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當武漢病毒來臨》

Friday, October 16, 2020

 

 

病毒出國

 

江風甚急,他倆趕快折返。回家已凌晨3點,二大趕緊閉門上床,他明早還要上班呢。艾丁卻餘興未消,就開電腦翻牆,撥Skype 呼柏林的莊子歸。老莊的聲音來了,卻打不開視頻:「好久不見!艾丁,你回家了嗎?」

 

「沒有。」他沮喪道。接著簡要回顧了這些天的坎坷。

老莊詫異道:「還這麼凶險?」

「是啊是啊!德國呢?」

「聽說南部有了。柏林還沒事兒。」

「什麼沒事兒?這玩意兒傳播得賊快,千萬小心,出門戴口罩和護目鏡,消毒液隨時擦手。」

「在這邊戴口罩出門,大夥兒還以為我是病人。」

「你怎麼知道你不是病人?檢測過嗎?」

「在泰戈爾機場量過體溫,正常的。我飛到布魯塞爾參加書展來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參加書展。」

「主辦方猶豫了幾天,還是決定如期舉行,幾萬人的書展,準備那麼久,停辦損失挺大。」

「不停辦損失更大。從去年發現武漢肺炎到現在,都好幾個月了,武漢封城也一個多月了,從中國各海關溜到世界各地的疫區旅客,少說得幾十萬啊!」

「他媽的,我記起來了,中國封掉幾十個大城市時,所有的國際機場都故意大敞著,許多人逃難似地湧出國了……這太危險了……。」

「你不危險嗎?」

「我昨天就參加開幕式了,一萬五千多人,幾百個售書攤位,在一個飛碟似的巨大建築裡。沒人戴口罩,我準備了口罩,沒好意思拿出來。」

「你完蛋了。」

「什麼完蛋?不是還在和你通話嗎?」

「你回家後,最好別碰老婆和女兒,自我隔離十四天。」

「別神經兮兮的,艾丁,你的危險比我大多了。」

「我像受驚的兔子,耳朵隨時豎著,所以暫時沒事。」

 

視頻突然恢復。莊子歸靠近瞅了瞅艾丁:「你喝上了?」

「早就喝上了。」

「我已回到酒店房間,陪你喝一點。布魯塞爾的童書種類繁多,世界第一,所以去書展的孩子特別多。因為我的中國面孔,有一個孩子還問我新冠肺炎是流感嗎?我說不是,新冠肺炎要死人的。孩子搖頭說不對,爸爸說每年流感也要死人。」

「悲催啊老莊,歐洲快淪陷了……但願你沒事兒。」

「這邊的中國人都戴口罩,儲備各種消毒液,因為都知道國內的水深火熱。所以我也隨身帶了各種消毒的,每隔幾十分鐘,去衛生間噴一次嘴巴、鼻子和眼睛……。」

「你得提醒老外啊!你被翻譯的作品那麼多,你至少應該提醒你的讀者。」

「我不是專業人士,缺乏說服力。世衛組織的疫情報告說,全球除中國外,共有191 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不到中國境內的百分之一。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此評論:『比病毒更可怕的,是謠言和恐慌。』」

「國內早就兵荒馬亂、死人無數了!」

「她還說:『世衛組織不贊成甚至反對對中國採取旅行禁令,並且多次表示中國採取的舉措堅定有力,對中方戰勝疫情始終充滿信心。一些防疫能力強大、防疫設施先進的發達國家率先採取過度的限制措施,這與世衛組織的建議相違背。即便一些美國媒體和專家也都認為,過度限制措施恰恰是世衛組織反對的……』」

「我快吐啦!」

「這邊的老外不會吐,他們對共產黨不一定相信,可相信世衛。」

「那個衣索比亞的譚德塞?他相當於皇上派駐聯合國的黨支部書記。」

「你這就有點無厘頭了。我如果學你,別人會以為華春瑩說得對:『比病毒更可怕的,是謠言和恐慌。』」

「到底誰在製造『謠言和恐慌』?」

「川普啊,這位美國總統跟你一樣,也有點無厘頭,包子帝和金三胖就穩重多了。」

艾丁氣得啪地關掉視頻。他沒聽出莊子歸說的是反話。

這是川人特點,正如明代文人金聖嘆因文字獄被砍頭之際,還叫聲且慢,我有祖傳秘方,不留下可惜了。劊子手問秘方何在?聖嘆道:「花生米與豆腐乾同嚼,有火腿味。」

 

