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福鐘

拉出去、打進來:中共統戰的謊言與真實


圖片來源:韓國瑜臉書



自從1949年蔣介石敗退台灣以來,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總是不斷聽聞國民黨竭盡全力痛斥中共的「統戰伎倆」。什麼是統戰?


按照共產主義的教科書,必須從階級鬥爭理論及其操作策略講起,但那種詰屈聱牙的解釋,並不適合要求秒懂和速食的網路傳播。比較簡單的口訣,不妨借用去年韓國瑜在造勢大會神來一筆的口號:「拉出來,打進去!」所謂拉出來,就是把敵營的騎牆派、投降派、糊塗派拉攏過來;打進去,最終目標在於顛覆敵人內部。在這樣一拉一推之下,敵方陣腳大亂,足以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可怪的是,當年蔣介石、蔣經國還在世的時候,凜於共產黨這套必殺技之強大威力,耳提面命了至少四十年。然而曾經何時,最近十多年來,卻再也沒聽過八德路黨中央重彈這些反共八股。難道,正在杭州參加兩岸青年論壇的國民黨同人們,當年沒讀過這些總裁遺訓?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1949年蔣介石會失去中國,原因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當然,軍事上的失敗是最直接,1949年美國政府發表《中國白皮書》,直指國民政府將帥無能、指揮系統亂無章法,事實上,這也只是部分原因而已。1949年美國人還不知道「農村包圍城市」游擊戰術之厲害,必須等到美國介入越南戰場,才真的見識到什麼是防不勝防的包圍與滲透,處處是戰場,全無後方與前線的差別。


儘管在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國民政府從美國方面接收了大批軍火援助,但是徒有火力強大的現代武器,國民黨卻缺乏足夠有效的戰術、指揮和後勤體系,來破解共軍的游擊戰、運動戰和組織戰,最終兵敗如山倒,只是剛好而已。


但這並非故事的唯一劇本。國民黨政府被中共徹底擊垮,失敗的不止是前線的戰場,同時包括內部遭到滲透顛覆。大城市裡經濟秩序崩潰、人民對政府治理失去信心,同樣重挫蔣介石的統治。一旦內部出現危機,共產黨「拉出來,打進去」的策略就剛好找到施力點。


1939年毛澤東在延安為中共中央一本名為《共產黨人》的刊物撰寫發刊詞時,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名的看法:中國共產黨在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一是統一戰線,二是武裝鬥爭,三是黨的建設。所謂武裝鬥爭已如前述,但是毛澤東將三個法寶的第一名給了統一戰線,地位更勝於武裝鬥爭,不得不令人深思。


既然統一戰線的最高心法在於「拉出來、打進去」,那麼誰是當年國民政府裡頭最先被「拉出來」的糊塗蟲與投降派?答案是張學良與楊虎城。1970年代曾經扮演蔣經國政府「反統戰」操盤手的王昇,晚年曾在回憶錄中直言:中共係以「抗日統一戰線」破壞了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策略,王昇的結論是:「中共的一句口號,就將蔣公拋置到抗日的對立面了,而且『停止內戰、槍口對外』,也就成為『西安事變』的肇因。」


雖然說,如果沒有西安事變,蔣介石也不一定能夠如願剿滅中共;但西安事變的發生,確實令老蔣再也無法理直氣壯將剿共優位於共同抗日之上。蔣在敗退台灣前夕,殺害楊虎城全家於重慶,同時軟禁張學良超過半個多世紀,直到蔣經國死後才獲得釋放,足見兩蔣父子對此二人之恨意,至死方休。原因無他,這兩人就是國民黨頭面人物中最早被「拉出來」的代表,蔣介石一生的悔恨,全算在這兩人頭上。


除了拉出來,中共也很擅長「打進去」。在西安事變落幕後不久,1937年初國民黨召開五屆三中全會,中共特地發給南京一封電報,內容正是一貫「大外宣」的特色:


中國國民黨三中全會諸先生鑒:

西安問題和平解決,舉國慶幸,從此和平統一,團結禦侮之方針得以實現,實為國家民族之福。當此日寇猖狂,中華民族之存亡,千鈞一髮之際,本黨深望貴黨三中全會……將下列各項定為國策:

