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柯不遺餘力的台民黨娘子軍

Sunday, October 11, 2020

在這個人人大聲疾呼男女平等的時代,若是有一個政黨當家說話大聲舉足輕重的女性多於男性,會是多麼令人感到欣慰的事!

 

一提到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的台灣民眾黨,從黨主席口中的精神領袖市長夫人陳佩琪以降,挑大樑名字讓人琅琅上口的,幾乎清一色都是女性,卻一點也讓我感覺不到欣慰。她們的一言一行,讓人印象深刻之處,出發點都是為了呵護柯文哲一人,這不僅和我對男女平等的看法全然相左,更讓我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疑惑。

台民黨內第一高手,當然非立法委員蔡壁如莫屬。圖片來源:蔡壁如臉書

 

台民黨內第一高手,當然非立法委員蔡壁如莫屬。蔡壁如因為數十年一片赤忱,從台大醫院隨著柯文哲進入台北市府,所幸她對自己堅定執行柯文哲意志也頗為自豪,以護理師擔任首都市長室辦公室主任,絲毫沒有攀炎附勢的尷尬。雖然她屢次否認,地下市長的稱號卻不脛而走,即使因為言行爭議離開市長室,蔡壁如的影響力還是所向披靡,進而更上一層樓進入國會殿堂。

 

離開市府的蔡壁下指導棋仍然不遺餘力,不僅擔任市府公益廣告的主角,甚至因為不滿幕僚為市長粉飾口罩販賣機不力,在群組裡大罵發言人都死了。事後她非但毫無歉意,反而質疑為何群組發言外流。諸如此類的言行不勝枚舉,而年輕的女性發言人如黃瀞瑩、吳怡萱和楊寶禎,竟也默默接受如此囂張行徑。

 

我看著這年長女性倚老賣老欺負年輕女性的八卦,猛以為看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荒誕韓劇。黨政不分的市府及台民黨發言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台灣新女性,其中不乏當過一般人認知中強勢的記者主播,遭人無理謾罵應該會據理力爭,而不是看人臉色不發一語,但她們似乎對蔡壁如的言行甘之如飴全盤照收。

 

或許也正因從未被反駁,蔡壁如對她的罵街發言,只認為應該在內部溝通,而不是應該檢討自己的跋扈心態。甚至在年輕女性同事爆出不倫、身陷醜聞之際,她也可以裂開嘴大笑事不關己地嘲弄,因為她們都不曾有異議。

 

這些年輕的女性發言人,或是幫柯文哲梳頭,或是在公共場合幫他開路左扶右攙,或是急忙發文心疼市長淋雨熬夜為他說項。我百思不得其解她們為什麼要低聲下氣唯唯諾諾,難道是希望長期展現如此赤膽忠心逆來順受,就可以步上蔡壁如的後塵,多年媳婦終會熬成婆也成為黨內第一高手?

 

我試著想像這樣的場景在其他地方出現:賴品妤選立委前還是林昶佐助理時,恭敬地跟在他身邊幫他按電梯在人群中開路,或是喬正梳理他當時還有的馬尾;徐巧芯擔任市議員之前還是馬英九、朱立倫、郝龍斌的發言人之際,她如柯文哲的女性幕僚一樣,和這三人在公共場合不避諱肢體接觸,伺候不遺餘力;或是任何一個民進黨男性政治人物,被一群女性助理簇擁著,其中一個年輕女孩護著柯建銘向前行。

 

如果以上的場景令人覺得不堪難以接受,為什麼我們要接受台民黨如此表現?人人得以譴責這個自詡有進步價值,實為推崇擁戴一人教主的政黨。

 

撇開擔任公職的娘子軍不談,在台民黨內舉足輕重的還有柯文哲的母親。柯母出現時經常有台民黨女性幕僚或是公職人員隨伺在側,手挽手拍照裝可愛,讓人不知究竟從政的是誰。而柯母時不時用充滿權威的口吻公開為柯文哲發言,市長支持誰挽留誰,或是台北市的政策好不好比誰的好,家天下的氣勢只能用如虹形容。

 

至於市長夫人陳佩琪,在柯文哲推崇她為台民黨的精神領袖之後,更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了,甚至忘情脫口而出柯粉陣容龐大,很多是因為琪粉的關係。雖然她很快收回令她驕傲的琪粉一詞,坐擁數十萬粉絲的市長夫人,勤快地在臉書上為丈夫攻擊他人,從政壇對手到網路鄉民,無一倖免。

 

台灣的政治人物總喜歡說自己被對手抹黑霸凌,但再怎麼抱怨,也比不過陳佩琪的臉書發文,幾乎每一篇都出現她認為柯文哲被惡意抹黑醜化的長篇大論。最近她更因為媒體下的標題不合她意,要求媒體說明。

 

然而柯文哲真的被抹黑醜化嗎?身為首都市長,姑且不論政治立場性格如何,最受人詬病的無非不當的信口開河,前言不對後語,在公開場合服裝令人汗顏,用餐時狼吞虎嚥目中無人。已經當了五年市長的他,失言或是心直口快都不能再是藉口。

 

一個想要問鼎大位的政治人物,不願意謹言慎行穿著合宜,不願意在公開場合細嚼慢嚥注意舉止維持基本禮儀,不願意對自己不懂的議題三思之後再發言,只有幾種可能:幕僚沒有提醒他,提醒了但他不願意接受幕僚建議,或是他有生理上的障礙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行。

 

任何一個可能性,尤其是最後一個,都證明這樣的人無法擔當領導國家的重任,除非全國皆愚民,否則怎能怪民眾批評他不夠格?然而他的妻子認為,這些批評都是拿了錢的鄉民對市長的抹黑攻擊。雖然不時怒斥反駁夫人干政的大帽子,不可否認的是陳佩琪高調爆料她知道的政壇秘辛大談市府政策,只要有人和丈夫意見相左,她立刻發文批判,從蔡英文、蘇貞昌、陳菊、陳時中到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毫不手軟。高雄市長補選之際,她甚至得意地自述她如何建議丈夫網羅高雄市長參選人吳益政。

 

台民黨內活躍的女性比例,從公職到家庭,遠超過其他政黨,理應值得鼓勵,但這些女性的所有作為,只為了不讓黨主席柯文哲受到一絲一毫的批評,別無其他。我可以試著理解年事已高的柯母成長環境,聽到兒子怕老婆就氣噗噗,覺得媳婦擦地煮飯還會賺錢就是滿分,或是某種程度上陳佩琪保護丈夫的不顧一切。但我完全無法理解其他台民黨的娘子軍,彷彿維護柯文哲是她們從政的唯一任務,要把他如眾星拱月般時時刻刻團團圍住,偏偏她們為柯文哲蓋起來的卻不是金鐘罩。

 

尚未從政的柯文哲在2013年十月三日接受周玉蔻專訪時提及,他認為日後的政治人物,應該比較像教主,被問及是幫派教主還是宗教教主,他不假思索回答當然是宗教的教主。七年之後的今天,早已脫離素人的柯文哲,應該很滿意當時的理念,在帶領一群娘子軍的台民黨裡實現了,他成了自己理想中的教主政治人物。

 

早已不在線上跑新聞的我,發表的是個人觀點文章,而正因我對這個教主政黨毫無好感甚至近乎不屑,評論自然也不留餘地,教徒們想當然爾,一定要為教主覺得委屈了。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