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涵榆

從邪教─媒體─政治的三位一體談中天關台爭議


圖片來源:翻攝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中天新聞台因為換照以及即將面臨被撤照和關台成為近日輿論熱議的焦點。旺中集團自然傾全力反擊,如同當年面對反媒體壟斷訴求採取的強硬態度。包括國民黨、民眾黨、新黨、統促黨等統派政黨與團體,莫不為中天挺身而出,誓言捍衛「言論自由」,甚至挪用當年鄭南榕堅持的「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時空錯置、顛倒是非令人哭笑不得。


的確,在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之中,人民「理應」享有百分之白的言論自由,但前提是必須先確立言論自由的範疇,以及相對應的權利義務。毀謗、妨害名譽、不實廣告、散佈謠言、洩密、仇恨語言、恐嚇甚至煽動犯罪等,都是逾越言論自由的規範。這是法律和政治哲學的ABC,無需筆者在此贅言,旺中不會不知道,挺它的人也不會不知道,他們只是不願意承認,更是刻意混淆視聽。


先說結論:素行不良的中天依法該關就關,政府和台灣人民都不應該接受他們拿「言論自由」當遮羞布。如果那樣可以,將會是非真假不分、價值混淆扭曲,中國政府將不費吹噓之力就可繼續在台灣製造動亂,徹底瓦解臺灣對抗中國入侵的思想與精神防護裝備。本文打算從「邪教」的視角論證這樣的觀點。


先舉幾個近代歷史著名的邪教個案。


──美國人吉姆.瓊斯(Jim Jones)領導、篤信世界末日說的人民聖殿教派(People Temples) 於1978年11月18日在南美洲蓋亞納瓊斯鎮發生九百多人集體(被)自殺事件。


──麻原彰晃(Asahara Shoko)領導的奧姆真理教(Aleph)於1993年開始發動一連串惡性攻擊,最著名的一次當屬1995年3月20日在東京地下鐵發動沙林毒氣攻擊,造成14人死亡和六千多人受傷。


──大衛.柯瑞許(David Coresh)領導大衛教派於1993年2月28日因囤積非法武器與毒品、虐待兒童等罪名與圍攻的德州警方槍戰,造成73人身亡。


──馬歇爾.阿普爾懷特(Marshall Applewhite)領導的天堂門(Heaven’s Gate)教派於1997年3月傳出39名信徒的集體自殺事件。他們被阿普爾懷特洗腦,相信透過自殺可以跟隨名為海爾博普的彗星之後的外星飛船進入天堂。


諸如此類的邪教在歐美非洲各國都時有所聞,鄰近台灣的日、韓等國也不例外。近年來國內則傳出包括中華白陽四貴靈聖道會、日月明功、中華中正黨、莊園文化等邪教組織涉入販賣黑心商品、詐財、綁架與囚禁、非法醫療行為、性侵、虐待致死等犯罪行為。


不管是在基督教或其他宗教發展歷史上,或者一些極權高壓統治的國家裡,異端或邪教組織也經常成為當權者迫害異己的藉口。舉例而言,法輪功被中國政府判定為邪教組織,法輪功學員甚至成為中國政府囚禁與虐待的主要對象和活摘器官的主要來源之一。


即便如此,我們不應該落入一種絕對的相對論,認為什麼信仰體系或組織會被判定為邪教完全只是因為觀點和權力位置的不同使然,筆者也不認為隨便一個相對於主流或正統的團體組織都可以被扣上邪教的標籤。以上林林總總的個案都犯下重大的犯罪行為,毫無疑問地是邪教組織。至於他們的犯罪行為和他們宣稱的宗教信仰到底有何或者有無關聯值得深入探討。


「邪教」的定義和指涉對象的確有其複雜之處,但不代表我們無法從個案中推衍出一些約略的共同特性。首先,絕大部分的邪教組織都有神格化的領袖。這些領袖其實和信眾一樣是有血有肉的凡人,但是宣稱自己是上帝、先知或任何超凡神靈的轉世與降生,成為信眾膜拜與犧牲的對象。信眾與其說相信宗教思想,倒不如說他們的抽象信仰被具體化的領袖佔據或取代。


