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永興

中日會有愛的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呢?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的CPTPP戰略與可能性


上個月中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完成,強烈衝擊國內,然而一週後的APEC,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又表示,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眼前台灣要加入RCEP暫時無望,如果中國又早台灣進入CPTPP,輿論憂心忡忡台灣將在亞太地區徹底經貿邊緣化。中國揚言要加入CPTPP的戰略意義為何?


首先,筆者要說明,習近平的宣言,並非突發事件。今年五月人大會議的中外記者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接受日本《朝日新聞》記者訪問時,就已經表明,對於參加CPTPP,中方持積極開放態度。習近平的進一步定調,有助於相關部門將檯面下的CPTPP推動,浮上為重要政策議題。


事實上,我們相信中日雙方在中國加入CPTPP此議題上,至少有一年以上的接觸了。《日經新聞》的「底流」專欄,專門介紹日本政府政策背後的各種角力與趨勢,此專欄早在今年二月底就有一篇「TPP擴大浮現出來的三國」報導。裡面提及,除了泰國與英國之外,TPP最有可能的第三國是中國。


報導中說,日本對外交涉部門的人士表示,從2019年開始,中國官方的訪日人士便積極的詢問CPTPP內容。日方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下,中國經濟急踩煞車,中國不得不考慮CPTPP作為貿易困境的解方之一。然而該報導也引用日本高官的話,在可以窺見中國亞太戰略的考量下,日本政府對於中國加入CPTPP是保持開放態度的。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中國在欲擺脫中美貿易戰困境的背景下,以及日本在透過協商來摸中國底的動機下,雙方一年前在事務層級已經展開了互動。此外,《The Nikkei View》本月初的社論也分析,習近平在此刻宣布要加入CPTPP,有圍堵台灣加入的戰略意涵。


然而台灣無須恐慌,因為從目前日本的輿論走向,以及RCEP的協商結果可看出,中國要加入CPTPP還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習近平宣言之後,日本主要媒體的《讀賣新聞》、《日經新聞》與《產經新聞》,都提出批判性社論,他們主張日本必須維持CPTPP的高水準自由貿易度,千萬不能為了中國而調降水準;再者,這些社論皆主張日本當前的CPTPP戰略重點,應該是將美國新政府拉回CPTPP之內,中國的加入是美國之後的問題。


就日本的實際經貿利益而言,因為RCEP的簽訂,中日之間已經有實質性的FTA,日本並不急於再與中國簽訂另外一個FTA。RCEP與CPTPP最大的差別在於自由貿易開放程度,就製造業而言,日本的工業產品在CPTPP中,是99.9%的出口品都獲得最終零關稅的優惠,但在RCEP架構下日本出口到中國的工業產品只有86.3%獲得零關稅。日本工業界最大利益的汽車產業,在RCEP架構下並沒有獲得整車輸出中國的零關稅優惠。


此外,除了商品貿易之外,服務業貿易方面,RCEP與CPTPP更是天差地別。現任首相菅義偉的經濟政策幕僚,「内閣官房参与」高橋洋一教授,日前在參加日本網路節目討論時 ,就透露日本與中國在RCEP談判的內幕,高橋說當談判內容關係到服務業貿易的直接投資時,中國方面就不斷閃躲,結果就是RCEP在名義上是一個多元合作的經濟夥伴關係(EPA),但實際上接近於一個只有貨物自由貿易的FTA。


相較之下,CPTPP在服務業方面卻是大幅度開放,就算是發展中國家,在零售、通訊、金融等方面都對外展現相當大的善意,例如馬來西亞准許外資銀行可以無設限的自由設置ATM。但是中國在通訊、金融等重要服務業,都是近乎國營或公有企業獨佔的局面。從日前中國螞蟻金服上市臨時被喊卡的事件來看,中國政府對於民營企業要介入金融業務都保持警戒的情況下,金融業要開放給外資恐怕是很大的難關。


綜合以上討論,我們可以瞭解到中國要加入CPTPP是玩真的,因為水面下中日雙方至少已經接觸一年以上。但台灣目前無須恐慌,因為日本目前的主流意見是力守CPTPP的高層次自由貿易,而這對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是結構性的挑戰,需要長期調整。但是我們也要認清,台灣如果不腳踏實地的處理台日之間的經貿問題,例如福島五縣食品進口,中國彎道超車,早於台灣加入CPTPP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明年中日愛的大抱抱,台灣的CPTPP戰略


