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台灣,莫跟極端路線走!

Phil Smith

台灣是個年輕的民主國家,非常年輕,只有34歲,對許多人而言不難想像台灣民主化之前是什麼樣子吧?民主不是免費的,有時甚至是犧牲許多生命而來,而最珍貴的是,民主允許各種進步或是倒退的聲音,不論好壞。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粉絲專頁

即使誓死擁護民主的人也必須承認,民主不是一種完美的制度。在二次世界大戰造成超過七千萬人死亡後,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之一是,沒有人會假裝民主完美而又充滿智慧,除了人類嘗試過的其他一切政府形式,民主的確是最壞的政府形式。言下之意,目前也沒有更好的了。

即使有時無效,民主帶來希望,而佐以常識,這個制度也會調整言論自由的限度,特別是在政治言論偏向極左或是極右的時候。這個制度就是希望能消除對性別,種族或是宗教的仇恨,進而創造一個不論貧富行業人人平等的社會。民主的確離完美甚遠,全賴施行者如何實踐。

身為一個旅居在這座令人愉悅的島嶼上的外國人,每天接觸的是讓人同等愉悅的台灣人,我常常思索在台灣這個島國之外的民主,會如何影響這裡人們的思考模式。這可能也是因為我來自英國,一個經常被謬讚為民主搖籃的國度,雖然我對這個稱號不以為然,卻也造就了我對民主經常性的觀察。

能夠發表個人言論是非常好的事,和美國憲法明文規定一樣,台灣憲法十一條也明文規範了言論自由。我相信你們都知道英國並沒有明文憲法,但言論自由是與生俱有的權利,即使在英國憲法裡並沒有明文規定。

註:英國憲法不是單一的成文法律文件,而是幾個世紀以來,通過制定法判例,政治慣例和社會共識而形成的一系列原則的集合)

在我看來,台灣的民主和其他民主古國相比,還在站穩腳步的階段,甚至可以說是還在學步,學習如何對極端論點做出反應並加以調整。歷史很清楚告訴我們,就政策而言,極左或是極右對社會都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自從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雖然在最近的一二十年也出現了中間偏左的政府,西方民主國家大致而言是偏中間的自由主義,而這幾年則是中間偏右派的興起,其中前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現任首相強生可以說是典型的例子。

近年來極端的右派主義在自由派的民主國家裡投下陰影,其中尤以歐洲為甚。我的思考是,是不是這種潮流,也正在慢慢影響一些台灣人往右靠攏?你可能要問,你說的是什麼極端論點?我想來談談最明顯的一個現象,就是川普在台灣擁有的巨大支持。

就一個旁觀者而言,我每天接觸到的台灣,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包容,最同理,最樂於助人的社會之一了。這和川普蓋圍牆擋住墨西哥人,墨西哥人全是強姦犯,還有種種性別種族歧視的發言相距甚遠。川普在台灣擁有的巨大支持,的確和我的理解有相當差距,因為我相信任何台灣政治人物有此狂言,台灣民眾絕對一點也無法容忍。

身為在亞洲待了二十多年的國際特派記者,加上我的另一半是台灣記者,我當然知道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因為川普看來對中國非常強硬,幾乎像是拿了根政治球棒,一棒揮出對中國關稅的安打,而在一些人的眼中,似乎這樣就是一個好人,是一個好的領導者。

大家都知道他的出發點是美國優先,但若是認為因為美國優先在某種程度上對台灣有利,就是在幫助台灣,就一定對台灣好,我認為是不夠嚴謹的看法。我的論點是,有些人似乎高估了川普分析世界局勢或是外交政策的能力。撇開台灣不談,這對美國有利嗎?

我認為他的美國優先論重擊中國,進而對台灣有利,並不是那麼可靠的,因為這只是更把台灣當成讓美國得利的籌碼。這真的是台灣人想要的嗎?台灣真的希望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籌碼嗎?不論對台灣或是香港,都不曾在美國優先的考量下進入川普的腦袋中,他關心的是如何減低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鞏固選票進而贏得選舉,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能在世界地圖上指出台灣的位置。除此之外,我也未曾聽過他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有何批評。

我完全同意川普的唯一政策,就是對中國硬起來,這一點和許多台灣人是一樣的。然而他呈現這個政策的方式,卻又是如此的簡單化並且毫無智慧。除此之外,我認為川普領導的政府極度混亂,幾乎可以在歷史記上一筆:民主如何出錯。

當我聽見有台灣人因為川普對中國強硬就無條件支持,我不禁要想,這些支持者想要有什麼樣的台灣,他們對川普其他的政策是否真的了解也一樣支持,或者他們只是單純以為只要無條件攻擊中國就是好的不會有錯。然而這個世界並非如此非黑即白。

雖然我不認為拜登會跟川普一樣拿出武器狠狠地棒打中國,我也不會預測拜登一定不會對中國繼續採取強硬的態度,只是力道當然不會和川普一樣,會更圓滑一些。畢竟川普的中國政策,已經讓美國消費者和企業成本增加,而對中國的巨大貿易逆差並沒有改善,還是處於14年來的高峰。

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在聽證會上以及就職之際,表示雖然他不同意川普政府的一些政策,但他相信川普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是正確的。然而布林肯也認為川普任內的表現,其實減弱了美國和其他盟國的關係,對民主造成傷害,而這等於會間接強化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由此可知,在美國優先的立場下,川普路線勢必改變。

在台灣議題上,布林肯則說會信守對台灣的承諾,也希望看到台灣在世界各地扮演更大角色,包含在國際組織中。接下來如果民主黨政府能夠彌補川普政府時期與盟國的裂痕,我認為還是能夠圍堵中國。

所以局勢的演變,不正是往台灣川普支持者希望的方向前進嗎?在我看來這個立場對照川普的美國優先,是比較不完全以美國為中心的。我認為在台灣的川普支持者應該再等一等,不要傷心地悼念川普的離開。誰知道不久的將來,拜登不會是和中國爾虞我詐的角色?

再回到年輕的台灣民主,我可以很肯定的說,穩健縝密的蔡英文總統,是川普反面的政治人物。

蔡政府已經開始和拜登政府建立關係,而雙方偏溫和的立場,對日後與中國的互動不無助益。台灣想要在國際上佔有一席之地,需要的是這種平穩而又有外交手腕的立場,而不是像川普一樣的轟炸式風格。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