此外,邪教宣稱的宗教思想並不具有任何嚴謹的哲學與神學基礎,混雜或拼湊是其主要特色。它自成一體,只能在有限的信眾之間流通使用,脫離那樣的向度就是無法理性溝通、不具有普同性的符號系統。但是這樣的封閉性反而強化了信眾的向心力與認同感。


邪教信仰也經常會是看似繁複的偽知識體系,大多離不開末世論與陰謀論:世人面臨存亡之戰,需要先知聖人帶領信眾擊敗仇敵帶來救贖。這樣的信仰當然是洗腦、情緒勒索和精神折磨的工具,激發信眾的恐懼焦慮憤怒或仇恨,強化對領袖的順從與社群的凝聚。


在我們的日常語境使用「邪教」一詞大多超出原始的宗教範疇,它已成為一種政治、社會與文化譬喻,指涉特定的極端政治勢力或組織、媒體與社群、動員方式、思想與實踐。


在這些範疇中的「邪教」一詞也許不是完全涵蓋上述的共同特質,但多少有些重疊,甚至拜影像與網路科技之賜,具有更強的迷因式洗腦和滲透效力。神格化的領袖、偽知識與假新聞、極端片面偏頗和充滿惡意的訊息等,在某些媒體和網路社群中並不罕見,政治目的不言可諭。


宗教、媒體與政治都扮演中介的角色,為人們提供一套理解世界與自身在這世界中的位置與他人的關聯,差別在於理性思辨的有無、排斥他者或與他人共享世界、對人性的壓迫或解放等等。


按照上述的邪教共同特質來看,說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組織並不誇張。神格化的領袖、非我族類的價值體系、對異己的迫害與殘殺、假新聞和各式各樣的統戰與滲透手段、對外輸出仇恨……邪教的共同特質在現今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幾乎樣樣俱全。


邪教組織給人一種原始或退化的刻板印象,但事實它們懂得利用尖端科技和行銷策略。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全球最大的邪教組織也跟得上時代脈動。除了戰狼外交、經濟殖民和武力威脅之外,中國共產黨也懂得利用影像與網路媒體進行大外宣,而旺中媒體因此成為中國共產黨對台統戰最強有力的外圍組織。


他們懂得如何利用包括電視與網路的大眾媒體,透過民主制度的便利或脆弱,製造社會動盪,混淆人民價值觀,從內部腐蝕民主制度的根基,如同當前任何一種極端政治的媒體操控。


達.恩波利(Giuliano da Empoli)《政客、權謀、小丑:民粹如何襲捲全球》(Les ingénieurs du chaos)讓我們瞭解到當前的民粹主義(或極端政治)如何透過網路科技在全球各地乘勢而起。網路科技的便利性讓各種假新聞和仇恨言論更有效地四處流竄,蓋過了民主辯論與參與。網民或閱聽人所接收到的都是經過精密計算和「調配」的訊息,如同泛藍長輩支持者們的Line群組和粉絲團的許多訊息都來自中國統戰部門經營的的訊息農場。


這樣的訊息網絡和中天新聞台過去幾年相互為用,包括介於有和沒有之間的國家機器監控、大阪風災、文旦、高雄氣爆善款各式各樣的假新聞,目的不外乎惡意攻擊蔡英文總統帶領的民進黨政府、影響重大選舉、製造仇恨對立、分化台灣社會等等。


長期收受中國政府補助的中天六年前換照時已有嚴重過失,但得到馬政府時代的NCC「留校察看」的處置。中天這六年來非但不見改善,更是變本加厲,違規事項高達23件,2件獲得警告處分,裁罰21件,裁罰金額破千萬 。中天的違規事項包括「節目廣告化」、「違反事實查證原則」、「妨害公序良俗」、「妨害兒少身心健康」、「營運不當」等。


