,基本上的功能就是妝點門面。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頻道Youtube頻道


全國人大反映的只是少數人的意志


由於全國人大代表的是黨中央少數人的意志,因此自1954年成立以來,從未敢於違逆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決定。從上週四全國人大針對所謂《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提案的表決結果為2895:0,就足以說明這件事。全世界不會有任何民主政體的民意機關,會對一個如此高度爭議性的議案投出像這麼荒唐的結果。


不妨幫讀者回顧一下三年前的場景,2018年3月11日同樣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針對「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一案進行表決,結果是2958:2,將近三千人的議場只有兩個人膽敢按鈕反對,其他兩千九百多人,好官我自為之,即使習近平此舉目的在為自己預約2023年後第三任國家主席,所有全國人大代表萬馬齊喑,只要照顧好自己的薪水袋和全國人大代表的小小特權,管他皇帝誰來當。這就是當今中國官場的寫照。


這一次閹割香港選制的表決,過程和結果如出一轍。只是更令人心寒的是,近三千名全國人大代表中有36名香港特區代表,竟沒有一個人膽敢投下反對票!去年(2020)五月全國人大表決「制訂港版國安法決定」時,還有一張反對票、六票棄權;今年連唯一的一張反對票都消聲匿跡了,只剩一票棄權。也就是說,最切身相關的香港全國人大代表,亦無人敢批逆麟,大家心知肚明香港已經是任人宰割的俎上肉,多爭無益,何必不識時務,賠上卿卿性命?


即使以中國兩千多年的帝制歷史來衡量,當今中國官場的黑暗、專斷,已經可以比擬漢武、隋煬。這兩位皇帝在位時間相隔七百年,但是好大喜功、剛愎自用,倒是如出一轍,最終都造成各自王朝的中衰。


中國共產黨的紅色王朝,在太祖毛澤東倒行逆施之下,幾度釀成大禍而最終履險如夷,仰仗的首先是鐵打的江山,從國共內戰到土改、鎮反,六百萬以上的階級敵人被消滅殆盡,即使1960年代史無前例的大饑荒,亦未嘗動搖共產黨的天下。


中共紅色王朝仰賴的第二項本錢是1980年代以降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讓一部分人富起來、打造小康社會,除了政治之外放寬市場和經濟領域的自由度。從鄧小平到江澤民的鬆綁政策,奠定了中國過去四十年的經濟崛起,在江澤民主政的1990年代,甚至言論與思想自由在不踩紅線的前提下,被相當程度默許。


收割改革開放果實的習近平,仰仗著中國經濟榮景,開始有恃無恐、盡情揮霍。他當上總書記才半個月,2012年11月底便公開宣稱要追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同一天他還發下豪語:「到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一定能實現」。


而今年(2021)正好是中共建黨一百週年。不健忘的讀者可記得,去年11月貴州省政府舉行記者會,宣布全中國最後一批「貧困縣」正式脫貧,標誌中國全面進入小康社會。為此中共中央在今年2月25日召開「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習近平在會上聲稱:「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所以,所謂「全中國832個貧困縣」在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內集體脫貧,真的是習近平口中的「人間奇蹟」,或者純係「被脫貧」?


毛澤東在世時,最愛玩這種「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浮誇戲碼。1959年到1961年全中國有無數農村都在吹噓「衛星田」,畝產一萬斤不稀奇,要畝產數十萬斤才足以吸引毛主席關愛的眼神。最後的結果,是超過兩千萬人餓死,數億人淪為餓莩。鄧小平主政之後為了不重蹈覆轍,不斷要求所有共產黨員回到務實主義的路線上,「不爭論,發展才是硬道理」。


推翻老鄧務實路線,改走老毛激進政策


沒想到老鄧才走二十年,文革以前毛澤東的老古董又紛紛借屍還魂。八百多個貧困縣短短兩年不到全部脫貧,這和1959年橫空出世的衛星田有何差別?去年5月總理李克強才公開說中國有六億人口月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幣,怎麼短短半年不到,全國就進入小康了?


近幾年全球中國研究專家看法愈來愈趨一致,即習近平正逐步改變鄧小平的務實路線,重新回到毛澤東意識形態掛帥的決策模式。只不過,毛澤東是拿社會主義當藉口搞階級鬥爭,習近平則是手持民族主義的令箭大搞個人獨裁。自2017年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先是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接著又不按慣例遲遲未安排接班人,透過近幾年瘋狂的造神運動,目前習正在營造捨己之外不作他人想的稱帝氛圍。


自古受禪稱帝的野心家,莫不玩弄萬民擁戴的劇碼,習近平目前的套路,大抵和王莽、袁世凱雷同。差別只在於,王莽和袁世凱少了一個包山包海的布爾什維克黨幫忙進行社會控制和言論檢查。就因為習近平需要中國共產黨幫忙扶轎,因此如何讓整個黨跟著他走,便成為習在稱帝之路上最後的成敗關鍵。


為了向全黨證明自己是未來五年、甚至是未來十年不作第二人想的唯一領導人,習近平最近幾年可說博命演出、機關算盡,一方面向外作軍事和經濟擴張,另一方面在國內大吹法螺,以民族偉大復興收買人心。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2019年香港爆發了反送中運動,由習欽點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無力應對、左支右絀,年底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大獲全勝。香港的變局,被習近平視為邁向權力高峰的一大隱憂和障礙,迫他使出殺手鐧。


鎮壓香港,一切為稱帝


除了血腥鎮壓示威者,2020年6月全國人大通過《香港特區國安法》,同時以疫情為藉口延遲原本應該於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香港的「五十年不變」徹底葬送在一心要在明年登基的習近平手上。至於剛剛通過的香港選制變更,早在今年初北京召開「『愛國者治港』研討會」,便已大勢底定。對習近平來說,要讓香港在未來徹底臣服,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完全剝奪港人投票的權利。當各項公職選舉的候選人都是北京欽定的「愛國者」時,習帝終於可以安心了,香港不再會有雜音,也不會成為明年登基路上的石頭。


不妨幫習近平預排一下明年秋天以前的行程:香港徹底擺平,所以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再不怕民主派參選,至於香港民意如何,從來不是習近平關心的事項,只要香港人不上街頭,習近平完全不在乎全世界怎麼批評。3月18日中國外長王毅和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箎要在阿拉斯加與布林肯展開拜登上臺後第一輪中美會談,議題必然生猛刺激,但注定各說各話,習近平不會在一場暖身會議上示弱。真要跟美國攤牌,也是明年中共二十大閉幕以後的事。


至於COVID-19疫情,看來中國狀況已趨穩定,不足以成為政敵攻擊藉口。所以,尚待處理事項,主要還是二十大的法定程序──各省市自治區、解放軍一共約2300名黨代表選舉。習近平必須好好規畫這份2300人的名單,否則明年秋天在中共二十大會場上,如果投不出像2300:0這樣的結果,習帝的面子會多麼掛不住啊!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副教授

美日同盟與台海安全(下)──邁向以同盟為主的區域戰略回應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