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周出版

【書摘】《台灣足球60年》




第二章.木蘭足球


一,亞洲盃三連霸時代


一九七七年 木蘭出征一炮而紅


儘管後來組亞洲明星隊之議沒了下文,足協仍在一九七六年底重新選拔女足國腳。經過兩個月集訓,於一九七七年一月五日出征東南亞訪問比賽。這是我國首次派女足代表隊出國比賽,更是後來威名遠播的「木蘭隊」起源。


原來當時因為政治因素,中華女足這趟出征泰國、新加坡、印尼的訪問比賽,無法以中華民國為隊名,改於球衣繡上「木蘭」兩字,旨在向古代「代父從軍」的花木蘭致敬。結果此次巡迴踢出八勝一和、進三十球失二球佳績,「木蘭」自此成為中華女足的代名詞,揭開了叱吒風雲的一頁。


根據前民生報資深記者何長發統計,木蘭女足成軍的頭十年,在國內外踢出五十六場不敗、五十二勝四和的驚人佳績。能有這樣出色的成績,主要是台灣女足起步較早,鄭為元將軍也有眼光抓住這個契機,而被尊稱為「木蘭之父」。


一九七五年,亞洲女子足聯舉辦了首屆亞洲盃。木蘭當時尚未成軍,首屆六隊角逐還包括澳洲、紐西蘭,由紐西蘭封后。一九七七年八月,我國於台北市立體育場舉辦第二屆女足亞洲盃,共有泰國、新加坡、香港、印尼和日本等五支外隊來台角逐。中華隊也在開幕戰兩萬名觀眾面前,以五比○輕取印尼,拿下在國內舉行的首場女足國際賽勝利。


預賽第二戰,中華隊再以七比○痛宰日本,四強三比○完勝新加坡。八月十一日冠軍戰,中華隊在現場三萬人加油下,終場前六分鐘由夏翠鳳於亂軍中破網,以一比○氣走泰國,四戰全勝零失球首度「亞洲制霸」。也是我國自一九六七年舉辦男足的亞洲盃東區預賽之後,再次掀起足球熱潮。


征服香港 亞洲盃三連霸


巾幗不讓鬚眉,一九八○年一月,中華女足由教頭張騰雲領軍,前往印度角逐第三屆亞洲盃,又以六勝一和、零失球的戰績衛冕成功。其中七戰攻入十九球,當時未滿十七歲的周台英就貢獻五球,獲頒「最佳球員獎」。


隔年六月,第四屆亞洲盃於香港舉辦,中華女足由高庸領軍,又是以五戰全勝、失球的表現完成三連霸。其中預賽一○比○大勝印尼,周台英一個人就攻入五球,準決賽一比○勝地主香港也拜其破門所賜。決賽她再貢獻兩球,幫助中華隊以五比○輕取泰國。最後木蘭女將抱回金盃,時任足協理事長的蔣緯國將軍還到中正機場接機,表示自己被木蘭隊的精采表現給感動,是以球迷的身分前來。


香港作為亞洲最早發展足球的地區,中華女足在此完成亞洲盃三連霸,別具一番意義。該屆攻入十球的周台英回憶說:「賽前覺得香港有一種氛圍,懷疑『女生踢球能看嗎』?結果在旺角球場對印尼,賽後兩、三萬人湧進場內,那一幕真的很瘋狂,我們征服了香港球迷。」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由SSG09 俱樂部化身的西德隊在世界女足邀請賽衛冕成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七日,錯過世界女足邀請賽冠軍的木蘭隊成員在場中落淚。


一九八三年曼谷亞洲盃,中華女足卻放棄尋求四連霸,原因無非又是國際政治。其實,中共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取代中華民國在亞足聯的會籍。不過亞洲女子足聯當時不是國際足總認可的組織,因此草創時期的前四屆女足亞洲盃,中華隊除首屆沒趕上,後三屆都奪得后冠。


到了一九八三年,國際足總下令亞洲女子足聯必須納入亞足聯管轄,變為亞足聯的女足委員會。同時在「洛桑協議」已經簽訂的情況下,要求中華女足必須以奧會模式重新登記,也就是以「中華台北」為名出賽。


在當時時空環境下,為了避免與中共同場比賽,我國選擇退出亞洲女子足聯,於一九八六年加入大洋洲女子足聯,並於該年及一九八九年兩度角逐大洋洲盃女足賽,都抱回冠軍。


風起雲湧 創辦世界女足邀請賽


還記得男足轉戰大洋洲盃,對後來足運的影響嗎?女足可不一樣!因為台灣女足起步得早,當時水準不僅是亞洲第一,放上世界女足版圖也能一搏。在那個還沒有女足世界盃的年代,台灣已於一九七八年主辦第一屆「世界女足邀請賽」,舉起舞動世界女足風氣的大旗。