事實上這些裁罰的事項絕大部分都沒有包含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和總統期間,中天如何大量重複報導韓國瑜新聞、散佈假新聞、仇恨動員和造神。貼身主播跟著韓國瑜跑行程做實況轉播,一人經常分飾多角的臨時演員演新聞控訴人民怎麼活不下去,連韓國瑜的生辰八字、簽名有氣勢、家人有明星臉都可以做成新聞。


中天早已不是新聞臺,而只是以新聞為假象為中國政府進行統戰宣傳,為韓國瑜和統派政治人物造勢,被許多人戲稱「韓天宗教台」並非毫無道理,說是中共邪教的宣傳機器也不為過。總統大選之後類似「韓粉父母粉絲團」所記述的各種打罵、趕出家門、斷絕親子關係的情節,不就是邪教慣用的精神折磨手段?中天最近當然猛力塑造台灣投降論、抵抗無用論、美軍不會協防台灣等等的風向,企圖瓦解台灣的民心士氣,不也是類似以恐懼和絕望為名的精神折磨手段?


在筆者和其他作者先前的評論都已談了許多韓國瑜如何煽動仇恨,韓流又是如何竄起,在此不再贅述。筆者必須強調,旺中媒體是這些現象的最大推手。


中天新聞的選舉開票實況轉播灌水、煽動、帶風向早已不是新鮮事。今年總統大選開票過程刻意縮小韓國瑜的票數和蔡英文總統的票數差距,甚至強調「別緊張!韓支持者比較早投票,票在票匭底層」。


即便在非選舉時期,即使目前在牌照審核期間,中天仍然沒有放棄任何藉由造謠的機會。美豬美牛進口理應是可公評的議題,但不是像中天隨意引用未經科學證實的某醫生爆料萊克多巴氨毒性等同搖頭丸的250倍,而且會散佈在空氣中被吸入,坐實了網民們流傳的「不造謠,不會報」的說法。


聲援中天的現場簡直就是中共同路人和隨附組織大集合,他們來捍衛言論自由再諷刺不過。白狼張安樂、愛國同心會和曾威脅要殺蔡英文總統的反年改團體都來了不令人意外。曾掌摑前文化部長鄭麗君、到前總統李登輝靈堂潑紅漆的鄭惠中來了也不令人意外。這樣的人會出說「她是畜生聽不懂人話,我們只好動手」博得在場掌聲,也不令人意外。這些人和組織都是中共邪教組織信眾,中天新聞是他們的精神食糧,如同吸食毒品或任何一種邪教信仰,吸入成癮之後就很難甚至無法擺脫。


關心家中長者的身心健康,中天必須下架,算是另類的長照服務。


即使回歸市場機制,中天長期販賣的是如同黑心商品的惡質言論,理當被下架。如果我們應該因為餿水油和假奶粉有害身體健康而採取抵制行動,難道不應該下架長期違法、殘害人民精神健康、發動惡意攻擊的新聞台?


中天做為中共統戰的外圍組織,持續在打擊台灣人對抗中國入侵的信心,扭曲台灣人的價值觀,利用民主制度的脆弱從根腐蝕民主制度。


台灣如何成為一個正常的民主化國家,我們是否能保有我們的民主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端視是否能凝聚全民意志啟動民主防衛機制,掃除(中共)邪教與(旺中)媒體的連帶關係。


不僅如此,別忘記中國政府對台灣人生命的威脅和潛在的殘害,絕對遠大過前文提到的那些邪教個案,而中天是怎樣在吹捧中國,在相當大程度上是威脅和殘害台灣人心靈和生命的幫兇。


我們要的是秉持新聞專業和謹守言論自由份際的新聞媒體,不是像中天這樣的新聞台。中天必須被下架,否則我們將逐漸失去我們所珍惜的、所引以為傲的一切民主價值。


下架中天,空出來的頻道讓有心經營的電視台接手,接受相同的專業和民意監督。


NCC如果不能看清這一點,因而放水讓中天換照,中國政府、統派政黨和媒體不僅不會感激,只會更軟土深掘,會出現更多的中天,整個政府將喪失人民的信賴,假新聞和惡意訊息攻擊的統戰網絡將更暢行無阻,台灣將不戰自敗。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