如果沒有毛澤東,壽命長達九十九年的中共早被國民黨剿滅了。毛澤東發明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偷雞摸狗戰術,美其名曰「游擊戰」。更重要的,是不斷強化黨的基層組織,叫「支部建在連上,小組建在班上」。部隊的一個班,才十來個人,就有一個三人為核心的黨小組,隨時監管其他戰士,敦促大夥兒積極靠攏組織。別提不服從了,就是有所懷疑,也要開展路線鬥爭,直至殺人滅口,並株連親屬—直到如今,武漢病毒來襲,依舊是黨中央習主席一聲號令,中國數百萬鄉村、街道黨組織立即聞風而動,軍事化堅壁清野,紅色標語口號如洪峰滔天,誓將病毒和病人一塊淹死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要滅病毒跟黨走,一帶一路不回頭

要想染病死得快,夫妻同房勤做愛

你敢出門打斷腿,你敢還嘴打掉牙

口罩還是呼吸機,您老看著二選一

故意隱瞞,不主動自行隔離,斷子絕孫

出來聚會是無恥之輩,一起打麻將是亡命之徒

不聚餐是為了以後還能吃飯,不串門是為了以後還有親人

今年上門,明年上墳

今天到處串門,明天肺炎上門

串門就是互相殘殺,聚會就是自尋短見

現在請吃飯的都是鴻門宴

 

而對付西洋鬼子就不一樣了,可謂內外有別,內緊外鬆。莊子歸將這幾天風靡全歐的一個視頻鏈接轉給艾丁,順便提示道:「新華社已重新製作,當作大外宣重頭戲,澎湃新聞網又添油加醋,搞了一加長版,估計至少有幾十種剪輯版,不知道我轉發的是哪一齣狗血劇。」

 

艾丁即刻觀摩:

一個中國面孔的時尚青年,拖著沉重步履,走向佛羅倫斯鬧市。他在米開朗基羅徘徊過的磚牆前站定,挺胸凝視遠方(畫外音:他的思緒長出翅膀,剎那間回到冉冉從東方升起的故鄉,啊!母親的叮囑在耳邊迴盪)—艾丁查詢了一下,這是一個在義大利出生的華裔第二代,而不是片中推廣的「中國留學生」—接著,小伙子戴上N95 口罩,用長長的黑布條蒙住雙眼,雕像般默默佇立。他身邊豎著一塊醒目的牌子,上面用英、中、義三種文字寫著:「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請不要歧視我們!」

 

遊客川流不息,在這全球聞名的「文藝復興」之邦,每年來朝聖或表演的藝術家實在太多,開始根本沒人注意到他(畫外音:他以這個無聲而強有力的行為,反擊疫情恐慌所帶來的、對全體中國人的偏見和種族歧視)。漸漸,有人駐足圍觀,有人拍照,有人交頭接耳。

 

突然,一個漂亮的白衣女孩走過來,給了他一個擁抱,她的朋友們也緊隨其後,緊緊擁抱他,撫摸他,揉他的肩背和頭髮,最後,大家都抱成一團。當然,以義大利人容易激動的作風,含淚親吻是免不了的(畫外音:中國的朋友遍天下!去年,習近平主席首訪義大利,受到這個偉大國家最熱烈的歡迎,政府和民眾完全接受一帶一路,雖然現在出現暫時的挫折,但陰霾過後,2020 中義文化旅遊交流年一定再掀高潮)。

 

越來越多的佛羅倫斯市民擁抱這個「不是病毒是人類」的煽情傑作,有人還除掉他的口罩和黑布條,遞上更密集的吻(畫外音:這是給他最大的支持,也是給中國最大的支持)……。

 

接著,「求抱」活動主角接受了中國新聞網的專訪,稱當天有約三四十人上來擁抱自己,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畢竟最近有太多人在說『中國人有病毒』。我們拍這個視頻,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並不是所有中國人都攜帶病毒。同時希望義大利人不要再害怕我們,不要對我們有偏見。種族歧視比病毒傳播更快。」

 

視頻結尾,「求抱」已在全歐蔓延,西班牙多名中國留學生舉著「#No Soy Virus(#我不是病毒)」的牌子,蒙面走上街頭,贏得無數擁抱;一位中國女孩在義大利米蘭遊人如織的大教堂廣場,手拿「請擁抱我,我是中國人,但我不是病毒」的標語,默默微笑,吸引不同膚色的人們紛紛上前擁抱;在巴黎埃菲爾鐵塔附近,另一個中國女孩手持紙牌,上寫:「免費擁抱,請別驚慌,我不是病毒!」賺得不少微笑、眼淚和擁抱……。