一九八一年十月舉辦的第二屆世界女足邀請賽,適逢中華民國建國七十年,更被賦予在「光輝十月」慶祝建國的重任,邀請來自世界四大洲,印度、法國、美國、西德、芬蘭、挪威、荷蘭、瑞士、菲律賓、泰國、紐西蘭、海地的女足隊,與我國的木蘭、良玉展開為期十二天的賽事。


根據足協估計,當時十二天四十九場比賽於台北、台中、高雄熱戰,吸引超過三十萬觀眾到場。儘管不是正式比賽,時任亞足聯祕書長維拉潘(Peter Velappan)也來台觀禮,重要性可見一斑。


世界女足邀請賽一直到一九八七年,木蘭隊以七戰全勝首次留下金盃才走入歷史。這項賽事不但讓國人在國際局勢艱困的時候,得以靠女足來揚眉吐氣,也真的對當時世界女足的發展做出貢獻。箇中意義甚至到了將近四十年後,透過一部德國運動紀錄片《台北的奇蹟》(Das Wunder von Taipeh),才有了更明白的披露。


女足風靡 感動西德譜台北奇蹟


原來一九八一年在台北捧盃的那支西德隊,並不是國家隊,因為一九八一年的西德根本還沒有女足國家隊。足球在德國是非常男性的運動,一九七○年後才允許女性參與,當時收到台灣的邀請函,西德足協也毫無選拔女足代表隊的意願。


儘管德方婉拒,但中華足協鍥而不捨,回覆能派非國家隊也行,邀請函才被轉到離科隆不遠的小城貝吉施格拉德巴赫(BergischGladbach)。當地俱樂部SV BergischGladbach 09(簡稱SSG09)的女足隊,已連四年拿下全德冠軍。


對於能在世界舞台測試自己的身手,這群女孩們躍躍欲試,但當時把女生踢球當笑話看的西德足壇可不支持。足協明確表示,「世界女足邀請賽」並非正式比賽,他們一毛錢補助也不會給。最後這支不被承認為國家隊的女足隊,靠著球員四處尋求贊助、兼差賣鬆餅打工,才在市民、鄉親父老的捐款資助下,搭機飛往遠東的台灣。


真的是《台北的奇蹟》,那支女足隊最後抱走了冠軍。不過讓這些西德女孩驚奇的是,在這座島上的女孩可以踢球,是她們非常棘手的對手(雙方交手踢平),而且女足運動在台灣非常風行,十二天比賽可以吸引三十萬觀眾,台灣郵局甚至發行了有女足隊圖案的郵票,跟她們在西德被輕視、看衰的情況完全不同!


奇蹟的球隊凱旋歸國,沒有任何足協官員接機,但她們最終粉碎了性別歧視與刻

板印象,隔年西德足協終於成立女足國家隊,其中八人包括首任隊長特拉班(Anne Trabant),都來自SSG09。


現今提到德國女足,大家讚揚的是二屆世界盃、八屆歐洲盃冠軍的輝煌功勳,殊不知她們隊史在一九八一年首次奪冠的歷史紀錄。那段《台北的奇蹟》始終不被德國足協所承認,但無論如何,特拉班特證實了台灣女足當年的風起雲湧,確實鼓舞了德國女足運動的先驅者。


二,首登世界盃到亞洲 四強年代


一九八○年代,我國政情與國際局勢都開始有所轉變。不再堅持「漢賊不兩立」的情況下,一九八九年七月,我國在國際足總執委會的同意下,以奧會模式重返亞足聯。


該年十二月香港亞洲盃,中華女足重返亞足聯後的首場比賽,就在大會的刻意安排下,上演了兩岸足球歷史性的第一仗。該屆亞洲盃,中華女足由蕭永福領軍,首戰以○比一惜敗中國。接著連勝泰國、北韓,四強靠周台英攻入全場唯一入球,以一比○氣走日本。在香港大球場的決賽再戰中國,可惜被後衛馬莉攻破大門,以○比一屈居亞軍。


亞運首設女足 我首次負日無緣獎牌


接著就是一九九○年北京亞運,這是兩岸體育破冰後首次在綜合性運動會碰頭,也是首次設置女足賽事。時任足協理事長武士嵩矢志奪金,請來台體傳奇教授陳定雄執掌兵符,並把女足代表隊送到歐洲移地訓練。


