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筱穎

法國制法反宗教分離主義,會成功嗎?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法國政府終於敲定了旨在反激進伊斯蘭教和分離主義(Séparatisme)的法案,還加上了反網路仇恨的條款,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教師帕蒂(Samuel Paty)被殺後強勢宣布要制定的法案,此前難以確定名稱,他在10月2日演講中呼籲攻擊伊斯蘭分離主義所使用的分離主義一詞從標題中消失了, 也沒有要對抗伊斯蘭分離主義的世俗主義(Laïcité)一詞,最終只是簡明扼要的定為《加強尊重共和原則法》(loi confortant le respect des principes de la République)。


法案名稱必須左支右絀東遮西掩,就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何況還擦槍走火遍燒國外,馬克宏捍衛世俗主義反對宗教極端主義的一連串發言,引爆伊斯蘭國家斥責馬克宏為「穆斯林的敵人」,掀起一場反法運動,不只有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譏諷馬克宏需要精神治療,讓法國召回駐土國大使,阿拉伯國家商會也杯葛法國產品,並惹來伊斯蘭合作組織(OCI)的控訴,幸有歐盟多國力挺,法國的堅持得以理直氣壯。


《加強尊重共和原則法》的立法理念來自10月2日馬克宏的演講,他詳細闡述了應對伊斯蘭極端主義制定這項法律的計劃,以反對「對宗教法的偏愛超過法國的共和、世俗價值觀」的分離主義立場。顯然,極端主義和分離主義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極端主義是鼓吹暴力和仇恨,利用極端手段達到目的;分離主義則是主張宗教政治化、否定政教分離,試圖製造國家和社會的分裂。


馬克宏認為,宗教分離主義者試圖在法國建立平行社會,以宗教法律取代法國法律,最終完全控制法國社會,因此,希望能在1905年法國政教分離法的基礎上加強法國的世俗主義,反對伊斯蘭分離主義,「世俗主義是統一法國的粘合劑。」法國不能允許宗教的分離主義超越法國傳統的共和、世俗的價值觀。


這個講話,被認為是對伊斯蘭極端主義態度堅定的宣戰。馬克宏此舉既是反恐,並從源頭上徹底鏟除國內伊斯蘭分離主義的巨大隱患。2015年巴塔克蘭劇院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事件的襲擊,主要是來自北非的第二代移民經過長期預謀專業策劃,這些捍衛哈里發國的恐怖分子使用自動步槍和炸彈,法國政府這五年來不遺餘力的打擊這類恐怖分子,成效可見。但是新近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都是個體行動宣洩對褻瀆真主的痛恨,防不勝防,就必須從根源上杜絕。


《加強尊重共和原則法》闡述提案動機在於,面對激進的伊斯蘭主義,面對一切分離主義,顯然我們能提供攻擊和防禦手段的法律在某種程度上是無能為力的,並且共和國沒有足夠的手段對抗想要破壞其穩定的人。


這也呼應了帕蒂的悼念儀式後,一篇由女權主義哲學家巴丹黛爾(Elisabeth Badinter)和政治哲學家戈謝(Marcel Gauchet)領銜呼籲確立全面、徹底政教分離的連署文章,批判了法國在政教分離問題上認為不擾亂公共秩序宗教自由就應得到尊重的自由化觀點,在公共辯論和政策上採取綏靖立場,連戈謝都曾樂觀認為,至少在法國,伊斯蘭信仰可融入「整體發展」進程中,推動伊斯蘭移民信眾的政教分離,甚至反作用於其母國;而馬克宏2017年的競選綱領中,也持自由化立場,在《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恐怖襲擊事件發生的同年演講中,他呼籲民眾認識到自身在對抗恐怖主義的責任,例如避免歧視等。


但悼念帕蒂的講話被視為轉折點,馬克宏直指案件背後的禍害已經明確,政府將全力打擊恐襲泛濫源頭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開始符合民眾對「共和國總統、政府、和人民代表能創設新的手段、協調一致,高揚政教分離理想」的期待,而他的強硬措辭引發尼斯襲擊案和伊斯蘭世界的憤怒,讓法國社會更深刻體認,現在確實內憂外患的面對深懷敵意的敵人,要全盤推翻法國政教分離與共和國精神。根據共和國前進黨(LaREM)11月的民意測驗,88%的法國人說他們擔心伊斯蘭主義的興起,其中58%的人非常關注。


