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喬.拜登真的沒有拿外國一分錢?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1998年美國國會的兩位資深幕僚透過詳盡的調整,出版了《The Year Of Rat :How Bill Clinton Compromised U.S National Security for Chinese Cash》(中譯本:《買通白宮》),書中詳盡的敘述了中共如何透過各種管道提供金援給柯林頓並設法取得美國的各種商業、軍事機密。為這本書中文版作導讀的是曾任台灣國防部副部長的中共研究專家林中斌教授,他在導讀結束前寫說書中種種讓人吃驚的內容,讓他「思緒起伏、感受強烈」。


但「生財有道」的柯林頓夫妻在卸任後依然沒有收手,他們靠著柯林頓基金會和美國和世界各地權貴進行灰色交易的紀錄也被美國右派政治寫手,擔任政府問責研究所所長的Peter Schweitzer寫進了在美國主流媒體間造成話題的《The Clinton Cash》,這本書雖然出版後被批評有不少錯誤與過度推論,但柯林頓基金會的確在本書問世後發表聲明承認在揭露捐贈款項上有錯誤訊息,往後也會改進在財務方面的訊息公開。


重點是這本2015年出版的書對希拉蕊在2016參選總統造成不小的負面衝擊,對避免美國政治再被捲入權錢交易暗流做出了貢獻。只是很不幸的,民主黨陣營內有嚴重權錢交易問題的總統或是總統候選人竟然不只是柯林頓夫妻。目前在主流民調中領先的前副總統拜登也被從許多源頭揭露,其次子杭特.拜登和中共多家企業的合作充滿了疑點,也讓拜登本人在上周五最後一場總統辯論會上強調自己沒有拿過國外一分錢的宣誓看來格外諷刺。


本文會從一份剛公佈的詳細調查報告為主、杭特.拜登被FBI查扣硬碟中的郵件為輔來勾勒出中共是如何以商業合作為名,一步步收買拜登父子以求再度「買通白宮」。


一家名為台風調查公司剛公佈的報告中,將中共如何運用國家控制的多家企業出資注入杭特.拜登擔任董事,並具有10%股份的渤海華美基金(BHR)做了清楚的說明。此外,報告也對在美中兩地積極奔走牽線,表面上要代表美國桑頓集團在中共境內進行各項投資,卻從未實現,反而是帶者杭特.拜登和各家資金實力雄厚的中共國企高管見面的台灣人林俊良,對他扮演的可疑角色有具體的描繪,並提供會後的雙方合照做為佐證。


這些和杭特.拜登短暫會面的機構都不是普通的公司,而是有明顯官方色彩的國企如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資金來源於國家外匯儲備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人壽保險公司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等。更奇怪的是,根據合資的基金所公佈的《渤海華美關係夥伴文件》,這個基金成立的目的是讓中國資金投資海外,但紀錄顯示,大多數投資是在中共國內進行的,而且投資對象是政府支持的項目。總之,引入大型國企,投資於有效保證了投資者回報大國際與中共國內的國家政策項目,讓渤海華美在每一個層面上的合作關係都與中共政府緊密相連。


另一個引人側目的點是,2016年渤海華美基金和中航汽車分別收購了美國瀚德汽車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的49%和51%股份。在新聞稿中,中航汽車被描述成渤海華美的合資夥伴,是大型國企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的下屬公司。而美國的這家瀚德汽車被認為是汽車業防震科技的領頭羊也擁有世界一流的製造業技術,其關鍵防震技術也被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認證為能轉為軍用的科技,名列受限商務控制清單(restricted Commerce Control list),所以需要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查收購案才能通過。


然而當時美國國務卿John Kerry的繼子Chris Heiz也是渤海華美基金美方出資機購Rosemont的董事之一,國務院也需要參與CFIUS審查的機構,在有利益衝突的陰影下,這個收購案在2015獲得了該委員會的審查通過。


報告揭露的另一個交易案更是不尋常,2012年9月,林俊良代表美國桑頓公司和四川化工的高官進行第二次會面,因為前一周,四川化工已經簽署一份價值20億美金,為期十年的進口協議,每年從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Prospect Global購買50萬公噸的碳酸鉀,佔該公司預計產量的25%。而負責該項目談判的Devon Archer是Prospect Global的董事,該公司在給美國證監會的備案中注明,該交易的交割取決於四川省政府及相關部門最終審批,這證實了這實際上是Archer的公司和四川政府間的交易。