未料在六隊單循環賽中,中華女足先被北韓逼和,再以一比三負日,最後一役對地主中國只能爭銀。而在十個月內第三度以○比一負陸的結果,讓中華隊僅以二勝一和二負,第四名作收,連銅牌都沒摸到。


「代表隊十幾年來第一次輸給日本,就在這場重要比賽裡。」中華女足傳奇前鋒周台英回憶起那年中秋節在北京亞運負日的低氣壓,「那股挫折、失落、不能相信的情緒久久不去,那份打擊是可想而知的。」當時臨危受命,集訓中途出任領隊的龔元高,也娓娓道來亞運失利的箇中祕辛,「因為陳定雄非常嚴格,女球員集訓時向足協反映受不了軍事訓練,足協只好找我當領隊,去扮演球員和教練之間的橋樑,可惜未竟全功。」


事後來看,兵敗北京有很多複雜原因。畢竟陳定雄在一九八○年代,曾以總教練與領隊身分帶領木蘭女足,也曾於世界女足邀請賽擊敗德國,以及大洋洲盃兩度封后佳績。多年後,陳定雄在個人傳記中回顧這段歷史,則說當年女足隊集訓時間太長了。從一九八九年大洋洲盃以來,幾乎一直在集訓備戰,造成後來球員看到球都厭煩,才會鎩羽而歸。


重振旗鼓 PK搶進首屆世界盃


龔元高在一九八一年創立飛馳公司,一九八八年開辦上班族聯賽,一九九○年受邀擔任「中華盃」男足邀請賽領隊。亞運救援女足雖未成功,仍繼續被武士嵩委以重任。因為國際足總終於要開辦女足世界盃,一九九一年福岡亞洲盃就是世足資格賽。亞洲原本僅有兩張門票,但因中國有地主保障名額,中華女足只要拿下前三就能進軍首屆世界盃。


「在北京亞運的低潮後,要把國家隊重新組織起來。我一一去拜會球員母隊的校長、教練,獲得他們全力支援。」福岡亞洲盃是龔元高首次全程以領隊身分組織球隊,由張子濱領軍,雖然小組首戰○比三負陸,仍以一勝一和一負、A組第二晉級。


四強準決賽,中華隊與地主日本○比○僵持不下,可惜PK戰以四比五告負,錯過挺進決賽直接殺入世界盃的機會,只能兩天後在季軍戰與北韓搶搭世界盃末班車。雙方又是○比○打到PK戰,中華隊門將洪麗琴擋下一球,第五點陳寶猜也操刀破門,木蘭女將終於完成此行任務,搶下了世界盃門票。


首屆女足世界盃於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登場,透過資格賽晉級的十二支娘子軍在中國的廣州、佛山、江門、中山等四個城市激戰。為了備戰歷史性的首屆世界盃,龔元高先協助當時在日本踢球的周台英、謝素貞、許家珍,解決她們跟母隊請假的問題,得以回台參與集訓,穩住球隊核心,中華女足也就吃下了定心丸。


教練團方面,鐘劍武、陳炘也入列襄助張子濱與陳茂全,全隊並拉到昆明海埂高原基地做最後衝刺,下山就直接殺往世界盃。龔元高形容,經過高原訓練提升心肺能力的中華女足,狀況有如「出柙猛虎」,士氣高昂。

出征一九九一年首屆女足世界盃的中華隊。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首屆女足世界盃在廣州天河球場舉辦開幕典禮。


首屆女足世界盃開打前,中華隊與河北長化女足踢練習賽,左一為中華隊隊長羅居銀。


中華女足領隊龔元高(中)世界盃期間於飯店宴請總領隊包德明(左二)與隊醫等。


十人擊退奈國 木蘭昂首進八強


儘管在C組先後以○比五、○比三分別輸給義大利、德國,中華女足十一月二十一日只要在江門體育場取勝奈及利亞,仍有機會以小組第三挺進八強,達成行前設定目標。只是不但要勝,還得贏奈兩球才行。


「那場比賽攸關三大洲,奈及利亞贏就晉級,中華隊則得贏兩球,B組的巴西則需要我們踢平,才能漁翁得利,巴西籍的國際足總主席(JoãoHavelange,夏維蘭治)就在看台上觀戰!」


