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不是紅媒不碰瓷──《亞洲週刊》的真面目


圖片來源:亞洲周刊臉書專頁



「當然習近平龍袍的畫面也不可能出現在中國大陸。但我們身在台灣,號稱自由寶島,這是台灣與大陸最強烈的對比。為求慎重,本刊封面在定稿前,我們特別尋求法律意見,不少人認為台灣言論自由緊縮,當局正在『查水錶』熱頭上,為避免國家機器追殺,建議最好『改頭換面』,這也意味著寒蟬效應正在台灣發酵…」


這段話也是寫《亞洲週刊》本期封面故事並引起軒然大波的台灣記者在封面故事本文旁邊,特別加的方框小文。標題是「民進黨還記得鄭南榕嗎?」這段文字表面上憂心忡忡,還故意先說台灣是自由的寶島。其實這個作者和該刊經營者可能恨不得台灣政府真的對該刊採取行動。只要真的被「查水錶」,就坐實了該刊對政府打壓言論自由的指控。當然他們的期望不會成功。《亞洲週刊》本次行為的背後邏輯就如同兩年多前在媒體上喧騰一時的中國遊客指控被瑞典警方半夜丟到墳場事件。


2018年12月一對來自中共境內的夫婦和其子三人高聲指控瑞典旅館不讓他們在旅館大廳休息,還叫警察來把他們丟到市郊的墳場附近而侵害了他們的人權。然而事後卻被揭露是該家自己少訂了一晚房間,而且為了省錢只訂一間三人房然後故意讓兒子的妻子假裝是偶遇的留學生。在因為賴者不走被旅館叫來的警方很慎重小心的抬出旅館後,從畫面上可以看到爸爸選擇躺在地上,兒子故意用英文大叫”This is killing”,媽媽在一旁也用哭聲幫忙鬧事。


他們當初的盤算是硬要在旅館的大廳過夜省掉一個晚上的房費,結果如意算盤沒打好被趕走,便省略對自己不利的事實,故意演的好像是權利在人權大國被侵權的受害者引出政府幫忙施壓。也就是說,就算當初想免費住在人家大廳一晚的計畫不成,我也要把自己惡搞被抬出去的後果扭曲成是瑞典政府迫害我人權,如果要到賠償那就賺更大。


《亞洲週刊》這次刻意把蔡英文的頭像放在龍袍上的算計也很類似。如果政府對此什麼都沒做,被動挨打,它便能在在野黨狂炒美豬相關議題時幫忙帶起政府獨裁,枉顧民意的風向。如果政府不幸中計出手對付該刊,它一定會在兩岸網路上發出不亞於當年曾家老婦的哭聲,讓蔡政府背者「獨裁者」的惡名百口莫辯。當然這種手法低劣的碰瓷炒新聞台灣政府並沒有上當,但對把蔡英文和習近平類比的荒謬指控又不能不回應,於是僅由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出面反擊。


顏反擊後,《亞洲週刊》的回應恰恰自己證明了它就是貨真價實的紅媒。顏若芳在臉書上質疑報導內容看似國際化的《亞洲週刊》為何不報導六四天安門事件、西藏喇嘛自焚、新疆集中營和中共民主化還有香港的反送中抗議。該刊臉書粉絲頁小編馬上出來義正詞嚴的回應說該刊有大量中國人權的報導,文章太多。


但非常詭異的,該小編只舉得出一個其實完全不重要的中國小規模工運抗議事件的報導,一口氣列了10則關於這個工運抗議的報導(最後還摻入了一個訪問中國自由派教授張千帆批評中國民生問題依然嚴峻的報導,但這個和工運無關,會選這個報導進來魚目混珠是因為該刊批真的比較明顯批評對岸的文章實在太少,這是難得出現的一篇)。卻無法列出任何有關顏若芳質疑的六四、西藏、新疆和中國民主化的報導(因為根本沒有,所以舉不出來)。至於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該刊雖然有大量報導,但大部分是將抗議者抹黑成暴徒、港獨的宣傳式報導和評論,因此他根本不敢列出來,一列馬上自證是中南海大外宣,洗都洗不掉。


這位小編應該沒有勇氣列出「…7月1日,港區國安法和國歌法實施後的第一個香港回歸紀念日,回歸23週年之際,《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落地生根、大勢所趨,這是香港走出困局,從亂到治的轉機。國安法是一把在『港獨』等分裂勢力頭上的高懸利劍,更是香港市民的『守護女神』…」(2020/07/06「港國安法快刀立法斬港獨」,作者為該刊副總編輯江迅)。


