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hil Smith

天啊!英國王室八卦又來了

世界各地的報紙編輯必須向功能失調的英國王室成員舉杯致意,並感謝老天提供了過去一年來無止境的新冠肺炎和瘋狂美國大選報導以外的話題。因為這一連串英國王室內幕爆料,在枯燥而令人沮喪的新聞中,為全球讀者帶來些許娛樂。


冠狀病毒病死亡?美國極端右翼的瘋子?誰在乎,看看英國王子哈利抱著兒子亞契多可愛!他的妻子梅根因為不是純白人竟然被如此對待!讀者們在八卦話題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英國王室內幕爆料的媒體操縱


最近CBS斥資900萬美元買斷歐普拉對哈利與梅根的獨家採訪,荒唐之處在於這是一場大型的媒體操縱,播出前幾天不斷出現的預告片段充分說明了這一點。視凡事為理所當然的紈絝子弟,想要變得更有錢或是更引人注目,但實際上,他們和這個世界的關聯不僅為零,更存在不合時宜的荒謬。


如果他們只是想講自己的故事,他們可以接受採訪,發個新聞稿甚至出本書,兩手一拍:「這是我們的說法,以後別再來打攪我們了。」過去哈利和梅根一直對外聲稱不想被媒體打擾,這也是他們決定離開王室的主因。


但果真如此,他們就不會接受鼎鼎大名歐普拉的採訪,並且事前以充滿懸疑的小片段來刺激播出當天的收視。你可以說我的看法憤世嫉俗,但這個專訪絕對經過精心設計,打算得到最大的曝光效益。他們若是不想被打擾,大可以具名發表他們的看法了事,但是他們選擇可以獲得最大媒體聲量的方式。


種族議題成為王室爭執的武器


令人擔憂的是,當這個世界試圖解決種族造成的緊張局勢之際,這個話題成為哈利和梅根與王室家人荒謬爭執的武器。他們幾乎是在媒體訴諸公審,很難不讓人聯想起去年在美國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喬文(Derek Chauvin)跪壓至死的不幸事件,以及引起接下來不可收拾的局面。


也許有個頭腦不清的英國王室老叔叔或是任何一個成員,的確說出「我想知道嬰兒會是什麼樣的膚色」這樣政治不正確的話,但這很難與眾所周知的種族歧視類比,對那些因歧視而受傷甚至死亡的人更是極大的侮辱。也許哈利和梅根認為他們的故事比弗洛伊德和他的家庭遇到的歧視更重要,我不是說任何程度的種族歧視應該被容忍,但他們現在經歷的究竟是什麼?


戴安娜王妃逝世重要性大於二次世界大戰


英國王儲查爾斯前妻戴安娜的死亡給英國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全國性的哀悼歷時不衰,當時的民意調查顯示,這是英國在過去100年來最重要的事件。而這百年期間包括兩次歐洲大戰,造成數百萬人喪生,二次大戰在民意調查之際還只是不久前的往事。


哈利母親戴安娜的去世,引發了英國乃至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悲痛。我常想,戴安娜對與她無關沒有接觸過的人有什麼魔力?沒錯,她看起來是一個好人,是個有愛心的人,但是為什麼要歇斯底里地熱愛她呢?我至今仍然無法理解,也不會嘗試去理解。


我很慶幸自己在此事發生之前已經離開英國,不必親眼目睹英國民眾因為一個享有特權的前王室成員死亡,哭天搶地悲傷到無法自己,這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戴安娜死前和她的兒媳現在所做的一樣,上電視訴說一起生活的王室成員如何可惡。不論真假,戴安娜談到了她的憂鬱症和貪食症,說王室成員指責她浪費食物,細數丈夫對他長期女友卡蜜拉的愛,而查爾斯在戴安娜過世之後順理成章和卡蜜拉結婚。


因此當梅根嫁給哈利時,怎麼能說她是如此天真對王室一無所知?這若不是說明她是個愚蠢的人,就是她從未讀過任何有關戴安娜生活的報導。她怎麼會不知道她已故的婆婆,對即將成為她家人的王室成員做過什麼評論?「我只是不想活著,」梅根告訴歐普拉,似乎暗示這像是聽戴安娜從墳墓裡說話一樣。


英國君主制度對人民的影響


但是很不幸的,正如哈利和梅根的故事,王室的魔力和魅力仍然存在,並且等待操縱。作為英國人我感到絕望,但這可能是因為我屬於少數五分之一希望看到君主制解散的英國人。


我年輕時去電影院,電影結束時會有字幕出現並演奏國歌,很多人一窩蜂衝出去,就怕晚了會有一群人嚴肅站著對國歌致敬,我和我的朋友們想當然爾,在所有這些無意義的廢話旋律出現之前就去了炸魚薯條店了。據我所知,現在電影院裡已經不是如此,但奇怪的是,很多英國人仍然對君主制及其代表的意義有很高的敬意,女王的聖誕節演說就是一例。


在英國各地成千上萬的家庭中,所有人會在聖誕節下午停止一切活動聽女王發表演說,這是英國聖誕節觀看次數最多的電視節目。如果你知道女王對政府政策沒有發言權,而且她的想法或所作所為不會影響任何人的生活,一定對此感到十分神奇。儘管如此,人們還是要聽她說話,包括我自己。去年聖誕節那天,我發現自己說:「哦,女王時間到了,來聽聽這個老太婆今年要說什麼。」我已經離開英國24年了,即使我住在英國時女王對我的生活沒有任何影響,而且現在甚至以後我都不會在乎她的想法,這種聽她演說的著迷究竟為何?


這種心態的一部分是文化的,但我認為對我來說,很大一部分是歷史的。英格蘭的國王和王后是在學校學習的東西,他們的名字和「成就」在一定程度上融入英國人的成長過程。這種對上層階級遺留的敬意以及階級制度至今仍然存在,這當然也是對王室制度尊重的原因。


如果有人告訴你英國不存在階級制度,那你可以問他們為什麼至今還有各式不同的頭銜爵位,為什麼還有大英帝國勳章(OBE)。誰行行好告訴我大英帝國是什麼?那只是古老的歷史名詞,是那些還誤以為英國是日不落帝國或是世界強國者的囈語罷了。


我認為許多對王室的「敬意」或興趣,部分源於英國殘餘的封建制度,部分源於現代的肥皂劇和電視真人秀,這也是為何王室八卦總是可以吸引英國以外的世界。然而只有當你漸漸年長,才會意識到這些如強盜般的所謂王公貴族,不僅對你前幾代的先人毫無用處,更可能是你目前家庭狀況不佳的原因之一。


我的結論是,英國王室與美國真人秀卡戴珊家族(Kardashians),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相提並論的:他們沒有天賦,經常擔心自己的外表,具有操縱媒體和觀眾的技巧,但卻連閉嘴五分鐘的能力都沒有,然後成為某種我無法理解的時尚偶像。最重要的是這樣的人之所以家喻戶曉,都僅僅是因為他們出名,別無其他。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