(一)停止一切內戰,集中國力,一致對外;

(二)言論集會結社之自由,釋放一切政治犯;

(三)召集各黨各派……代表會議,集中全國人才,共同救國。


不得不承認,中共在1930年代文宣上的煽動力,遠遠優於國民黨。國民黨在面對青年知識分子、學生,以及群眾動員問題時,反反覆覆只能嘮叨一些「慎防青年學生淪為政治工具」等老掉牙說辭。不妨細讀一下頗具代表性的1928年國民黨二屆四中全會的會議宣言:


歐戰以來,中國青年學生對於社會問題、政府問題漸具覺悟,種種不滿足於現在境遇之心與日俱進……於是各地學潮風起雲湧。共產黨徒乘青年知識不充,修養不足,……利用社會弱點、世界潮流,煽動青年,用為工具。救濟之道,首在保護教育之獨立,充實教育之內容,防止青年之惡化腐化。


類似的黨八股,國民黨從1920年代後期一直沿用到1980年代的台灣,包括因為被逐出聯合國而在大學校園內掀起的改革座談會、保釣運動,甚至1980年代部分學校出現的學生自治運動,國民黨面對當時這些年輕人要求改革的呼聲,基本上一以貫之,就是持續重彈「年輕人不懂事」、「慎防誤入歧途」等等老調。也就是說,將近一百年的時間,國民黨的青年政策幾乎沒什麼改變,重點就是不相信年輕人,一切老人家說了算。


反觀中共的語言,更貼地氣、更有說服力,尤其1946─1949年間的國共戰爭期間,「反內戰、反飢餓」運動遍地開花,逼得國民黨在輿論上全無還手餘力。中共成功運用統戰手段「打進去」,瓦解了國民黨政權統治的合法性與社會基礎,不僅在思想上瓦解了心防,同時也讓國民黨失去民心。難怪蔣介石終其一生視學生運動如洪水猛獸,來台灣之後不惜動用白色恐怖加以鎮壓。


但是,一天到晚是把民主人權掛在嘴上的中國共產黨,究竟有多少誠意施行民主?儘管1930、1940年代不少知識分子上當,但是年輕的殷海光提出了他的質疑:「共產黨是不是民主的?」他的回答是:


想來想去,若共黨一旦掌握中國政權,他們所能毫不吝惜地給予我們人民的唯一民主自由,只有一種,就是「無條件贊成共產黨底一切」。順吾者存,逆吾者亡!


殷海光這篇文章,出版於1945年時的重慶,當時他才三十歲。但是這段文字,精準預言了往後七十五年的歷史,同時也說明了,不是當年所有中國年輕人都相信共產黨大外宣那一套,還是有些頭腦清楚的人,深諳中共口蜜腹劍的可怕。


旅美作家王鼎鈞十幾年前出版了回憶錄,書中講了很多小故事,動人而充滿智慧。他談及1949年5月上海失守前夕,他和父親彷徨不知所適,於是請教了復旦大學一位教授。這位教授是那種被稱作「進步人士」的投降派,他給的建議是中共一旦打下江山,必定「至少要善待及早歸順為他出力的人,所以識時務者為俊傑,逃得越遠,罪孽越重。」這位顯然已經被中共「拉出去」的教書匠接著說:「你想想看,國民黨也壞,共產黨也壞,反正都壞,又何必去跟一個打了敗仗的呢?」


王鼎鈞和父親辭出之後,父親問他看法,王鼎鈞說:「沒錯,國民黨共產黨都壞,但是國民黨有多壞,我知道,我估量還可以對付,共產黨到底有多壞,我不知道,恐怕對付不了。」最後父子倆選擇來到台灣。


這個故事,雖然只是那個混亂而血腥年代的滄海一粟,但仍值得今天台灣人參考。尤其,可以好好省思那些在我們身邊,已經被中共「拉出去」的人。被拉出去的,回過頭來成天幫忙宣傳投降的好處,配合中共「打進來」的策略。難怪,八十年前毛澤東會信誓旦旦說,統戰才是戰勝敵人的頭號法寶。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史所副教授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