 

當然,眾所周知,風靡一時的「連鎖求抱」過去三個多星期後,義大利、西班牙、法國先後成為武漢病毒重災區,確診感染和死亡人數居歐洲第一、第二和第三。自二戰以來,義大利從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製這麼多棺材。《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就此發表評論:

 

義大利已經完全「湖北化」、「武漢化」,更可惜的是,它無法得到武漢和湖北從全中國得到的驚人增援。義大利顯然缺火神山、雷神山醫院,也無法一夜變出一批方艙醫院,大量輕症患者只能居家自癒,雖有「封城」,但疫情的社區傳播難以阻斷。歐洲其他國家的疫情嚴重程度已經超過了中國湖北以外其他地區的疫情峰值,他們處在該不該全面動員抗疫的十字路口,這種猶豫十分痛苦。美國離疫情最遠,但目前形勢很不妙,另外對哪個國家是否存在「公開瞞報」有爭議,未來情況難以預料……。

 

令人唏噓的義大利,在過去一天又新增死亡427例,累計死亡3,405 例,超過中國的3,250 例,成為因新冠疫情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堅強些,所有人,不要以為你是最倒楣的,你多些樂觀,就可能鼓舞更多的人。

 

又一次隔空通話,莊子歸告訴艾丁,歐美國家元首們,都曾經如胡主編所言,對中國充滿善意和樂觀。德國總理梅克爾夫人公開講話,強調5G 建設不應該把中國排除在外,可眨眼間,她的私人醫生就被「確診」,她不得不自行隔離檢測十四天;英國首相強森先生,幾天前還親自推廣「群體免疫」,可話音未落,自己就被「確診」,隔離時感覺不行了,立馬被「重症監護,全力搶救」;而一開始陶醉於「貿易戰階段性勝利」的美國,因上當受騙,疏於防範,新冠死者一路飆升,終於突破10 萬,超過二戰陣亡人數……。

 

於是在黨中央、習主席的領導下,逐步戰勝病毒的億萬人民,再一次如1949 年10 月1 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布的那樣「站起來」,拯救這個哀嚎四起的世界了。因為美國是「中國拯救世界」的最大絆腳石,所以反美再次成為「時代最強音」。擁有一千八百多萬活躍粉絲,在國內微信公眾號中瀏覽量和點擊率均排名第一的「至道學宮」,欣聞美國新冠死者突破10 萬,即刻發表快評〈瀕死:美國沉沒〉,將10 萬擴大為100 萬,然後說100 萬屍體均「去向不明」,結合該國豬肉供應緊缺的情況,結論如下:

 

如果既沒有沒燒掉,也沒有被萬人坑埋掉,那麼多屍體怎麼處理的,到哪兒去了呢?非常有可能的推測是:美國把這些屍體做成了凍肉,把它們充作牛肉,豬肉,或者其它什麼肉,或者加工成熟肉,或者搞成人肉漢堡包,人肉熱狗,給其他的美國人吃掉了。現在美國的豬肉廠、牛奶廠,很多都破產了。吃人肉,既能解決經濟危機食物短缺的問題,也能解決屍體處理的問題,可謂一舉兩得。

 

 

皇上駕到

 

紛亂的世界,如一粒盲目砂子被拋回盲目祖國的艾丁,已輾轉一個半月,還被擋在省界外,日日借酒澆愁。可老婆居然說他運氣不錯:既沒染病,還在異鄉結交了患難知己王二大。

 

這是不尋常的一天,艾丁照例睡到中午起床,見老婆轉來微信群網管的一則通知:

 

今天有武漢市各區分局安排警察入戶,進行安全排查,將在你家待一個小時左右。警察會穿戴好防護服和提前消毒,請大家積極配合警察的工作,他們會和你溝通相關事宜。謝謝大家。

 

艾丁感覺蹊蹺。自封城以來,除了殯葬工接走老爸,這第一次主動上門的,竟然是警察!於是他回撥,卻沒人接。內心忐忑,擔心有什麼意外—果然有意外!幾個小時後,老婆的微信視頻開了,劈頭一句就是:「皇上駕到!」

 

艾丁大吃一驚,隨即一塊石頭落地。皇上終於來武漢了!該不是即將解封的信號吧?

