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翼戰記──網路政治攻防的時代

Thursday, October 15, 2020

圖片來源:翻攝台灣玉山網聚廳臉書專頁

 

 

雙十節剛過,這個在今日台灣已經有點認知差異的節日,果不其然在網路又引起了一陣混戰。

 

社群網路和自媒體的興起,讓大眾有了突破過去媒體界言論壟斷的機會。畢竟只要有網路連線,你的才華文筆和獨特言論就可能被社會看到。雖然過去PTT等論壇也出現過許多著名ID或是被捧出來的人物群,但主動出擊、可供自我經營的社群網路又是另一種新的生態。而這種商業行銷已行之有年的宣傳方式,終於也在近十年間影響了政治運作。

 

講到這個話題,不禁想起某個叫魚夫的唐吉軻德騎士。

 

也就真的在十一、二年前,IPHONE最新版還是3GS的時候,那時台灣還處於馬英九餘威仍存、但是被中國小官陳雲林來台掀起連串風波開始慢慢打回原形的階段。當時魚夫提出「接下來台灣人只剩下馬路和網路兩條路」的見解,開始一連串針對政治參與者和熱心民眾的網路運用教學。魚夫當時重視的不是已經成熟的PTT市場,而是將眼光放在智慧型手機的錄影、直播、聯絡等功能,在FACEBOOK還未崛起前,魚夫就在NING這個平台上成立了功能類似但擴散性低的玉山網聚廳,而當時參加主要居住於台南的網友們後來就自稱「玉山網軍團」,至今仍然保持活動與交流。

 

現在所有人都覺得選舉注重網路宣傳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就在不久的十年前可不是這樣。2010年玉山網軍團投入選舉的戰果很不理想,完全不是今天網路為王的環境可以想像的。當時網路戰被嘲笑根本沒什麼用,選舉時根本比不上組織和在地經營一根腳毛之類的。不過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讓網路在學運青年的聯絡串連上發揮極大功效,「網軍」才從理想、甚至幻想中的名詞,成為了選舉裏真正具有殺傷力的戰力一環。

 

不過就像太陽花之後台灣並沒有就此真正島嶼天光、所有邪惡因素盡掃殆盡一樣,現實永遠不會像理想般美好。在台灣由FACEBOOK帶起的社群網路革命興起之後,先驅者之一的魚夫並沒有成為搶先入場的獲利者,而是繼續寫他愛寫的題材、隱身於眾多網路意見領袖群之中。

 

倒是像FACEBOOK、YOUTUBE甚至PTT,都因為公關公司和媒體圈人等嗅到了網路的威力而開始涉足這個領域。現在不管是FB、IG、YT或是各大論壇,上面流行的言論或是爆紅的影片甚至梗圖,背後早都充滿了人為團隊操作和資本炒作痕跡。也就是說過去年輕人嚮往的網路一片成名、靠單一事件走紅的機會幾乎已經不再,你在網路發現的有趣影片和讀到的有道理言論,除了素材本身真的好所以擴散之外,更大可能是因為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有人刻意「推播」給你的,只是你自以為那是你自己「找到」的而已。

 

當然這種現象也算是資本主義社會的一種必然演進,也有些人早就發現這些現象只是找不出確證而已。陰謀論又常常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所以一堆人最常說的就是網路一定有「網軍」但是又講不出到底誰是網軍又是靠什麼在生活的,不過反正一定都是萬惡民進黨在操作的所以就找個捕風捉影事件把這些他們幻想中的網路朝廷走狗總稱「1450」,然後最新的稱號叫「XX側翼」。

 

想必改名後的基進黨一定覺得很衰洨。

 

各大政黨有沒有在和行銷公關公司或是網紅們合作?當然有。只是在沒有網路的時代不管是國民黨或是黨外,都有專門為自己主張發聲的媒體雜誌。收錢辦事或是自己花錢宣傳理念,其實本來就是無可厚非之事。但為什麼網路時代作同樣的事,就要被「1450」或是「XX側翼」等罵得一文不值?很簡單,因為這些不管在FB或PTT帶風向的「業者」們,就是開個粉專或是用幾個帳號,把自己有特定目的的主張戴上「主流民意」的偽裝用人為的方式快速擴散,求的就是沒有時間判斷資訊良莠的大眾跟著起舞,以求弄假成真之效。

 

最重要的,這些操作有些求的是一看就知道的利益,但有些看起來只是為了「求擴散分享」而已。那如果這些操作都需要買帳號買讚買分享(內行人都知道這些在今天要做都很簡單),那花錢做這些事只為了求得網路聲量又不能換現金,是要幹嘛?