展望未來一年,台灣的CPTPP戰略為何?首先筆者必須很殘忍的說,就筆者觀察,未來一年台灣希望透過日本的協助,大幅進展加入CPTPP,是很困難的事情。在日本政策的推動,主要有兩股力量,一股是官僚體制,另外一股是政治主導(內閣與國會議員們)。然而就實務上,日本通過的法案,有九成都是官僚體制的提案,國會議員們的提案才一成,所以日本才會長期被說是官僚主導的國家。


若從官僚體制來看,台灣要加入CPTPP是很艱困的。CPTPP是外務省的管轄範圍,而在外務省的編制裡面,中國事務永遠優先於台灣議題。台灣參加CPTPP的議題在外務省裡面,會由亞細亞大洋洲局中國蒙古兩課(一課管政治,二課管經濟)下,個別有一個台灣班來處理。這兩個台灣班,都是受到中國蒙古課的管轄,其課長的行事準則,中國考量永遠是優先。(就筆者跟外務省中國蒙古一課與二課的接觸經驗,他們其實對台灣挺友善的,但是他們很清楚,中國事務對日本國家利益更重要)。


因此台灣若想要加入CPTPP,由日本政府高層與國會議員的政治主導下手,比較有機會。前首相安倍是戰後日本最親台的領袖,可惜的是因為福島五縣食品問題,安倍政權時代台灣要參加CPTPP只有相互友善喊話的程度,沒有實質進展。


新首相菅義偉並沒有如安倍親台,更重要的是,利用國外觀光客來提振國內消費,是他從官房長官時代就推行的重要政策。明年後疫情的日本經濟,依照菅首相一貫的邏輯,中國觀光客來日非常重要,他不會為了台灣議題去得罪中國。除此之外,菅義偉能夠登上首相,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支持很重要,因此目前日本的政界,二階是喊水會結凍的不可一世。而二階是徹底的親中派,是中國在日本政界最重要盟友。此外,二階目前還是日本全國旅行業協會的會長。


展望日本未來一年,日本的政權核心,是親中與重視觀光業的結合,他們首要工作是提振經濟,台灣要加入CPTPP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遠的事情。台灣要有所覺悟,日本右派媒體已經喊出,小心菅與二階的結合,會用歡迎習近平國賓訪日,來交換中國對奧運的支持(送出大量觀光客)。


因此明年中日之間愛的大抱抱,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參加東京奧運,順便帶來大量觀光客,這樣的情景很有可能會發生。那台灣的CPTPP戰略為何?因為明年是東日本大地震(也是福島核災)十年,加上兩年前公投的限制已經在今年十一月結束。近來媒體報導日本方面希望台灣能夠在福島五縣食品開放上面,有友善回應。同時媒體也報導,國內政界有聲音,希望日本在台灣加入CPTPP有更明確的保證。


參考日本政界目前的現實,明年台灣在加入CPTPP有大幅進展,大概是不可能。那台灣在東日本大地震十年,難道什麼都不用做嗎?身為一個經貿學者,筆者深深瞭解,台灣目前對福島五縣的食品管制,是沒有理由的貿易歧視。因為台灣一般稱福島五縣食品是核食,是沒有科學證據的,當地絕大多數的食品都是符合國際標準,台灣的全面禁止進口管制,就是缺乏立場的貿易歧視。這個管制持續的在破壞台日之間互信的基礎。


考慮到台日未來的長久發展,台灣如果想要有日本民心,以及國會議員們的長期支持,福島五縣食品,至少做部分的開放,是必要的。眼前的日本政治核心是親中的二階俊博,但二階是1939年出生,離從政壇退休也不久了。日本年輕世代的國會議員,更多的是對中國的不滿(例如今年7月自民黨內部決議文,以及九月保守派議員「保守団結の会」,都做出反對習近平訪日公開文書)。依照中國的戰狼外交風格,時間對台灣有利。


東日本大地震十年對日本政府、國會議員以及民眾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紀念。而台灣無科學證據的貿易歧視政策,如果能做適當的改善,也許暫時沒有對台灣加入CPTPP有立大功的效果,但是對於增進台日交流、政界互信非常有幫助,這也對台灣加入CPTPP這場長期戰來說,會是邁向成功的重要伏筆。




作者為京都大學經濟學博士;教育部早稻田大學台灣研究講座教授;在交流協會獎學金以及外交部學者海外駐點計畫的支持下,曾經在慶應義塾大學、中央大學、青山學院大學等大學當任訪問學人;現任台中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

美日同盟與台海安全(下)──邁向以同盟為主的區域戰略回應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