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涵榆

柯文哲,不要再污辱「科學家」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近日關於要不要跟進其他五都把跨年晚會改為線上直播,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在長考了多日之後,最終才在跨年當天早上宣布照常舉行。並且強調自己是科學家,最痛恨民粹,不會被非理性的恐懼打敗。在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沈潛這段時間以來,顯然柯文哲又獨佔媒體(負面)聲量之冠,以及口號製造機的寶座。


柯文哲宣稱收集了「一些資料和數據」才作出決定,筆者很好奇是哪些資料哪些數據,又是怎麼分析那些資料和數據,人數從八萬降到四萬的科學考量為何?「一些資料和數據」和「聽人家說」有什麼差別嗎?真正的科學家會這樣含混不清嗎?


既然柯文哲動不動就把「科學(家)」掛在嘴邊,筆者就來好好地從科學的角度來談柯文哲的言行。如果我們暫時將科學界定為「追求真理」和「說實話做實事」,恐怕柯文哲是檯面上最不科學、甚至是最反科學的政治人物。


對照先前表示自己最痛恨一次性的大型活動(柯文哲痛恨的事情也太多了!),台北市在柯文哲的治理下一次性的大型活動一個也沒少,特別是在防疫的緊要關頭堅持照常舉辦大型群聚活動,誰才是真正的民粹?謹慎防疫是非理性的恐懼?這種暗示出自醫生出身的柯文哲真是令人匪夷所思。醫生依據專業判斷通常要病人遠離傳染風險,特別是防疫期間避免出入醫療處所,如同要糖尿病患者控制血糖,要肺癌患者遠離香菸,都是非理性的恐懼?


當新北市長對於防疫表示謹慎的態度,柯文哲回嗆乾脆連捷運也不要搭,這種反應不僅不科學,根本就只有屁孩鬥嘴的水準。這是標準的「因噎廢食」,也是邏輯上所稱的「錯誤類比」,像是反對校園擺設保險套販賣機嗆說此舉無異於發槍支彈藥給學生,反同者嗆說同婚可以和椅子或摩天輪結婚也可以、公媽沒人拜。大眾交通是日常的必要需求和基本人權,大型晚會不是,有點科學腦袋的人不會連這點都搞不清楚。


事實上柯文哲所說的「我是科學家」光就語意表面就很不科學。我們可以理解他之所以自稱「科學家」是因為自己是醫生出身。但是在中文語境裡,「家」是一種社會對於成就貢獻的道德肯定,不應該是自我標榜。而且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成「家」,並不是任何一個領域的人都可以自稱「家」。


好比筆者在學術和教育界服務,在還懂得什麼叫謙卑的情況下,膽敢自稱「教育家」?從事教育的人有很多種身分和評價,政治也是:有政治家、政治工作者、政客、政治渣男、政治蟑螂、政治垃圾等等,不一而足。醫生出身的柯文哲每一個細胞徹頭徹尾都是政治,至於是哪一種政治身分、是什麼家、哪一家,就開放讀者自行作答。


葉克膜這項重大技術的確是柯文哲在台大醫院外科主治醫師任內引進台灣,我們無須否認這個事實。但是以科學論科學,葉克膜在國外已行之有年,柯文哲可以堂而皇之地以「葉克膜之父」自居嗎?連他身邊的蔡璧如也有樣學樣,自稱「葉克膜之母」,筆者才疏學淺,著實不知他們是在那裡父什麼、母哪條!


回顧柯文哲在整個防疫過程的言行,如果不說是故意扯後腿,也是一點都不科學,甚至是反科學。要台灣學中國的防疫,如同他先前說在國防議題上可以和中國合作。他可以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暗指指揮中心隱匿社區感染的疫情,這不就是在挑起他最痛恨的非理性恐懼嗎?等到自己為了政治目的執意要辦跨年晚會,又說沒有社區感染。


科學、醫學和整個學術範疇講究專業分工,真正的科學家專注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實事求是追求真理,在真理之前保持謙卑。柯文哲眼紅陳時中領導的專業團隊防疫有成,獲得高度社會肯定,柯文哲吃味地說自己「書來讀一讀也可以是防疫專家」,充分顯示自己的傲慢,完全沒有對專業分工的基本尊重,做事沒半撇,說得嘴角全波。


大家也別忘記台北市政府曾經洩漏防疫旅館的資訊,還有「那個已經沒用」早已黯然退場的口罩販賣機更是一絕。這些都是科學家應有的表現嗎?


