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已經沒有退路的香港

中共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很可能會進一步修改香港重要公職的選舉辦法,這也是更明目張膽的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和背棄中英聯合聲明。雖然這個粗暴的舉動加上2月28日刻意同時要求47位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的民主派人士到法院應訊已經引起國際廣泛關注和譴責。但從中共近來一連串的動作看來,它相信自己在香港的行為不會引來嚴重後果,反而靠全面清洗反對派能換來真正的繁榮穩定。因此接下來恐怕各種侵害政治自由和人民權利的惡行還會層出不窮。


本文會先回顧近來中共在香港各領域採取的動作,再討論其意涵與是否有辦法反制中共的步步進逼。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臉書粉絲專頁


中共兩會試圖讓「愛國者治港」成定制

為了更徹底的壓制民主派人士在選舉中獲勝的機會,這次的兩會可能會通過下面幾項香港選制的改革:(1)將特首選舉委員會的人數由1200增加到1500人,讓民主派在其中所佔的比例更小。(2) 區議員在特首選舉委員會中的117席會被大幅刪減。(3)在立法會選舉中屬於區議員功能組別的五席,俗稱「超級區議會席位」被取消。這五席是由區議會議員提名並參選,而投票則是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因此具有很強的代表性。(4) 將立法會席位總數由70增加到90席,新增的20席雖尚不知由何種方法選出,但不可能是由選民直選而可能是增加功能組別的席位。功能組別是指由公司行號或是協會為選舉人,選出它們所在行業在立法會的代表如會計界、資訊界。(5)將已經延遲的立法會選舉再延一年。這個做法可能是讓民主派的氣勢再更冷卻並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之前,透過法律手段,將更多民主派人士送進監獄讓他們無法在明年的選舉下場競選或是助選。


此外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和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兩會上的講話都強調之後要由「愛國者治港」,這個口號是為前述各種對選舉法規操弄提供正當性,以免香港落入他們口中的「反中亂港」勢力,奪取香港管制權。


然而除了這些政治和法律面的動作外,在其他方面中共早已開始動手。在一月的時候,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公告,要求在去年7月1日受聘的公務員都需要宣誓或是簽署聲明,表明擁護《基本法》。不做此宣誓或是簽署聲明的人,可能會遭到不續聘的命運。另一件值得矚目的事件是特區政府原本的廣播處長,資深記者出身的梁家榮意外提前離任。


繼任者則是原民政局副秘書長、並無任何傳媒相關經驗的李百全,李一上任後便直接點名香港電公共事務部負責的三檔節目《鏗鏘集》、《視點31》和《香港故事》需要讓他事先過目,才能播出。當李被問到《視點31》主持人利君雅的試用期為何一再被延長時,他則是直接閃躲,表示不針對個案進行評論。利君雅是香港電台知名的南亞裔女記者,在前年香港反送中抗議行動正盛時以她在特首記者會上對林鄭月娥犀利、毫不留情的提問而大獲好評。


從上述便可明顯看出,中共是要在整個政府部門進行全面整肅,希望能換上一批真正「愛國」的人士來維持中共希望的穩定。那中共之所以用如此快而不顧國際觀感的步伐進行,可能原因首先是如果這時候再不鐵腕出手,在民主派持續抗爭並引起更大的國際同情、支持的話,它的國際處境會加速惡化;第二,目前是拜登上台後對中共政策還不明朗的空窗期,雖然從去年年底開始只要中共進行任何對民主派不利的行動。拜登的國安團隊會有人出來發聲明譴責,但到目前為止,拜登政府在上任後不論在記者會或是公開聲明、文件中提到中共對香港自由的侵害都只是表達了關切或是說會和香港人站在一起,並沒有談到任何採取具體行動的可能。


中共認為美國不會真正動手


然而,不論是前年通過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或是《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川普很快簽署的《香港自治法》,都賦予美國政府各種權力來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中共雖然表面上對制裁顯得不在乎,實際上是頗為介意的,所以人大副委員長王晨才在香港選舉制度改革草案的附帶說明中直接點出「一些外國和境外勢力通過立法、行政等方式和駐港領事機構、非政府組織等渠道公然干預香港事務,對我國有關人員粗暴進行所謂『制裁』,明目張膽為香港反中亂港勢力撐腰打氣、提供保護傘」。從這些語氣強烈的文字就知道制裁讓中共顏面大失、也的確鼓舞了民主派的士氣。


