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啟臣如何關鍵?張大春怕你不懂

石牧民

「青年將成為本黨最主要的決策者。」才不是,「我們這代最大的錯誤,就是討好年輕人。」前者是「2021 TIME100 Next」報導江啟臣專文的結論。後者是張大春。兩種宣示,間隔不到一個禮拜。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頻道Youtube

中國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黨主席

江啟臣是中國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黨主席。上週,江啟臣入選美國《時代》雜誌「2021 TIME100 Next」人物榜。《時代》的榜單專文開門見山地表示,「TIME100 Next」是他們的旗艦榜單「TIME100」百大風雲人物的延伸品牌;2021年第二度評選這個延伸榜單,《時代》著眼於「將形塑未來」(shaping the future)的領袖。而2021年上榜領袖的共同點,在於「因應危機」(coping with crisis)。

《時代》雜誌所謂的「危機」,是一個沒有定冠詞的危機;不是特定的危機,是因上榜人物而異的危機。在舉世的、普遍的COVID-19疫情危機底下,還有各自的危機。在生死交關的轉捩點,任何決定都可能具有影響未來的關鍵性。那麼,江啟臣榜上有名,他需要因應的危機是什麼呢?

《時代》給江啟臣(Johnny Chiang)的專文開門見山,談的就是這個問題。文中指出江啟臣面對的是一個連續兩次在選舉中大敗的中國國民黨。問題的關鍵,據《時代》專文的觀察,在於「中國國民黨長期持守自主的台灣與中國大陸同屬一個國家的立場」;《時代》進一步評論,這個立場是「北京所樂見」,但「自絕於台灣年輕人」(alienating to young Taiwanese)。除非重新整備政策立場(recalibrating this stance),否則沒有票,《時代》只差沒有這樣明白地說出來。

全亞洲歷史最悠久的百年政黨

中國國民黨黨現在由主席江啟臣掌舵。這個百年政黨,《時代》甚至肯認為全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政黨,未來的航向,絕對具有左右時局的關鍵性。《時代》的專文,畫出了一個三角形,來說明江啟臣的關鍵性。一邊是矢言武裝攻擊獨立台灣的中國。一邊是基於條約、法律,必須提供台灣防衛性武器的美國。《時代》還加註,這是一個有可能被捲入台海任何形式之衝突的美國。第三邊,是亟需確定路線的中國國民黨、江啟臣。畫完了三角形,《時代》雜誌明確地說出了中國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入選「TIME100 Next」榜單的原因:

(亞洲的)區域穩定恐怕取決於江啟臣的能力。」(Regional stability may rely on the ability of Chiang)

至此,我們知道這根本不是一個三角形;《時代》用來考驗江啟臣之能力的字,是「tightrope」。江啟臣在走鋼索。鋼索的兩端,是窮兵黷武的中國,和已經預期中國將會尋釁的美國。這不是個三角形。江啟臣入選「TIME100 Next」,足以關鍵性地決定未來的原因,是美國人緊緊地在盯梢,江啟臣要怎麼帶領中國國民黨平衡、穩定這條鋼索。美國是寄希望於江啟臣的。《時代》專文最後一次「描述」江啟臣其人,是這樣說的:「(江啟臣)是美國學術訓練出身的前學者和經濟學家。」(a U.S.-trained former academic and economist)

「張大春怕你不懂」

但是《時代》顯然沒有一廂情願地認為江啟臣會順理成章地和美國合作,去平衡那條鋼索。走到這裡,張大春就登場了。而且,還是應了《時代》雜誌的預期,恰如其時地登場。《時代》專文預期,走鋼索的江啟臣所要遭遇的最主要阻力,是「黨內與他同樣層級的民粹異議」(populist voices within his own ranks)。

《時代》雜誌並不是不知道怎麼音譯「韓國瑜」,而是文眼在「民粹」。民粹是什麼呢?中國國民黨亟欲重新培力年輕的票源,以最大化它在下次選戰中的得票,不是民粹嗎?有一種答案,叫「張大春怕你不懂」。

我們這代最大的錯誤,就是討好年輕人,」是《天下雜誌》為專訪張大春的報導所擬定的標題。而張大春此話,回應的問題是「是否有和年輕人溝通的意味?」張大春說得很清楚,他不要。

但是,奇怪了,奇才狡獪如張大春,怎麼會看不出來,預設他的世代和年輕人無法溝通,預設他的世代和年輕人必然對立,本來就是以偏概全的錯誤啊。《天下雜誌》專訪中,張大春的姿態,只說明了一件事:張大春(或他自以為代表的世代)將他對於時政,時局的不滿、他對於自己的政治意見在政治場域中不被代表(因為是少數),武斷地化約成世代的對立。

民粹力量仍然存在於國民黨

那正是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中對於「民粹」(populism)的定義。民粹主義者的字根雖然是「大眾」(popular),但他們試圖吸引的卻不是多數的民眾;反之,他們討好群眾中的少數,利用他們認為自己的立場在政治場域中沒有被充分代表的不滿,再用不明確、似是而非的口吻或口號加以煽動,將情緒渲染成政治動員和政治運動。

再把漢娜.鄂蘭對於民粹的解釋看過一次,難道不覺得她準確地預言了2018、2019年的韓國瑜?韓國瑜催化出來的民粹力量,仍然存在於中國國民黨中。《時代》雜誌於是這樣詮釋了江啟臣將要面臨的危機與困難:

檢討沒有票的因由,重整政策立場,因應(年輕化的)選民需求;還是去渲染落居少數的不滿情緒,進行情緒性的政治動員?這是《時代》雜誌所看見,江啟臣的關鍵性,也是江啟臣和中國國民黨站在路線轉捩點上,足以影響未來的抉擇。

張大春在中國國民黨內當然沒有決策影響力。但是張大春怕你不懂。他在江啟臣入選「TIME100 Next」不到一個禮拜就跳出來,中規中矩,切合學理地表演給你看,給中國國民黨看,給江啟臣看;「留心了,我只示範一次。不是這條路。」

作者為臺灣師範大學、靜宜大學兼任助理教授。以為自己必須成為絕地武士(Jedi);後來學了台灣文學,知道為什麼必須成為絕地武士。自己成為絕地武士後,現在在高等教育現場試圖培育台灣文學鬼殺隊。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石牧民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