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嘉偉

從川普臉書帳號被關的省思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美國國會山莊爆發衝突並釀成五人死亡的事件後,知名的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和Twitter先後宣布將刪除美國總統川普的部分貼文,並暫時停用其帳號。Facebook的創辦人祖克伯公開表示,由於過去24小時發生在國會山莊的衝突,Facebook認為川普打算利用其在位的剩餘時間,破壞政權轉移給拜登,因此將無限期停權川普的Facebook及IG帳號。


看到這項消息後,首先冒出來的想法是,社交媒體平台的權力竟然大到可以封鎖現任美國總統的發言;此外,社交媒體平台以特定的理由,關閉或刪去特定人物的帳號或貼文,這樣的決定是否適當?這樣做究竟是在保護民主,還是在傷害民主?


只是,當我試圖想回答上述的問題時,卻發現各方論述千絲萬縷,似乎不是一個「可以…為什麼…」,或是「不可以…為什麼…」可以解決。於是,我認為應該先回答,為什麼作為成熟民主政體的美國,會發生這次激烈地國會山莊衝突?以及,社交媒體平台在這樣衝突的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先檢視宣布停用川普帳號的Facebook和Twitter。他們的舉動似乎是在保護民主政權和平轉移,避免川普激化的言論再鼓動民眾做出更多不理性的舉動,甚至是爆發準軍事化的武裝反抗。事實上,自從去年川普投入大選以來,美國已有非常多的評論在抨擊社交媒體助長川普仇恨言論的擴散,甚至是幫助散播假訊息,滋養極右翼團體的成長。怎麼說?關鍵出在社交媒體平台為了創造更大的收益而發展的「演算法」。


社交媒體在不斷追求互動(engagement)與收益的情況下,演算法會擴大仇恨言論、假訊息與陰謀論的傳播。因為這些訊息能夠帶來巨量的互動與流量。在人潮就是錢潮,在商言商的情況下,社交媒體並沒有動機去限制這些言論,換句話說,要社交媒體去管制上述的這些負面訊息,反而有損於他們的商業利益。


儘管在國會山莊的衝突之後,主要社交平台宣布停用川普以及以某些散佈極右翼言論的團體的帳號;但是,這中間沒去追問的,是川普執政的這幾年,社交媒體平台憑藉著川普與極右翼團體,又創造了多高的商業收益。仔細算一下,川普的Twitter有8850萬訂閱者,Facebook則有超過3200萬名粉絲。根據《新聞週刊》(Newsweek)的報導,在國會山莊爆發衝突後,川普在兩個平台又共增加20萬名訂閱者,川普創造話題與自帶流量的魅力,對於社群媒體將可帶來可觀的廣告收益,因此,平台根本沒有理由去限制假訊息與仇恨言論。


除了社交媒體平台加深仇恨言論與助長極右翼團體的成長,也要檢討川普、共和黨與極右翼團體在過去四年的激化情況。這次衝進國會山莊的團體,包含許多知名的陰謀論組織,包括QAnon、Deep State,以及極右翼的「驕傲男孩」(Proud Boy),這些團體除了作為川普的死忠支持者,也成為川普攻擊政敵的主要利器;反過來說,這些極端團體也在川普的任期當中,成功被催化且逐漸茁壯。


事實上,美國在過去一年已經越來越常看到極端團體透過社交媒體的動員,像是為了抗議防疫限制,發生川普的支持者持槍佔領密西根州議會的事件;另外,像是在「黑命亦命」(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中,所引起在明尼亞波利斯、路易維爾、波特蘭、基諾沙等城市的大規模對立衝突,都可以看到社群媒體作為仇恨動員的工具。


兩極化對立的政治環境,加上社交媒體的激化,共同導致了國會山莊衝突,後續會怎麼發展能仍值得觀察。但在當前社交媒體平台與政治人物的依存模式當中,前者賺到流量與收益,後者賺到政治聲量與選票,因此,任何一方都沒有改變現狀的動機。但,兩個系統失能的傷害卻是顯而易見。如果無法遏阻這兩股螺旋的相互作用,未來美國的民主將會面臨更大的危機。




作者為NGO工作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