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時潮

盤點2020金曲──作為一劑腎上腺素,更看藥效過後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熱鬧的金曲頒獎典禮過去了,也許因為連假很多人出遊,收視率比去年略低;但以同時段相比,晚上七點典禮開場時為同時段第三,雖未奪冠,也絕不差,顯見這類年度典禮派對,還是頗有吸引力。


根據報導,今年有1348張專輯/單曲、19461件作品參加,經過83人評審團三審後,共有163件作品入圍角逐27個獎項。相較金曲三十,作品總數量較少,但專輯單曲今年卻多了138張,這項目作品數量已經是連續第三年大幅增加了;若就此判斷競爭越來越激烈似無不可,但若視為音樂市場更為活絡就言之過早。


出版作品應該是每位音樂人的夢,即使在這串流為主的時代,實體唱片仍然存在特別的意義吧?目前大多數台灣創作者都採用小農經濟的小作坊模式,少量製造,慢慢銷售;在演唱會與音樂祭外場擺攤銷售作品與週邊,已經是目前的常態了;有時候遇見巡演中的音樂家,隨身行李大半是CD也不讓人意外。即使很累、很麻煩,他們仍然願意燃盡心力創造作品,才有現在台灣音樂的豐富面貌。


於是今年的得獎名單出現了許多,即使放眼世界也相當特殊與創新的作品。


以演奏類三個獎項得主為例,最佳演奏專輯《Ciao Bella》是蘇聖育、林冠良夫妻寫給自己孩子的溫暖、童趣、卻又滿滿現代性的爵士專輯,特別是曾增譯改彈電風琴,讓樂曲充滿韻味。


演奏類最佳製作人頒給《非/密閉空間/Flow, Gesture, and Spaces》是非常大膽的決定,這是張實驗性極強烈的作品,謝明諺的演奏被導入鄭各均的電子設備中,經過各種訊號處理後才播放出來,於是各式各樣與兩人平時演奏截然不同的聲響,創造出一種迷離奇幻的聽覺空間。如果有機會觀賞非/密閉空間的現場演出,是一場特殊的音樂感受冒險。


演奏類最佳作曲人頒給大竹研的〈Okinawa〉一曲。大竹研雖然是日籍,但每年有很長時間在台灣教學與演出,說是台灣人也不為過。他和另外兩位日籍音樂家早川徹、福島紀明組成東京中央線樂團,他們與謝明諺合作作品《Lines & Stains》獲得2019年金曲獎最佳演奏專輯;同時他們三位目前都是生祥樂隊成員。此外,早川徹也是最佳客語專輯《戇仔船/The Ship of Fools》的製作人與協同作曲人;這張專輯的另一位作曲與演唱者米莎,同時也得到最佳客語歌手獎。


今年的三項演奏獎都是由爵士樂背景的音樂家獲得絕非偶然,目前台灣已累積大量受過嚴格、系統爵士樂訓練的音樂家,這幾年金曲、金音兩獎早已出現多位爵士樂手。在流行音樂裡,爵士樂重視即興與節奏感的訓練,確實可以豐富作品的層次感。


新人獎由甜美男持修獲得,呼應了去年金曲蔡依林獲獎的年度歌曲〈玫瑰少年〉與年度專輯《Ugly Beauty》的精神,也顯示台灣對於性別模糊的包容。持修雌雄莫辨的嗓音唱著略帶天真的歌,對疲憊世故的現代都會人確實魅力非凡。這種美學選擇,20年前的人大概無法預料吧?


最佳台語專輯給了早該得金曲獎的濁水溪公社,對於熟悉濁社曲風的農民來說,這也許算是文化上的衝破舊黨國思維;最佳國語女歌手魏如萱、男歌手吳青峰,再次宣告國語歌手不需字正腔圓甜美帶捲舌。


最佳國語專輯給了王若琳的翻唱專輯《愛的呼喚》激起了一些關於創作與翻唱的討論;就資格來說,這張作品完全沒問題,因為金曲獎並未對創作比例設限,是金音獎才以鼓勵創作為主。此外,這張專輯的編曲、演唱都極為嚴謹成熟,又非常悅耳,可以毫無負擔地一聽再聽,也難怪評審團主席陳鎮川說評審過程中,最常拿這張來聽,是得獎的因素之一。


另一方面,持異論者則指出,復古型的編曲,只是對原曲的致敬,沒見太多新意;幾首歌有兩種語言版本,但卻使用相同的編曲,兩種版本的意義何在?儘管歌手說自己沒想靠近誰,但她的演唱總會讓人聯想到某位特定歌手確也是很多人的聆聽經驗。但,無論如何,評審團的選擇有他們的邏輯,無需他人置喙。


今年收穫最多的是排灣族歌手阿爆(阿仍仍),同時獲得最佳原住民專輯、年度歌曲、年度專輯三大獎。阿爆可能是目前台灣新一代最具國際接受度的歌手,《kinakaian 母親的舌頭》不但詞曲皆極為傑出,融合了福音、饒舌等元素的演唱,即使不懂歌詞涵義,也能輕易感受到歌曲中充滿希望的能量。第一次聽到〈vavayan 排灣女孩〉這首歌,甚至覺得這就是排灣族版的〈To Be Young, Gifted and Black〉。


不過,隔天的《蘋果日報》,頒獎人蔡依林的版面,還是比得獎人阿爆大,這才是真正的現實吧?相較之下,阿爆的得獎感言關於原住民天賦的委婉說法,引起幾位原住民的不滿而有了些文字交流,只是一點小事了。


有人(Taiwan Beats主編 Brien John)用Chartmetric略為研究了一下幾位得獎者獲獎後的CPP Rank(跨平台表現排名),阿爆從56500火箭直升3500,比田馥甄的4500還高,漲幅極為驚人!她過去的排名都在五萬到十五萬間。魏如萱從9000升到1400,雖然漲幅較阿爆低,但是絕對名次極高!反而王若琳只從12000升到9200,金曲的加持比較少。


但仔細分析後發現,大多數網路聲量的增長都落在YouTube、Facebook這類社群媒體,需要花錢購買的Spotify增長極少;基本上可以說,金曲獲獎只是增加了群眾的好奇,但真正的轉換率還是很低。以新聞周轉率超高的現狀,如果沒有持續的作品、話題曝光,對大多數人來說,阿爆很快就會被忘記吧?例如去年最大的話題,最佳國語男歌手由嘻哈唱者 Leo王得到,但現在還有幾人會持續關注他的作品呢?


這就是現實,金曲獎只是一劑腎上腺素,藥效過後,需要更加努力才能持續下去;無論個人或產業,當今現世從事音樂工作都是艱苦的路。




作者為台北愛樂電台首任工程師,主持過該台所有類型節目,台北爵士夜首任主持人,《爵士樂的故事》作者,目前是閒遊作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