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中天賣的不是新聞,而是信仰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年初總統大選前我住在香港,和以往住在國外不同的是台灣近在咫尺,網路電視盒裡幾十台,跟台灣分秒同步。一隻遙控器在手,無意識轉台時總有轉到中天的機會,而從前因為時差關係,得花時間上網去找已經播報的新聞片段,自然不會隨機點到中天新聞。


幾乎是不間斷一面倒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競選新聞便罷,畢竟多數媒體有立場舉世皆然,令人作嘔的是荒謬絕倫的韓國瑜小故事:他翹起小指頭拿酒杯是因為他懂得省力,真聰明;領帶不打太緊有助血液循環不缺氧,真健康;每天帶手帕帶了有幾十年,做事真有紀律。


這是偶一為之嗎?不是,是佔據了超過一半以上的播報時間。


衛星廣播頻道執照是公共財,必須有規範,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不會無限制發放。取得執照的媒體把絕大部分的時間拿去報導吹捧一個特定對象,這是新聞自由嗎?為什麼閱聽大眾必須全然接受?這張執照並沒有賦予媒體為所欲為的權利。我在逐漸失去自由的香港看著中天新聞,著實不知該作何感想。


住在北京那幾年,只要一有中國領導人視察,中央電視台一定是當晚全國聯播頭條,隔天的紙媒則是一字不差的標題內文照片,一律放在頭版,這經常是外國記者茶餘飯後訕笑的好話題。而已經解嚴數十年的台灣,竟然也出現這樣的造神媒體,特定人物的一舉一動都要播報,不禁讓人懷疑看得懂中文的外國人,看了中天新聞會不會覺得身在北韓。


令人氣憤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為吹捧的對象是韓國瑜,另一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若是以一樣的手法報導,也不應該出現在任何平台,尤其是極具優勢的新聞台。更別提該新聞台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經過查實確認的假新聞。假新聞二十四小時透過衛星不斷放送,撤了一條還有下一條。


終於等到這一天,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進行每六年一次的換照審查時,委員會議中7位委員一致決定駁回申請、不予換照,主因是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雖然中天新聞台做出改善承諾,還是無法說明如何排除金主股東不當干預的問題,該落實的附款也沒有如實執行,考量過去違規狀況,NCC認為中天更難落實未來營運計畫。


我沒有讀過任何新聞理論,所有關於新聞的認知全都來自服務十多年的路透社,而對新聞倫理的認知,我深信是無需教科書的,一般常識已經足夠。中天在大眾的認知裡是親中媒體應該無法否認,是否有中資在其中也可以解釋為商業考量,閱聽大眾對中天的立場可以不認同甚至厭惡,但是報導有沒有合乎比例原則,是否謹守報導事實的規範,是換照時檢驗的重點,而不是意識形態。


路透社是全球最大的通訊社,除了各大媒體,其客戶有一大半是錢多多的商業銀行,他們全都在路透社的財經平台上取得即時資訊進行交易。然而新聞部的報導,不論是弊端或是醜聞,從來不曾手軟,也從未曾發生業務部門到新聞部下指導棋,要求不要得罪花大筆金錢訂路透財經資訊的衣食父母。


就在我離開路透社不久之後,一位曾經和我比鄰而坐的同事在報導一則某銀行的負面新聞時,有位資深編輯來電,並非阻止發布新聞而只是詢問此則新聞的重要性,是否有必要報導,如此而已。雖然這則新聞不大不小,甚至不報導也無傷大雅,但這位同事接了電話覺得莫名,立刻往上報告要求澄清為何編輯突然幾度來電,進而發現原來是編輯在該銀行的友人關切此負面新聞,編輯只是代為詢問。結果呢?路透社要求這位編輯主動離職。


中天新聞的問題不在不合乎報導比例原則而已,更在於譁眾取寵編織故事扭曲事實,更有和新聞無關的大股東蔡衍明明目張膽指揮報導方向。而接受指令的新聞部主管,竟然也唯命是從,無視新聞倫理道德,把記者當成執筆聽寫的人肉機器,金主的打手。


有些新聞學者主張不核發中天新聞台執照是箝制輿論、踐踏民主,中天的政治立場、新聞播出即使閱有聽大眾有不同意見,也不該不續發執照。在我看來此類言論可笑之至,言論自由不等同媒體自由,更不代表媒體就是無冕王,有百分之百不受管制的自由,有了執照就可以為所欲為不受規範。


民主國家之所以為民主的許多元素之一,就是影響力巨大的廣電資源為公共所有,而非執政者的傳聲筒,因此國家當然有責任在法律範圍內規範廣電媒體,以維護公共利益。國家透過核發執照的方式維持廣電秩序,並要求取得執照者服務民主社會之責任,名正言順。


此類法律規範,在歐美國家早已行之有年,而台灣的剛剛起步的《衛星廣播電視法》,竟被污衊為扼殺新聞自由,真是貽笑大方,莫非其他民主國家其實都是極權獨裁?中天新聞因為違反報導準則而無法得到接下來六年的執照,應該檢討的是其身為媒體的報導原則,而不是意識形態。以此理由大聲疾呼的抗議者,才是危害台灣新聞自由的罪人。


所幸不續發中天新聞執照引起的「支持新聞自由」及「捍衛新聞專業」攻防,似乎在《蘋果新聞網》進行的民調中略見民意端倪。對於 NCC 決議的即時投票,其中認為是專業決定佔64.7%;認為是政治決定佔34.4%;認為沒有意見佔0.7%。


中天新聞台失去執照之後,當然可以繼續在網路上以其他形式播出,也可以預期其播報或許將朝更偏頗激進的方向進行。但是撤掉中天新聞的執照,或許能讓台灣猶如脫韁野馬,成日報導行車記錄器影片綜藝化的媒體,反思自省這個行業的意義。或是更進一步奢望,期待近年來出現的一些優質獨立媒體,在中天新聞挫敗之後,能夠繼續堅持,為台灣的媒體生態帶來一線生機。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跟著同為記者的英國丈夫周遊列國跑遍大小國際新聞二十多年後,進入半退休狀態,在淡水河畔和普羅旺斯兩個家之間如候鳥般移居。生平無大志,以取笑嘲諷舔中賣台政客為樂。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