 

有聲量之後就可以有知名度。有知名度之後,要運用的方式就花樣百出了。

 

當然,如百花齊放的網路KOL們,也真的不少就是在寫爽的,或是真的為了某個理想或主張在發聲。最近常常被用三字經問候的所謂「台派」,應該算是其中的代表之一。雙十節這個在台灣已經開始不是普天同慶的日子,就引發了不大不小關於到底要不要為中華民國慶生的論戰。

 

包括之前的香港義士引渡路線洩密之爭也是,反正吵起來之後大家最常見的反應就是罵對方是為了某個見不得人的目的出來帶風向,包括中共同路人啦或是想爭取基本教義派選議員啦的都是。相罵到最後一定是指責對方是拿錢辦事的網軍是1450,然後自己一定是堅持理想不向惡勢力屈服的,除了自己以外都是金錢亡靈或是權勢走狗。

 

身為台派一員,近年最開心的當然是在網路上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而我自己也沒有因為缺錢或是想選議員而成為任何人、任何政黨的「側翼」。我寫什麼都是因為我開心我爽,寫這些也沒有讓我得到什麼實質利益,但是因此而被父權啦、法西斯啦、福佬霸權啦、台文殺手啦,各種花式辱罵的口禍倒是沒有少過。看到那些「中華民國生日快樂」的貼文,我破病的程度沒有比任何台派朋友少。但是回想起自己每天在網路發廢文的初衷,不就是希望可以喚醒更多朋友可以和自己一樣,從英文名字「REPUBLIC OF CHINA」這個台灣命運的鎖鍊掙脫出來嗎?

 

現在還在中華民國的朋友,從這個出發點來看只是覺醒得比我晚而已,畢竟我國中小的時候還真心覺得蔣總統父子是世界偉人咧。在那邊「我最純我最台」當然是個人言論自由,但是如果只是想要提高自己行情的話,我只覺得這是在趕人客而已。至於那些看起來就很可疑就是在蹭聲量居心可惡,甚至早就有知名度是在挾自己聲量各種洗風向的網紅們,你該怎麼對付?

 

說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很困難,就是你要比他好笑啊。

 

這不是指你得出賣色相或是媚俗嘩眾取寵。但畢竟對你的堅持無感、甚至反對立場的人們,不會因為你的張牙舞爪或是大小聲就改變自己的看法。你要說我「華」也沒有關係,但是只要接觸過選舉田野的人就知道,一人一票的今天沒有人要讓你「教育」或是讓你「啟蒙」的。你要吸收更多的同伴、增加更多的支持,你就必須用盡所有辦法,讓對方覺得你說的有道理而相信你,而不是因為講不贏你所以屈服你的。

 

不然講輸歸講輸,投票的時候他就是硬要投那個你覺得亂七八糟的人選,你又能拿他怎樣?要完成這些事,需要時間也需要耐心。如果用罵的就有用的話,那世間就不會有講不聽的學生和盧不停的父母了不是嗎?如果你真的想在這個真假側翼充斥的時代打贏網路戰,只有兩個東西是你最後、但也最強的武器。

 

毅力和幽默感。

 

 

 

作者為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科日本研究碩士,同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科文學博士。專攻民俗學。現職為實踐大學應用日文系助理教授。在學術和政治、實務和夢想間漂流,留學日本現居台南。人生的信條是「既生於世,豈不遊哉」。著有《表裏日本》、《風雲京都》、《圖解日本人論:日本文化的村落性格解析》。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