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虔豪

川普下、拜登上…美國總統大選後的韓半島前景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大選,儘管共和黨籍的現任總統川普至今仍拒絕認輸,但民主黨的拜登獲勝已見明朗。睽違4年的政權輪替,新政府會如何面對兩岸問題,廣受台灣輿論熱烈討論,同時,對未來韓半島局勢,特別是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美國作風和立場會有如何轉變,也頗受各界矚目。


上週(11月12日),拜登才與南韓總統文在寅通電話,雙方都約定,為解決北韓核武問題,將「緊密合作」,並再次確定韓美關係的重要性。拜登還以「核心軸」(linchpin)一詞,來強調南韓在維繫印度太平洋安保的關鍵地位。


這些固然都是慣例性外交辭令,而拜登的勝選,未來會給北韓及主張對北韓友好的南韓文在寅政府什麼影響,目前有下列幾點是比較明朗的:


首先,美國對解決北韓問題的作業方式,將會有明顯轉變。過往,川普總統在和北韓國務委員長金正恩正式見面前,美朝官員為元首峰會而展開幾回洽談,但實際上,重大決策拍板,幕僚構築出來的基礎並不大,通常是直接掌握在川普總統手中,也就是「上對下」的協議方式。


而相較川普獨攬大權,並有濃厚單邊主義色彩,拜登更重視多邊主義,強調深化與其他同盟國關係,共同克服國際懸案,而且預料會對外交安保領域的幕僚團隊,有更多授權,回歸「由下而上」的方式,由專業幕僚先行準備決策,並將多邊盟友拉進來,以尋得共識,一層一層上去,最後由總統簽署拍板。


川普「上對下」獨攬大權的風格,順利促成過去料想不到的美朝峰會,川、金兩人共同在螢光幕前亮相,各種互動都屢受海內外媒體關注。


然而,幾次川金會引起世人驚豔的同時,因缺乏專業幕僚長期形塑出的互動基礎,僅透過兩國元首拍板,至今只確定出「北韓有意棄核」、「美國願意協助北韓」等大方向。


但針對「逐步棄核再給援助」還是「先鬆綁制裁再棄核」等細部爭執事項,美朝之間仍難以即時確認或提出解方,而造成僵局持續難解,並招來不少「作戲」的批判。


因此,在拜登重視專業幕僚「由上而下」的作業流程,可想見像川金會這種破格見面,往後將很難出現,美國新政權將耗費更多心思在確立與北韓打交道時,該固守什麼不容模糊與退縮的基本原則,預料首先會要求北韓如實申報或開放外部人士確認,當下共有多少核武與相關設施,「摸透」後才能有所互動。


過往,歐巴馬總統在任8年對北韓採取「戰略忍耐」原則─透過發動與追加制裁,對北韓造成經濟的壓迫,迫使其崩潰與讓步,而在北韓真正讓步前,美國會盡可能克制任何與北韓官方間的互動交流。


但北韓寄望的,就是直接與美國對話,而「戰略忍耐」把對話的路鎖死,北韓確實飽受經濟制裁之苦,卻也未崩潰,反倒表現出更為不耐的態度,飛彈、核武試射與連串挑釁言行,不斷上演。


至川普總統當選後不久,南韓保守派的朴槿惠政權也垮台,主張對北韓友好的進步派文在寅也當選總統,美朝雙方起初也是醜話攻堅交相進出,但碰上文在寅積極促成牽線、川普也不反對會晤的情況下,美朝峰會幾度登場,也終於實現北韓想直接對話的意圖。


雖然去年在越南河內舉行的川金會,無果而終,今年又碰上新冠病毒疫情,使得美國無法放更多心思繼續促進美朝與韓半島關係的進展,但顯而易見的是,接連峰會後,北韓沒再展開核武試驗,官媒對美國或川普總統的批判水位大幅降低,甚至在美國大選前「完全克制」,顯見平壤當局內心對川普的喜好。


因而拜登當選,南韓輿論在看好美國能更對等尊重南韓、更有原則解決北韓核武問題的同時,也不免擔憂,金正恩和川普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對話和友好關係,會灰飛煙滅,而且北韓可能為測試拜登底線,初期或將重返過往頻繁的文攻武嚇及核武試驗。


另一問題在於,過往文在寅政府投注太多心力推動改善北韓關係,連年下來,經營對美關係佈局,也過分側重在共和黨人士。不少南韓同業與熟悉韓美關係的人士都表示,南韓外交體系與拜登陣營相關人士的連結「幾乎為零」,而對文總統想力推「終戰宣言」及促成美朝元首繼續接觸,應該不抱太大興趣。


因此未來可見,拜登上任後,回歸下對上的協商模式,政策路線會比川普有更多可預測性,但文總統的對北友好理想進程,可能不會得到拜登新政府太多正面迴響,南韓為建立起對拜登團隊的理解和默契,也會有一段磨合期。


而美國政權輪替初期,北韓也可能會感到苦惱,面對川普落選,若拜登真展現出比川普更缺乏對話的靈活與彈性,是否等同前功盡棄?金正恩會不會破格地主動示好,尋求另一種轉圜,還是真的要扳起臉孔,重返過往的硬碰硬?他當下的內心思緒,應該相當複雜。




作者為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