筆者不想在此浪費唇舌細數柯文哲從政以來頻繁失言的記錄,包括他那一系列的仇女言論。僅舉幾例:「蔡英文總統身邊的每個人都貪污」,「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高很多」,「台北市街景落後中國一線城市」,諸如此類。柯文哲經常把「有幾分證據講多少話」掛在嘴上,這些發言有哪一個有科學證據?反而比較是沒有證據的怎麼說都無所謂。他指控蔡英文總統和練台生吃飯,事後又說自己是隨便說說。科學家會隨便說說嗎?


以上的事實足以顯示柯文哲一點都不科學,根本是反科學,如同台北市一直拿最多的統籌分配款還整天喊搶不到錢、合理化施政滿意度持續墊底那樣的反科學!柯文哲號稱智商157,他是聰明人,至少就政治算計而言是聰明人。也許他說自己是科學家指的就是政治算計,那種科學恐怕是暗黑版的科學,不是啟蒙人類、帶給人類福祉的科學。在柯文哲暗黑版的科學裡,「人」不過只是冷酷無情的計算之下的「數字」或「資料」,可割可棄、可有可無,由他的意志來斷定這個那個已經沒有用了。


暗黑的科學家也欠缺同理心和對人最基本的尊重。看看和柯文哲一起打天下的人為什麼一個一個離開?不外乎是因為柯文哲所作所為以自己的利益和意志為最高原則,他不會和誰真誠而深層地交陪,充其量他只會去磨蹭那些對他有利的人和勢力,館長、宋楚瑜、王金平、郭台銘、韓國瑜、黃國昌等等。圍繞在他身邊的人甚至整個民眾黨也有樣學樣,只要柯文哲還有一些些聲勢就會繼續在他身邊磨蹭。


筆者很想發掘柯文哲值得景仰的人格特質,但是反而看到的是他極端自大又自卑,對於比他更贏得尊重的政治人物人妒火中燒、冷嘲熱諷,對於遠雄和中國倒是畢恭畢敬。


每一個學科領域都有科學的面向,而政治做為一門科學自有其客觀程序與法則。然而,連科學都不可能脫離倫理的範疇,也就是說,會以追求某種善的價值為目標,況且是政治。政治不同於自然科學的是它治理的是活生生的人,有情感、需求、願望、需要被同理的人,也與治理者本身的品行人格息息相關。自稱是科學家的柯文哲除了上述的那些搬弄是非的發言和作為之外,可以在媒體面前飆罵下屬,在議會以粗話辱罵女議員,叫要自殺的人去河濱公園燒炭就好,社會住宅月租四萬多是因為不希望住的都是窮人…


柯文哲如果真的想樹立科學家從政的典範(即便就目前的跡象來看機會等於零),應該多學習前副總統陳建仁,如西方諺語所言,It is never too old tolearn!如果那又會讓他妒火中燒,看看不是民進黨的、也不可能選台灣總統的愛因斯坦總可以吧?去看看愛因斯坦除了無人能及的科學成就之外,身體力行多少人生的智慧。他說過「「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貢獻了什麼,而不在於他能得到什麼」、如果A代表一個人的成功,那麼A等於x加y加z。勤奮工作是x,y是玩耍,而z是把嘴閉上」。


台灣的進步與安全是靠許許多多以科學家的態度在自己工作崗位上勤奮工作的無名英雄。如果自大自卑又善妒的柯文哲已經放棄學習,我們只剩下一個卑微的請求:拜託,把嘴閉上,不要再自稱科學家、污辱科學家,安靜地過完任期剩下的垃圾時間,那應該會是一大政績!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