詭異的是,Archer僅在2012年3月到11月擔任公司董事,但根據美國證監會的備案紀錄,他卻收取了3百萬美元的酬金。與四川化工的交易看來是該公司宣布的唯一交易。之後在2014年7月10日,這公司便從納斯達克退市,公司網站也消失。


事實上,Archer代表Prospect Global與四川化工談判是在拜登副總統於2011年8月底訪問四川後不久,要說拜登對於這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鉀肥出口合同之一」不知情是不太可能的。而且根據白宮紀錄在2012年4月份,Archer和拜登副總統在白宮有一次私人會面一直持續到深夜。Devon Archer不是別人,正是Hunter Biden的耶魯法學院同學和長期生意夥伴,之後也因為兩人一起擔任烏克蘭寡頭成立的天然氣公司Burisma董事而廣為人知。在一張攝於2014年8月的照片上,還可以清楚看到拜登副總統、杭特.拜登和Devon Archer一起打高爾夫球。所以喬.拜登每次被媒體問題其子的海外可疑事業時,總是回答他毫不知情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而和中共背景可疑的企業進行合作在拜登卸任副總統後仍然繼續,最惹人矚目的就是和現已被捕的華信能源負責人葉簡明在美國成立的合資公司,根據被《紐約郵報》披露的杭特.拜登硬碟中的郵件,杭特將能從這個新公司每年獲得一千萬美元的報酬。此外同樣檢視過硬碟內郵件的前紐約市長Giuliani也在自己的政論頻道Rudy Giuliani's Common Sense中指出他看到有雙方來往的郵件明確提到合資公司的辦公室要打兩份鑰匙給前副總統拜登夫妻,所以老拜登對此一樣知情。


葉簡明的真實身份還有他和解放軍的關係一直是受質疑的焦點,他之前代表中共在捷克承諾大筆投資來拉攏當地政要也是眾所周知。但杭特.拜登卻依然毫無避諱的和他進行目的不明的商業合作,杭特自己的公司Rosemont Senaca也被之前美國參議院多數黨公佈的調查報告指出,屢次收受據信是葉簡明白手套董功文在美國成立的公司匯款,但老拜登在辯論會上被川普質疑相關交易時,總是堅決否認,還強調自己以人格保證,在真相陸續被揭開的今天,真的是格外諷刺。


從以上這一連串非常可疑的交易來看,也就不意外在台風公司的調查報告中點出了喬.拜登在1997年成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高級成員和主席後,立場從初期的對華鷹派,在利益輸送的陰影下逐漸轉變,在中共加入WTO之前,他曾表示如果中共在武器擴散問題上繼續像大流氓一樣為所欲為,美國應該毫不含糊的反擊它,就是取消中國最惠國貿易地位。


2001年8月,當他代表美國訪問中國與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會談時,對中共的武器擴散、司法系統、人權紀錄等問題上態度強硬,但到他擔任副總統時期,其訪華時所發表的公開談話就變的極為友善。


所以很不幸的,美國政治這幾年的發展和《買通白宮》描述的時期比起來,是更為倒退了。中共以更靈活的方法收買有可能入主白宮政要的兒子,但主流政壇卻少有人理會在2017、18年出現在媒體上的一些報導,老拜登總是用堅決否認的態度卻屢屢矇混過關。這次好不容易在被連環爆之後,主流媒體的忽視和社交媒體對相關報導的強迫下架更讓人懷疑川普之前所指控的Deep State也許不是空穴來風。


更深層一點看,美國這個開放社會對於中共國家資本主義的鯨吞蠶食似乎是節節敗退,現在只靠少數幾個右翼的保守派愛國者在電視節目上大聲疾呼美國的民主受到嚴重威脅,到底美國社會能否在選前最後一周冷靜的面對攤在眼前的不堪醜聞,理性思考後投下正確的一票,這不但是美國民主政治的挑戰,也是整個國際自由民主社會的關注焦點,如果川普總統能順利連任,如何徹底改革國家機器和檢討數位時代的媒體監管/競爭政策,將對民主政治的重新順利運作、不受外國干預有重大的影響。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