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師

那一夜,我們以台灣電影為榮


從影超過六十年的資深影人陳淑芳一舉拿下最佳女配角與最佳女主角,創下史無前例記錄。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上週六晚上,我以台灣傳奇漫畫家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監製的身份坐在國父紀念館裡,與上千位不同世代的台灣影人,以及從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遠道而來的嘉賓們齊聚一堂,參與華語電影最高殿堂的年度盛事。那一晚,很可能是後海角時代最重要的一次金馬之夜。因為,我們用電影重新確認了自己的面貌、信仰、與身世。


2008年,魏德聖的《海角七號》橫空出世,創造了五億台幣不可思議的票房。十二年過去了,這個記錄至今無人能破,成為台灣電影難以超越的天花板。也在當時,侯孝賢導演以樂觀的態度鼓勵大家,宣布台灣電影即將進入「黃金十年」。然而,這十多年來台灣電影的境況,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大部分時候,我們只能在不同力量的拉扯與衝擊中匍匐前進,摸著石頭過河,盲目期盼「明天會更好」。至於會不會更好,沒人知道。


當《海角七號》帶起一波國片風潮後,中國也進入巨量資本瘋狂湧入影視產業的浪潮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台灣影視產業的從業人員不分幕前幕後,紛紛渡海,前往想像中更大的舞台逐夢。功成名就者有之,虛度蹉跎者,其實也不在少數。有時我跟同業開玩笑,台灣簡直成了對岸吸納人才的「鰻苗場」,只要有人稍有成績,馬上會有人把他「接引西方」,從此「謹言慎行」,消失在台灣的大小銀幕前,也逐漸被家鄉的人所淡忘。


另一方面,自WTO以來,台灣長期成為好萊塢眼中的「模範生」。我們被訓練成非常懂得欣賞好萊塢電影的優質觀眾,生冷不忌、照單全收。好萊塢的敘事和美學標準成為大多數觀眾評鑑電影的標準,不符合這套標準的作品,很多時候不被當成「電影」,也幾乎沒有被選擇的機會。我常常在逛各大電影論壇時看到網友留言:「如果一個月只能看一部電影,當然要看人家用兩億美金拍的。就算難看,當在戲院吹冷氣也比較爽!」這是最簡單的算數,我無法反駁。


在這樣的夾縫中,台灣電影的機會和出路在哪裡?一個只有兩千三百萬人的市場,真的能建立電影工業嗎?


這個問題,從成立「牽猴子」的第一天起,我幾乎每天都在問自己。這是不是一場注定以失敗作終的戰役?台灣觀眾,真的需要,或在意台灣電影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回到一個最根本的核心:台灣電影與台灣觀眾的關係是什麼?


據統計,過去三年,每年有超過900部電影在戲院上映。若加上大小影展,以及快速起飛的串流媒體上的海量內容,很明顯這是一個供給遠遠超過需求的時代。許多串流平台上的旗艦戲劇如《王冠》,單集製作成本幾乎是台灣電影十倍。如果連傳統進戲院看電影這個行為都逐漸式微,大家寧願在家追劇,那與好萊塢電影或韓國電影比較之下相形弱勢的台灣電影,豈不更沒機會?


在這個冰冷邏輯之下,今年下半年台灣電影的大爆發,根本無從發生。


或許是對台灣電影的信仰還算堅定,或許是除了作電影外我們也不會作其他的事。即使遭遇到連續數年的市場低靡,台灣電影人依然堅守崗位,持續產出,沒有人輕言放棄,並學習「如何用更動人的電影語言,講述台灣的故事。」及至如窮山惡水般的2020年,終於在難得的歷史機遇之下開出燦爛的花朵。


由於防疫成功,於七月舉辦的台北電影節成為全球少見的實體影展與競賽,成功凝聚台灣影人似乎已然惶惶不安的士氣。緊接著由主要院線與國片發行商所舉辦的「國片起飛大聯盟」更串起一波振奮人心的氣勢,喚回台灣電影與觀眾緊密相聯的美好記憶,並透過聯合宣傳與檔期協調,讓下半年的台灣電影在上映節奏上井然有序,步調穩健。而後,十多部接連上映的台灣電影,類型多元、情感真摯、再加上主創團隊與行銷團隊以近乎苦行僧的方式全台行腳,以數十場,甚至上百的方式在戲院與觀眾面對面交流,終於成功敲開市場,贏得票房與掌聲!就在那時,我們知道,台灣電影的「氣」回來了。


九月三十日,金馬獎公布本屆入圍名單。我的作家朋友在臉書上寫下「以前大家都用『入圍就是肯定』來安慰自己,今年的台灣電影,光是要入圍就得爭個頭破血流,每一部都無比精彩!」而這份名單,也囊括了來自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本年度最精彩、最大膽、也最自由的電影佳作。


十一月二十一日,週六晚上,坐在國父紀念館中,身為台灣電影從業人員的我,經歷了參與金馬盛會以來會感動的一晚。這樣的感動不是因為自己參與的電影有幸上台領獎,而是我們用我們所仰望的電影藝術,確立了我們作為自由之人的真實樣貌。這樣的樣貌很真摯、很可愛、很有溫度。


當電影巨匠侯孝賢在是枝裕和動人的引言後站上舞台,被他的徒子徒孫、伙伴所簇擁,接受終生成就獎的獎項,全場觀眾起立致意。當從影超過六十年的資深影人陳淑芳兩度站上舞台,一舉拿下最佳女配角與最佳女主角,創下史無前例記錄時,全場觀眾起立致意。這一晚,是由無數感人落淚的時刻串連起來,這是一個有傳統、有創新、擁抱多元、追求自由的神聖之地。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凌晨三點,當我坐計程車回家,思考這一切,而這一切,有了一個簡單不過的答案。


金馬獎所展現所有最珍貴的品質,就是台灣人努力追求並高舉的品質。這樣的品質是普世的,也是不朽的。若我們深刻理解並守護這一切,台灣的電影、台灣的故事,就能永遠照亮這塊土地,溫暖每一顆向陽的心。




作者曾任職於荷商聯合利華、誠品書店等企業,自2003年起投入電影發行產業,發行超過200部中外影片,經歷橫跨發行、影展、戲院通路、文創經紀、版權銷售、項目開發等領域。2011年與李烈、馬天宗共同創立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監製作品包括紀錄片《美力台灣3D》、《千年一問》,劇情片《怪胎》,並曾擔任2019台灣電影賣座冠軍《返校》共同策劃。

美日同盟與台海安全(下)──邁向以同盟為主的區域戰略回應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