龔元高笑說,一場攸關三洲國家晉級門票的戰役,中華隊竟然因為守門員林惠芳禁區外犯規,先被紅牌罰下一人,陷入十打十一的人數劣勢,「還好球員臨危不亂也夠爭氣,林美君、周台英先後進球,剛好就是贏奈及利亞二比○,我們殺進了八強!」


有趣的是,當時因林惠芳吃紅牌,中華隊要換上另一位門將頂替,只好撤下年輕的劉秀美。劉秀美說:「當時年輕,下場機會不多,好不容易被排正選,怎知守門員被罰出場,我被換下破了最快下場紀錄︙︙」不過劉秀美後來成為國際裁判,在二○○三、二○○七年兩度參與女足世界盃執法,以球員、裁判身分都參與過世界盃,也是台灣第一人。


三天後在佛山的八強淘汰賽對決後來奪冠的美國,中華女足以○比七結束首次世界盃之行。然而作為世界女足的先驅者之一,台灣在首屆世界盃沒有缺席並打入八強,已意義非凡。只是在歐美起步之後,我國搶先發展女足的「紅利」已經不再,也是明顯的事實。


其後兩屆世界盃,中華女足都有機會拿到門票。一九九五瑞典世界盃以一九九四廣島亞運為亞洲區資格賽,我國由謝志君領軍,與中國、日本、南韓拚搶兩張世足門票。可惜關鍵戰○比三負日,最後雖以一勝二負拿下銅牌,也是我國女足迄今唯一一面亞運獎牌,卻無緣第二屆世界盃。周台英也在該屆亞運之後,宣布結束十九年國家隊生涯。


兩度負日 無緣重返世界盃


一九九九年美國女足世界盃,首度從十二強擴軍至十六強,亞洲也增為三張門票,以一九九七亞洲盃為資格賽。中華女足由高庸領軍出征廣東,小組賽二連勝、七進球○失球出線。未料四強對上中國,竟以○比十遭到血洗,迄今仍是兩岸女足對戰最懸殊比分紀錄。


「中國那時超強,我們似乎被耍著打。」當時的隊長楊雅晴回憶。慘敗給中國之後,全隊還是努力保持士氣,畢竟兩天後季軍戰對日本,獲勝仍可搭上世界盃末班車。不過從一九九四廣島亞運首度負日,一九九五亞洲盃遭遇也以○比三吞敗,中華隊當時已逐漸拿速度快的日本沒轍。一九九七亞洲盃季軍戰,也被年僅十九歲的新星澤穗希攻入兩球,以○比二無緣世界盃。


中華女足首屆世界盃國腳謝素貞當時是旅日好手。


中華女足在首屆世界盃的三位門將林惠芳(左起)、洪麗琴、劉秀婷。


女足世界盃晚宴,中華隊劉秀美(左一)、陳淑珠(左三)與同組的義大利球員合照。


後來成為國際裁判的劉秀美(左一)在二○○七年女足世界盃執法,成為台灣以球員、裁判身分都參與過世界盃的第一人。


由於奧運從一九九六亞特蘭大開始舉辦女足賽,但頭兩屆都是取主辦國與前一年世界盃的前七名來踢,中華女足沒打進世界盃,也就無緣奧運。此外,就名次而言,兩次無緣世界盃都是一步之差,但以一九九七亞洲盃遭中國痛電十球來看,這差距已經不是普通的大了。


一九九○年代,中華女足保持在亞洲四強,卻撐得愈來愈辛苦。對中國肯定贏不了,碰北韓自一九九一亞洲盃季軍賽的PK戰後,也沒勝過。至於早年曾拿過對戰六連勝的日本,中華女足從一九九○亞運首度負日後,到一九九八曼谷亞運銅牌戰以一比二飲恨,已苦吞對戰八連敗(含PK敗),選擇在亞運失利後做出一波大換血。


「也該換了,別的國家都陸續在培養,所以我們更要對年輕人有信心。」楊雅晴說。曼谷亞運失利也有一段小插曲。據傳當時國光獎金加上加碼,打入決賽每人可領新台幣一百七十萬,結果中華隊和北韓以一比一打到PK大戰,直到第八點才飲恨落敗,後來被形容為「那一年學姊失去嫁妝的一場比賽」。曼谷亞運後掛靴並真的在隔年訂婚的楊雅晴莞爾表示,「進決賽獎金多少我不太記得了,應該是有一百萬。畢竟不是筆小錢,不管有結婚或沒結婚的,應該都很心疼吧︙︙但也是大家最美好的回憶。」


