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台灣人能盼到川規拜隨嗎?

拜登政府國家安全顧問熱門人選Anthony Blinken。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根據目前美國各主流媒體的報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已經獲得超過270張選舉人票,成為總統當選人。這個消息在美國和世界上其他主要大國都獲得了非常正面的反應,主因在於川普單打獨鬥、獨斷獨行並不時對盟邦口出惡言的風格讓各國心驚膽跳。


但台灣卻是這股普天同慶潮中的少數例外,因為川普政府四年任期內對中共展開從貿易一路擴展到科技、軍事甚至人權的全面圍剿把中共搞的方寸大亂,配上各種友台措施相當程度的扭轉了兩岸關係此消彼長的局勢。



如果拜登在2021年1月20日真的順利入住白宮,基於他和川普在各種內政外交議題上南轅北轍的政見,分析家普遍預期拜登上台後會馬上開始undo川普的許多政策決定,比方說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恢復以取消制裁換取限核的伊朗核武協定等,那麽是否在對中政策上拜登政府一樣會出現轉向,這是台灣的外交政策專家甚至一般留意政治新聞的民眾都很關注的議題,也已經有不少評論面世。

本文會從目前是拜登政府國家安全顧問熱門人選,在歐巴馬時代擔任過副國務卿和副國家安全顧問的Anthony Blinken,他在七月接受CNN名評論家Fareed Zakaria的對中共政策訪談內容出發,提出較為悲觀的預測。

Anthony Blinken接受Fareed Zakaria訪談雖然才5分半鐘,但他評價川普政府中共政策的角度非常值得注意,是從整體外交政策的視角下批判的,他認為,美國面對中共這個競爭對手,川普政府的四種作為都是削弱自己、壯大中共。前面兩點是目前已經耳熟能詳的川普政府弱化了和盟邦的關係並放棄在國際組織中的領導權,再來是川普政府漠視中共在香港、新疆的人權侵害甚至認可新疆的集中營。

最後則是川普在國內對民主體制的破壞也弱化了美國的國力。所以民主黨若能重回白宮,會在這四點上翻轉川普的不良政策遺緒。那實際的情況真如Blinken所言或是副總統當選人Kamala Harris在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上指控的:川普和中共打交道的方式讓美國付出了人命、工作機會和榮耀?

首先川普在任期前半段在氣候變遷、貿易和北約軍費分擔等議題是和德、法有不少爭執,在北美也因為川普政府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內容不滿而抨擊過加拿大這個同文同種的傳統盟友。亞洲方面則是一上任就退出TPP讓好不容易推動各參與國談成的日本感到頭痛。這樣有點魯莽的想迅速扭轉多邊關係長年的失衡是影響了美國的領導地位。

但客觀的説,在川普任期的後兩年,這種直接對友邦不客氣的開炮行為已經少了很多,而且對歐洲重要盟邦的交往,川普已經把大任交給了國務卿龐培奧,他在勸説各國放棄採用華為5G設備的努力上因為有疫情和商務部制裁的配合下有了很好的成果。

另外美國單獨對中共推出的各種強硬措施其實已經引來法、德的漸次仿效,所以雖然沒有和盟邦聯手出擊的白紙黑字,但川普政府已經做出不小的戰術調整,如果拜登政府能在這個基礎上推進和盟邦合作圍堵中共的陣線是好事,但說成是對川普政策的「撥亂反正」並非公允的評價。而對此具體的觀察重點在於拜登接任後,是否讓新任國務卿在印太地區加緊推動印太版北約組織的籌備,才能證明拜登政府不是口惠而不實。

其次在國際組織的參與上,Bliken的批評可以説太過理想化,世衛組織在疫情爆發初期和中共沆瀣一氣,刻意以沒有人傳人風險的假消息誤導全世界並延遲發步將疫情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已經徹底證明了國際組織的失能,在一國一票的重要國際組織被中共逐步把持的今天,還奢想以改革來解決問題完全是偏離重點。

這完全忽略了中共在技術性問題可以裝出一副大力支持國際合作,但到緊要關頭完全是另一副嘴臉,永遠以國家主權不容侵害(但侵害別國利益毫不手軟)並收買發展中國家為其敲邊鼓的模式大肆逞兇。如果有人對此想反駁,只要亮出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哪53個發展中國家共同發言支持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就知道想爭回國際組織的主導權才是曠日費時,真正損耗美國國力的虛功。

另外更糟的消息是連已經極為功能不彰的世界貿易組織的新幹事長都可能會是中共支持的奈及利亞前財長NogoziOkonjo-Iweala,她正是在《時代雜誌》選出的2020百大人物專題中幫獲選的中共共犯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賽寫贊詞的幫凶,所以想在中共傀儡把持的國際組織推進改革而不求另起爐灶,這才是真正放棄美國的領導地位,放任中共操弄多數暴力腐蝕自由民主陣營。