更重要的是,因為在《香港自治法》中也明訂了,美國可以對中港官員執行個人制裁後,繼續制裁仍和這些官員往來的金融機構。去年當美國公布制裁名單後,中共內部就開始有官員如方星海等人,開始提醒中共要為可能的金融制裁如中共銀行使用、交易美元受限等做好準備。所以只要美國持續把制裁的利劍舉在中共頭頂晃,就有可能開啟一連串中共不想看到的連鎖反應,因此中共現在非常急切的想斬草除根,只留下一個民主和一國兩制的門面給香港。


事實上,除了前述的理由,在拜登政府除了口頭譴責外並不準備採取其他行動的狀況下,對中共來說,這就是一個可以趕快行動,不需要擔心後果的黃金期。此情況在歷史上也不乏前例,很巧的,在85年前也差不多這個時候,希特勒決定公然撕毀凡爾賽和羅加諾公約,派軍跨過萊因河進入德法之間的萊因區(Rhineland)非軍事區。一開始希特勒做出這個決定時,他其實內心還是非常惶恐,害怕做出這個大膽的決定,會召致英、法等國的強烈反彈。


但之後英、法僅僅採取了外交抗議,卻沒有採取任何軍事行動或是制裁。波蘭雖然很想聯合法國採取強烈行動,所以提出兩國的軍事同盟生效,但法國並沒有回應。於是各國也開始紛紛調整政策,連之前和英、法結盟的比利時和荷蘭,也先後宣告中立。於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凡爾賽體系陣營正式瓦解,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在三年後爆發。


目前的印太情勢是否會走上當年歐洲的後塵呢?如果接下來西方各國,對中共如此公然撕毀一國兩制、背棄要逐步給港人普選和民主的承諾,只是進行類似英、法當年發出的外交譴責,那麼中共下一個試探的目標,可能就會變成台灣。事實上也已經有分析家開始發出警告了!


香港之後,台灣是下個目標


卸任的前白宮貿易與製造業委員會主任Peter Navarro在3月6號班農的節目War Room上,便明確點出中共會以更大動作威嚇台灣。畢竟台灣對中共來說,除了有完成民族統一的重要抽象意義和優越地理位置的戰略價值外,目前全世界的晶片緊缺和川普政府對中共使出的各種晶片制裁,讓中共仍然非常頭痛,所以對想成為終身領導人的習近平來說,如果能在明年黨內20大前,在台灣問題上有所建樹,那麼黨內就無人敢對他想破壞鄧小平定下來的接班規矩提出異議和挑戰。


所以說目前的局勢讓人難以感到樂觀,有什麼方法可以止住中共的擴張野心呢?中共如此鐵腕在香港進行清算、整肅,除了賭不會遭到西方國家報復外,另一個盤算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影響有限,不會因為失去政治自由而崩盤。的確香港股市在首次公開發行和銷售中共企業債券的業務也依然很興旺,因此只要中共能證明在其鐵腕下這個金融中心還是能良好運作,那麼習近平的策略就成功一半,要往下一個印太區的獵物(很可能是台灣)邁進。


基於此,對香港民主派和不滿的民眾來說,類似2019年那種無大台指揮、如流水般來無影去無蹤的機動式抗議,可能已經達不到效果,反倒可以像緬甸目前抗爭的模式,考慮串聯各界進行罷工來癱瘓經濟、金融的運作,才真能弄痛中共,也讓它能維持香港繁榮穩定的神話破滅。


另外,流亡海外的香港政治人物也應該更積極遊說美國、歐盟和日本通過更多對香港的制裁,最好能擴及金融層面。畢竟香港議題是在美國國會能迅速獲得兩黨一致閃電般支持的少數議題,歐盟也對香港議題展現越來越高的關注。如果能再度發起規模浩大的抗議又不幸引來中共強力的鎮壓,就有可能改變這些主要大國的算計,讓它們從姑息轉向積極介入。


總之,面對一個聽不進任何建言、對自己的力量深信不疑的自大獨裁者來說,只有強力還擊才有可能逆轉,忍讓就是要付出自由被一片片剝奪的慘痛代價。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