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柏昇

銹帶與太陽帶 ─ 2016與2020的總統大選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筆者所在的美東時區凌晨,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尚未揭曉。主要的原因就是幾個中西部被稱為銹帶的州(威士康辛、賓係法尼亞、密西根)沒有辦法在今天之內將所有郵寄選票處理完。而拜登又沒辦法拿下幾個民調非常接近的南方太陽帶大州(佛羅里達或是德州)。在各州都是以選舉人票贏者全拿的計票方式下,前面提到的幾個關鍵州的選票就是會決定到底誰可以贏得總統大選。

在已經把票開的差不多的州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太陽帶佛羅里達、德州與亞利桑那州還有銹帶州的俄亥俄州。首先是川普與拜登都投入大量資源的佛羅里達,這州如無意外應該會由川普拿下。即便佛州仍然由川普拿下,但今年川普拿下佛州的方式與2016年相比非常不一樣。

2016年時,川普主要靠的是郊區白人選票贏過希拉蕊,而希拉蕊在拉丁裔與非裔選民間的表現則是完勝川普。但在2020年,拜登在年長的白人選民間有所斬獲,但拜登在佛州拉丁裔與非裔選民中的表現輸給了希拉蕊。具體來說就是拜登沒有在佛州大城邁阿密大勝川普,反而表現得比希拉蕊還差。深究背後的原因就是佛州非常特別的選民結構。

佛州有大量的拉丁裔選民,而這些拉丁裔選民的移民背景又相對複雜,有1970年代從古巴逃來美國的難民也有來自墨西哥的經濟移民。這些佛州的拉丁裔選民跟加州或是亞利桑那州的非常不一樣,在加州與亞利桑那州,大部分的拉丁裔選民都是民主黨的忠實支持者。但在佛州,古巴裔的移民非常的支持共和黨對共產黨強硬的態度,而川普對共產黨強硬的態度就獲得了這些古巴裔移民的支持。而這些古巴裔移民大多聚居在佛州南方的大城邁阿密,這也造就了這次2020年佛州仍由川普拿下的結果。

而德州則是對共和黨的一個警訊,在2016年,川普在德州以接近10%的差距贏過希拉蕊,但這次看起來差距只會在5到6%。這背後的原因是德州的城市不斷的擴張,而以德州首府奧斯丁為中心的科技業產業聚落也吸引越來越多不同族裔的年輕人移居德州。在這樣的人口結構變遷下,德州也從鐵桿共和黨票倉轉成越來越有競爭性的選舉。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中西部的銹帶州俄亥俄。俄亥俄州常常被認為是美國總統大選風向球,因爲上一次輸了俄亥俄州但贏了總統大選的人是1960年的甘迺迪。而在2016年,川普以8%的差距在俄亥俄贏了希拉蕊,這次選舉則同樣的以8%拿下俄亥俄。對傳統上仰賴銹帶選票的民主黨來說,俄亥俄州連續兩次選舉以不小的差距被共和黨拿下也是個警訊。這背後代表的是,即便推出一個建制、溫和的民主黨老白男也無法改變中西部工業州對民主黨的支持以及信任流失的事實。

從這次選舉暫時的結果來看,我們可以發現2020年仍然是遵循著2016年開始變化的政治版圖。中西部的幾個州除了伊利諾之外都逐漸向共和黨靠近而南方太陽帶的州則是越來越傾向投給民主黨候選人。背後深層的原因說穿了就是人口結構變化,當中西部州的年輕人不斷的外移,剩下的就是退休的製造業工人。這群人大多因為工會的關係而長期支持民主黨。但當製造業外移、人口老化後,他們就越支持打著美國優先口號的川普。而南方太陽帶的州則是因為科技業的投資吸引了年輕的高學歷移工,這群移工通常都支持民主黨與自由派價值。

2020年選舉同時也折射出民意調查的問題,選前許多民調都顯示拜登在關鍵州有些微的領先(比如佛州拜登選前民調大約領先1.5%、北卡羅來納州大概領先2%),但目前看到的選舉結果是這些州都由川普拿下。平心而論,川普最後的得票率與民調結果間的差距大概在3-5%這範圍,這不是一個太大的差距,這差距也可以用民調的抽樣誤差來解釋。但不論是2016年或是2020年,這兩次選舉的民調誤差都出現在差不多的州而且也都是高估了民主黨的選情,這代表的可能是民調的抽樣方法或是加權方式出了問題。但在我們擁有更多資訊之前,我們也沒辦法確定到底民調出了什麼問題。

在威斯康辛、賓州、密西根以及北卡羅萊納、喬治亞等州公布選舉結果之前,我們無法確定到底哪方拿下了更多的選舉人票。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這些州的結果非常接近或是這些州有非常多被作廢的郵寄選票的話,那接踵而來的就會是選舉訴訟。兩黨都會爭執到底哪些郵寄選票可以被納入計算而哪些票必須作廢。而這爭執很可能會在一兩個月內上到最高法院,屆時可能又像是2000年一樣,由聯邦最高法院決定到底誰才能成為下任美國總統。

作者在不同學院間打滾太久的半吊子研究者,興趣是看中美政治與國際關係。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