「美國不僅對中國再徵關稅,並打出香港牌,挑動香港示威,對台出售戰機,意圖將貿易談判、香港抗爭和對台軍售作為中美博奕的重要武器,三手一併向中國攤牌。香港法學基金會指美國支持香港暴亂,違反聯合國憲章,要求聯合國調查」(2019/09/01「美國香港牌對華狠招、被指違反聯合國憲章」,作者江迅/袁瑋埥)。這只是該刊按照北京指示,由早被懷疑是北京特務的副總編輯江迅所寫的文章或是其他「愛國愛港」人士所寫狠批香港抗議評論中的寥寥兩篇而已。


那麽《亞州週刊》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進行「碰瓷」?最直接的原因是目前台灣朝野兩黨的政治攻防露出它能助攻在野黨的縫隙。先是不予中天換照的決定給了在野黨炒作執政黨打壓言論自由的機會。之後蘇偉碩醫師關於萊克多巴胺毒性的荒謬主張遭到衛福部以違反《食安法》告發也讓執政黨以民主打壓言論自由的指控看似煞有其事。


另一方面,在全世界飽受第二波疫情肆虐之苦和要進行年終政經大事之際,台灣以亮眼的抗疫表現(彭博社的專欄作家高鳴燦以「疫情中我在台灣好的不像話地活者」為題大讚台灣)和經濟成為持續的堅強底蘊(摩根史坦利的知名投資銀行家Ruchir Sharma也在《紐約時報》專文探討為何台灣是最重要的地方)贏得更多世界矚目,對此難以著力的在野黨好不容易靠中天、反萊豬凝聚了一點人氣,對民進黨深惡痛絕的該刊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要想辦法為現在的罵戰加溫,該刊的小編還特別在臉書上提供蔡總統穿龍袍的圖檔供反感執政黨的民眾下載,讓他們能在抗議開放萊豬的活動中用上。助攻之心昭然若揭。


唯一一點《亞洲週刊》稍微能反駁說它不是紅媒的理據是該刊在中共境內是被禁止的,的確本人有在深圳關口包包內的《亞洲週刊》被沒收的親身經歷。但該刊被禁的原因並非刊物內容有批評中共政權的內容(實際上也真的很少,偶然出現僅為點綴用),而是該刊是擁有長久歷史的媒體,原本和《時代雜誌》是同一個集團,內文和照片的編排、涵蓋的題材(除了亞洲政經,也有文化、文學等軟性議題的報導)到今天都維持和《時代雜誌》類似的風格(把一頁分成很多小格,以圖文穿插的方式對某些新聞進行短篇報導就和台灣大部分政經雜誌的編排不同)。


只是在經營權換手、納入《明報》集團後肩負了大外宣的任務,但又要某種程度上維持該刊常久的信譽,於是該刊在文中插入北京「聖旨」前,首先需要對報導大事的基本事實做還算客觀的報導,例如2020/09/01其中一篇報導「全球香港學生反修例示威VS全球支持港警示威」,內文承認在全球不少大城市中有聲勢浩大的挺港抗議示威,還有示威者手持眼睛被警方擊中而失明的抗議女性畫像遊行的照片,這些在防火牆外算是基本事實的內容,中共也不希望在牆內廣泛傳播。


其次為了製造其觀點多元的「假象」,偶爾會有前面提到的介紹牆內少數自由派學者、文人觀點的文章出現,這一樣對牆內民眾來說是不能讓他們看到的。因為像這樣參差不齊的內容如果被洗腦不夠徹底的牆內民眾讀久了,絕對會有人開始從這些小罵大幫忙的內容中看懂中共搞宣傳的手法,進而領悟到牆內的東西更不可信,這才是這本刊物在中共境內被禁的原因,不然這種三分真、七分假的套路會逐漸洩底。


那行文至此能說這本刊物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嗎?也不盡然。首先為了維持其過去的信譽,在中、港、台和美中關係議題外的其他亞洲甚至世界各國的政經報導,該刊倒是能維持不錯的品質,尤其是在報導東南亞各國的政經大事,可能是目前繁體中文新聞刊物中最豐富的。


其次從該刊的某些文章,可以推斷出中南海關心的議題,比方說在2020/06/01這期,在一開頭的「封面筆記」專欄,主編探討的主題是「香港」去美元化「是美中共識」,表面上是說香港能應對美國可能的制裁,但字裡行間可看出其擔憂,讓讀者能窺視北京張牙舞爪背後的真實想法。


第三,偶爾,其報導中會不小心曝露北京的惡行,比方說2020/04/13一篇關於德國疫情的報導,提到德國第二電視台一個節目「…節目指出,二月初德國最大的消毒用品商就發現中國狂買消毒用品…另有一名進口商發現,中國中間商以數倍高價回購已出口的口罩。…」連自己的大外宣都不否認的事實,就是將來當證據和中共究責的證據。


當然,對其中和兩岸三地有關的顛倒黑白式報導與評論,還是要保持高度的警覺,防止其繼續見縫「碰瓷」,刻意挑撥、撕裂在抗疫未歇、東亞國際政治格局即將大變時更需要團結的台灣社會。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