法案提交的時間是12月9日,正是1905年政教分離法律頒布115周年紀念日。總理卡斯泰表示,法國的政教分離原則受到「反覆而隱蔽的攻擊」,這種攻擊往往來自於被稱為「激進伊斯蘭主義」的有害意識形態,將以法律手段,從教育和資金等方面加強打擊在法國不斷發展的宗教極端主義和宗教分離主義。


對宗教分離主義的起源地之一,也就是法國境內眾多的清真寺加強監督,消除法國宗教中的「外國影響」,對宗教團體的資金管理實行嚴格監控,避免他們受到國外宗教勢力資金的掌控,以在法國國內推動分離主義運動,無異是對法國伊斯蘭教進行的徹底改造。目前全法國有2500座清真寺,這些機構大多有海外資助的背景,甚至成為國際極端宗教勢力滲透的渠道,法案的措施要使法國的伊斯蘭教信徒必須遵守法蘭西共和國的價值觀,必須自主辦教,切斷外國資金鏈,擺脫外國教會勢力的干涉,停止從一些國家引入神職人員,僅由法國自己培養神職人員。


針對一些兒童以在家接受教育的名義輟學,被送入宗教極端人員舉辦的「地下學校」,接受「社群主義」的教育,教育部部長布朗凱(Jean-Michel Blanquer)指出,目前法國有6.2萬名兒童自學,是2016年的兩倍,已知約2000至3000名在家自學兒童有較嚴重的宗教分離主義傾向,而全國各地時有警察局搜查到違法私塾、其中不少教師為宗教極端份子的案例,最近一件是今年9月在巴黎東北郊的塞夫朗(Sevran),70名3至10歲的學童在衛生安全條件俱差的房間裡,成天專攻宗教教義。法案則限制家庭入學的規定,除健康原因外,3歲以上兒童必須在學校接受教育,輟學在家接受教育將受到限制,私人學校的課程設置將受到更嚴格監管,「在將宗教逐出法國教育和公共部門的新努力中,不會做出任何讓步。」


至於某些組織打著體育協會的幌子進行傳教、某些文化社團成為外國施加影響力的據點等,共和體制自我防衛的計畫除加強監控外,並終止各校由外籍教師教授學生祖國文化暨語言的計畫。1970年代起,法國與摩洛哥、土耳其等9個國家簽約,幫助從這些國家移民來法家庭的下一代,能在學校繼續學習祖國的語言文化,並聘請來自該國的教師授課。但近年來,這些教師的專業與教授的內容,似有宗教化的傾向,加深了分離主義的風險。


由於最近幾個恐怖襲擊案都源於社交媒體允許公布個人身分信息,使恐怖分子輕易且準確地找到他們的襲擊目標,因此要更嚴格管制網際網路上的仇恨言論,制定禁止共享個人信息的網絡傳播法。


儘管有批評者認為,這些措施會合理化「伊斯蘭恐懼症」,但對頻發的恐怖襲擊,已經無法無動於衷了,尤其最忍無可忍的是,「對言論自由的持續質疑和對公立學校的反覆攻擊,是敵人終極意願的明顯表現——破壞法蘭西共和國的民主根基。」馬克宏說:「伊斯蘭教是一個在世界各地都處於危機之中的宗教,這不僅僅是在我們國家才存在的現象。」雖然引發伊斯蘭國家的眾怒,但是,法國的面對伊斯蘭分離主義的情況,也反映當前歐洲的現狀,抑制伊斯蘭教勢力壯大,已成為各國不分黨派的高度共識。


法國政府要從根源改造法國的伊斯蘭教,使其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存在並與法國的世俗化主流社會相融合,並使其信徒認知法國的多元、民主、法治等價值觀,企圖達到反恐和防止國家分裂的目標,只是,在法國共和體制下,政教分離原則能夠應對伊斯蘭教的挑戰嗎?




作者係從文字到影音的駐外記者

美日同盟與台海安全(下)──邁向以同盟為主的區域戰略回應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