至於第三點指控川普政府本人漠視人權真的是純粹為了打擊對手,Bliken用來抨擊川普的根據是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書中和川普私下談話的內容。不可否認從川普本人四年來推特發文來看,人權不是他的關注重點,但他優秀的幕僚團隊已經補上了這個缺口,所以Blinken在CNN不客氣的批評時,他似乎忘了美國當時已經對新疆自治區書紀陳全國等四名官員祭出禁止入境與凍結在美財產的制裁,陳全國更是首位被制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另外中共要在人大投票通過《香港國安法》前夕,川普立即在玫瑰園發表強烈抨擊中共的聲明,站在他身後的,有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財長、貿易代表、總統經濟顧問和白宮貿易與製造業委員會主任這樣的大陣仗來在全世界面前表示決心,這讓他的指控非常的蒼白無力。

最後談到川普破壞民主制度削弱美國國力,川普不少言行是在國內引起爭議,但這對於行政部門以強力措施對抗中共毫無影響,最好的例子就是著名中共問題專家沈大偉在9月16日在China-US focus 網站上發表的一篇名為“China in the 2020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的短文,沈教授用了三大段的篇幅羅列國務院、司法部、國防部和教育部對付中共惡行的各種措施,並在下一段開頭直接説「這是川普對付中共所採取行動的一長串清單,足以讓他在競選時凸顯他就是對共鷹派」。

因此從以上的討論,可以合理猜測若是Anthony Blinken真的成為國家安全顧問,在亞洲或中共事務專家Kurt Cambell(前國務院東亞事務助理國務卿、歐巴馬「亞太再平衡」政策主要執行者)、Ely Ratner(拜登擔任副總統時的國安議題幕僚)和Evan Medeiros(歐巴馬時代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襄助下,會尋求在和德、法、歐盟、日本等盟邦協商後共同推出新的對中共政策。

但試圖改革國際組織的努力很可惜會徒勞無功,陷在何謂公正國際秩序的口水戰中。在人權議題上,拜登政府是否敢加大對新疆、香港問題的制裁還有待觀察,因為從民主黨政府過往的經驗來看,柯林頓和歐巴馬政府常常流於口頭抨擊中共的人權劣行,然後以全球性議題如氣候暖化、防止大流行病和限制核武需要中共合作而選擇妥協,拜登在當副總統代表歐巴馬執行和中共有關的外交任務時也是謹守此一路線高唱合作共榮,因此很難寄予厚望。

最後拜登的從政風格和川普明顯不同,所以可以想見他執政下美國社會的分裂情況會有所改善,但美國社會的分裂並不包括對中共的態度,所以拜登想祭出強力的抗共政策在民間、國會都不會有太大阻力,唯一的重點就是,他自己是否有此政治意志?

最大的隱憂就是牽涉到他兒子、家族甚至他自己的通共門醜聞,雖然這個利益輸送新聞在選前的揭露被大部分主流媒體所忽視,甚至被説成是俄羅斯的新一波資訊戰想抹紅他,但是接受福斯電視訪問,出來吹哨的前拜登家族生意夥伴Bobulinsky在放談中直接説出他交出來的和拜登二兒子的各種通聯紀錄能更進一步補強參議院對杭特.拜登醜聞調查報告第65-87頁內容,這部分就是在舉證杭特.拜登收受了多少來自烏克蘭、俄羅斯、哈薩克和中共的不當財務利益,因為這是美國國會自己調查出來的報告,和俄羅斯無關(雖然在調查過程中,民主黨議員頻頻對主導調查的共和黨做出被假訊息誤導的指控)。

也就是說,在中共擁有各種和杭特.拜登進行表面上商業合作證據的情況下,會不會導致拜登的國安、外交幕僚在考慮採取新的抗共政策就會出現虎頭蛇尾的現象實在非常令人擔憂,如果拜登能在明年一月順利入住白宮,以下是幾個真正值得觀察的重點:(1)貿易戰對中共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稅會不會以傷害美國消費者之名被撤銷?(2)對華為的禁令,會不會商務部的產業安全局開始通過美、日、韓、台、歐各家半導體廠的例外許可申請,重新供貨給華為?(3)是否敢全面加大對香港金融制裁的力道?(4)是否放手讓國務卿和國防部長在印太地區建立類似北約組織的雛形?

唯有前兩項沒有發生、後面兩項延伸川普政府的路線,那麼才是台灣人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刻,放心的送走川普。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