 

老婆說鬼才曉得,弄不好又是猴子撈月空歡喜。上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也駕到過,一大堆領導陪著召見幾名住戶代表,正演戲呢,就有人從樓上推窗大吼:「假的!假的!全是假的!!」嚇得那幫人立馬撤退,因新冠病毒無處不在,警察也不敢爬樓抓現行反革命,就不了了之。

 

艾丁說副總理豈能與皇上相提並論?即使上次沒人吼:「假的!假的!全是假的」,皇上出行也必須這麼大動靜。

 

老婆說對對,上次護駕的才幾百,這次至少上萬。

 

艾丁說太誇張了吧!

 

老婆說整個武漢動用的警力,說不定還不止。首先是我們東湖社區這一大片,接到微信網管通知的,有幾千戶,每戶派兩個警察,也上萬啦,還有地面部隊、貼身保鏢、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等等。特別了不得的,是樓頂、樓道窗、樓與樓的連接部分,都佈滿了狙擊手……。

 

話說艾妻接到「安全排查」的微信通知,她剛回一句「我們家無安全隱患」,網管的語音就來了:「警察已在去你們家途中,謝謝配合。」

 

又過二十多分鐘,門鈴響了。艾妻問誰?答警察;又問搞麼子?答執行公務。

 

艾妻一開門,兩個白色身影就快閃進來,防護服從頭罩到腳,外加口罩和護目鏡,所以她始終「不識廬山真面目」。她問喝水嗎?警察搖頭;她問坐嗎?警察不吭聲,卻四下張望,然後問:「你女兒呢?」

 

「在她自己的房間。」

「叫她出來。」

「她才十歲,這麼久沒出門,有點怕見生人。」

「不用怕,警察叔叔是保護她的。」

「現在的孩子都怕警察叔叔。」

「叫她出來吧!我們也是執行任務,上級指示:面朝社區內的任何窗口,都不能有人。」

 

女兒出來了,緊拽著媽媽的手臂。警察從防護服裡發出嘎嘎乾笑:「叫什麼名字啊?」女兒露在口罩上方的眼睛頓時驚慌失措。警察繼續道:「叔叔知道你叫丹丹。叔叔會查戶口。」

 

艾妻說:「你們有麼子吩咐,就直說吧!」

 

警察說:「好。第一,不能靠近窗戶和陽台;第二,你們的活動區域就是這間客廳,一舉一動均不能離開我們的視線……。」

 

「上廁所呢?」

 

「上廁所除外,但不能從裡面鎖門。第三,我們在這兒的時間,預計不會超過一小時,如果任務延長,請多包涵;第四,禁止高聲喧嘩,除非必要,也請不要說話;第五,我們兩人談話交流,你們不許插嘴;第六,我們都自帶乾糧、水和其它必需品,不會碰你家的任何東西。第七,請關閉手機、電腦、座機(室內電話)等通訊設備,我們會一一檢查並確認。」

 

「我們記不住這麼多條。」

 

「那就記住一條:好好在客廳待著。」

 

於是母女倆在客廳沙發坐下來,兩個警察推開陽台門,去凸出的部份朝下仔細查看。前後左右樓的每層的陽台,都有相似的白色身影在晃動。他倆檢查完畢,就搬兩個矮凳,頭抵頭、相對而坐、竊竊私語,如同連體的外星怪物。而在對面的某一樓頂掩體,狙擊手的槍口正瞄準著他們—對皇上的保衛是相互制約的,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隱隱有雷聲,母女倆不由自主站起來,警察急忙揮手讓坐下,接著拉上陽台護窗。但是艾妻還是分辨出,不是雷聲,而是樓下的人流和車流。接著,所有的嘈雜突然間中止了,有那麼兩三分鐘,可謂萬籟俱寂,外面的鳥和老鼠不敢叫,與人一樣被關在籠子裡的鳥、貓和狗也不敢叫,因為主宰萬物的皇上要開金口了:「樓上的居民同志,我是習近平,我看你們來了。」

 

接著又是萬籟俱寂,太陽一哆嗦,趕緊躲入烏雲,風也被嚇得不敢吹了。可某一窗口卻露出一個人頭,高聲回應:「習主席您好!習主席辛苦了!」接著又有好幾個窗口傳出同樣的馬屁。艾妻再次想起上次有人吼:「假的!假的!全是假的!!」她也有吼的衝動,可為了這個家,她必須強忍著。

 

皇上轉身離開了。母女倆和警察倆都鬆了一口氣。接下來,他們各自喝水吃東西。又過一小時,警察接到撤退命令,要告辭了,才最後逗逗小姑娘:「丹丹,叫我叔叔。」

 