木蘭集訓 九二一震不垮


一九九九年菲律賓亞洲盃,中華女足由銘傳班底變為以醒吾為主體。醒吾董事長顧懷祐出任領隊,張明賢執掌兵符,展開了魔鬼集訓,該屆的新科國腳陳淑瓊還分享了段插曲。


「那時非常操,我們住在桃園體育場長期集訓,還碰到九二一大地震!」陳淑瓊回憶起那個全台灣民眾都餘悸猶存的夜晚。不同的是,大部分民眾是在家中受驚,這群娘子軍卻是像當兵般住在體育場,「大家都被嚇醒,全部跑到跑道或草地上,當時手機簡訊沒辦法聯絡家人,很可怕。」


體驗過大自然的力量,足球場上的震撼似乎不算什麼了,九二一反而讓這群女孩的心臟強大不少。該年十一月出征亞洲盃,射腳林綺苡、黃春蘭在預賽大開殺戒。儘管對北韓以一比一踢平,以A組第二出線,反倒在四強避開了尋求七連霸的中國隊。


龔元高當時為了激勵球員,承諾打入四強就發全隊三十萬獎金。出線目標達成後,龔元高加碼若打入決賽再發一百萬,就看木蘭女將能否領到這筆獎金了。


陳淑瓊罰踢破門 射日勇奪亞軍


四強碰上對戰八連敗的日本,打出士氣的中華女足一開賽就壓著日本猛攻,上半場只讓對手射門一次。第三十一分鐘,李明恕單刀殺入禁區,造成守門員犯規,陳淑瓊主罰十二碼球中的。先馳得點的木蘭女將得理不饒人,兩分鐘後由林綺苡在左路突破,於禁區外遠射破門,讓中華隊上半場就奠定勝局,最終也以二比○射日,暌違十年重返亞洲盃冠軍戰。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罰球?應該算是吧!」陳淑瓊表示,集訓時都有罰球訓練,她的狀態一直不錯,才被教練團賦予第一罰球手的重任。「我對自己的罰球滿有信心的,而且這麼神聖的使命,我更不能讓大家失望。我的習慣就是面對球門瞄右邊門柱欺敵,讓守門員撲錯邊,實際上是踢左下角,順利把球踢了進去!」


這也是中華女足自一九八九年的亞洲盃四強賽後,再次於正式國際賽擊敗日本。儘管冠軍戰仍以○比三不敵中國,但這座亞洲盃亞軍讓中華女足燃起希望,彷彿十年來打不贏北韓、日本的低谷已經過去,「亞洲制霸」的阻礙只剩中國,木蘭榮光即將再次閃耀了嗎?




李弘斌,東吳大學企管系畢業,因為喜歡棒球和義大利足球巨星巴吉歐,2003年轉換跑道成為體育記者並被分派到國內足球線,自此與台灣足壇結下不解之緣。曾隨中華隊前往澳門、香港、廣州、深圳、神戶、沖繩、越南、澳洲、伊朗、約旦、巴林、汶萊採訪訓練及比賽,除報導外也用相機記錄歷史。2018年有幸在凱基銀行董事長魏寶生的邀請下,採訪花蓮高農前往土耳其移訓的夢想足球之旅,內容收錄於本書第六章。

曾任中時電子報助理副總編輯,中華足協新聞聯絡人,麗台運動報記者。

現任中國時報體育組主任,緯來、FOX、Eleven Sports、博斯等體育台及華視特約足球講評,亞洲金球獎評選委員(體壇周報舉辦),中華民國體育記者協會理事。


葉士弘,所學跟體育沒什麼關係,但從小就看體育賽事長大,對於人生未來發展茫然之際,就決定挑戰體育報導工作,有幸成為體育記者後,從四年一度瘋世界盃足球的鍵盤球迷,成為參與台灣足壇的報導者,伴隨著台灣足球過去10年的成長與飛躍,既覺得開心,更覺得責任重大。期許自己能繼續關注台灣足球發展之外,更希望讓台灣足球能獲得更多人關心與支持。感謝凱基銀行董事長魏寶生與弘斌的邀請,一起為台灣足球留下一點記錄,並期許未來。(參與本書足球俱樂部競技篇、草根足球部分)

曾任自由時報記者,中國時報記者。採訪2012、2016奧運,2010、2014、2018亞運,2009、2013東亞運。

現任WOWSight共同創辦人,中華民國體育記者協會理事,教育部體育署台灣品牌國際賽事輔導團委員。

書名:《台灣足球60年》

作者:李弘斌、葉士宏

出版社:商周

出版時間:2020年11月24日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