「你不是我叔叔!」小姑娘突然大聲道,「去你媽的大灰狼!」

 

皇上在武漢火速巡視了十來個小時,在東湖社區與火神山醫院兜圈兒完畢,即拍屁股走人。由於行踪詭秘,再次引發網絡風暴。先是一首無名氏創作的兒歌:

 

習大大,來視察

每戶先安兩警察

一心只為百姓好

警察讓俺閉嘴巴

閉嘴巴,不說話,

要說只說黨偉大

偉大從來不摻假

大大聽了笑哈哈……

 

接著是官方統一的新聞畫面裡,戴口罩的皇上模仿西方元首的親民秀,在寥寥無幾的當地領導陪同下,從街道走過,從社區高樓間走過,四周沒有任何警衛。他目光朝上,抬起右掌—明辨秋毫的網蟲們,立即將這隻右掌截圖,與皇上在其他新聞中抬起的右掌進行比較,結果發現:小指頭的長短不一樣!跟著,又發現耳朵的形狀不一樣!

 

這一來,「真假皇上」的公案不逕而走,不顧死活的網蟲們,將陛下不同場合的右手和左耳一點點放大,製作成對比截圖,並標了虛線和尺寸,劃了紅圈兒,在牆內牆外亂貼一氣,再一次把數萬網警和五毛忙得暈頭轉向—連二大也偶然瞅見,並一時興起轉了,微信馬上被封,嚇得他主動給管理員寫了三封檢討,保證下不為例,才在一週後恢復。

 

這無從證實的「真假皇上」令人聯想起賈西亞‧馬奎斯的小說〈真假總統〉:梗概是一個獨裁者害怕暗殺,就精心培訓出一個替身,無論面貌、身段、走路、說話、揮手、打嗝、放屁都和自己一模一樣,世界上再也沒有這麼維妙維肖的替身了,不僅政府官員和將軍們,甚至總統親屬和貼身侍衛都辨認不出。而替身做久了,也養成做總統的習慣—辦公,處理文件,出巡,發動戰爭,亂搞女人等大小事,都經常忘記請示越來越沒事兒可做的總統—可以說在全國,只有一個人能辨認真假,那就是把總統拉扯大的奶媽兼廚娘—她無數次目擊真總統打江山、坐江山、馳騁疆場,所以上女人也跟上戰馬似的,不親吻,不解佩刀,不脫馬靴,每次都從右邊抬腿,身板穩住了,才屁顛屁顛抽送。而假總統做同樣的事兒,與普通男子無異,解佩刀、脫馬靴、親吻、扭抱成一團……。

 

據說馬奎斯發表這部作品後,橫遭影射的獨裁者暴跳如雷,發誓要讓這個「造謠的混蛋」與餓了三天三夜的獅子做鄰居,嚇得馬奎斯連夜越境,逃竄到另一拉美國家。

 

 

 

作者1958年8月生於四川鹽亭,天安門大屠殺主要見證人之一,政治犯群體中最為突出的詩人、作家、音樂家,也是西方公認的中國監獄文學開拓者。

 

因在1989年6月4日凌晨,與加拿大漢學家 Michael Martin Day一起創作並製作《大屠殺》錄音磁帶,並傳播到二十多個城市,以及組織拍攝詩歌電影《安魂》而被捕,判刑四年,受盡折磨,曾在獄中自殺兩次。出獄後長期從事底層故事採集和地下文學創作,並通過「二渠道」出版了被中宣部和公安部聯合查禁的《沉淪的聖殿》、《中國底層訪談錄》。

 

2011年7月,在德國外交部長韋斯特維勒的親自幫助下,買通黑社會,走過中越邊境,從河內輾轉飛抵柏林。稍後獲得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2012年獎學金。

 

他的主要著作有《大屠殺》、《二次屠殺》,獄中詩集《古拉格情歌》,音樂專輯《河流或時間》,紀實文學《六四我的證詞》、《吆屍人》、《上帝是紅色的》、《子彈鴉片》等,長篇小說《輪迴的螞蟻》、《毛時代的愛情》、《鄧時代的地下詩人》等。他的作品已被翻譯成近三十種外語,佳評如潮。也曾多次被劉曉波、赫塔•穆勒、獨立中文筆會等個人或組織推薦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2019年歲末,《子彈鴉片》英文版入選全球十大人權書籍,名列第四。

書名:《當武漢病毒來臨》

作者:廖亦武

出版社:允晨

出版時間:2020年9月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Tags: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