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黨國不死?

Wednesday, January 1, 2020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上一次總統大選,朱立倫沿襲國民黨內鬥傳統換下洪秀柱選舉大敗後,樂觀的人曾以為,終於可以徹底剷除黨國幽靈了!誰知,2018地方選舉,讓國民黨鹹魚翻身;後續效應造成更無下限的韓國瑜,再次運用內鬥手法,取得2020國民黨總統選舉代表權,甚至還曾聲勢大好。

 

這現象不禁讓人想問,難道黨國幽靈真如此堅不可破?

 

細數黨國內鬥史,從蔣介石暗殺陶成章開始,直到今次韓國瑜黨內初選鬥掉郭董,暗殺者有之(陶成章、廖仲愷)、屠殺有之(寧漢分裂後的清黨)、政治迫害有之(蔣經國、毛人鳳互鬥時波及的),案例之多可說罄竹難書。然而,讓人驚異的是,這麼多次劇烈的鬥爭分裂,為何這組織仍能存續?

 

巴伐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的實驗中,一些受到制約的狗是可以逆向回復的。例如一開始聽到鈴聲有食物,導致聽到鈴聲就流口水;但若之後聽到鈴聲給予電擊,一些實驗狗可以回復成聽到鈴聲不流口水的狀態。但有些狗因為制約太深,最後會變成,即使受到電擊也停不了流口水。

 

人的精神狀態極度幽微複雜,但廿世紀從納粹開始,數個威權體制進行過的很多精神控制實驗,讓我們知道,過度精神壓制後如果沒死,確實能造出行為模式全然相反且認為自己沒問題的異化人。在可見的未來,我們可以悲觀地預期,幾年後東突再教育營,可能會走出吃豬肉、在清真寺拜習近平卻不以為怪的維吾爾穆斯林。

 

黨國宰制的結果非常類似,例如當初禁絕方言的時候,那些無論來自中國哪一省的人,對於自己喪失使用父祖語言的能力毫無感覺,因為他們已被教育成,認為凡黨國都是對的。

 

更悲哀的是本地人。二二八大清洗後,長久持續的白色恐怖讓大多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人被殺、被長期監禁;很多存活者,內心深處就是精神制約的受害者,他們相信黨國宣傳的台灣人、台灣文化就是低人一等的觀念,無論看到多少證據,他們就是接受黨國、支持黨國。當然,利益鍊必然是黨國體制下重要的關鍵。

 

簡單說,台灣曾經是個巴伐洛夫式的社會。以此認知檢視韓國瑜的競選方式,就可明白造成鋼鐵韓粉的原因了。

 

一方面,他們複製2018的選舉方法,運用媒體,用「類新聞」式文章,散播大量搧動情緒的訊息,啟動藏在潛意識中的黨國制約開關;因為過去的媒體控制,使得某個年齡層以上的人,看到類似新聞報導的訊息都以為是真的。

 

另一方面,韓塑造的個人形象與演說方式,那種無厘頭的堅定不移,恰好呼應了黨國之神蔣介石留下的印記,也因此開啟了更多黨國記憶與制約。

 

韓國瑜。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韓在舞台上的表現,恰似羅蘭巴特形容葛理翰牧師的佈道:「啟示猶如連珠炮,由一連串互不連貫的堅定斷言所構成,句與句之間毫無連結,除了套套邏輯的字句之外(神就是神),沒有任何實質內容。」(羅蘭巴特《神話學》,頁169,江灝譯,麥田出版。)

 

韓不斷說出錯誤虛構的事例,無論多少媒體與個人提出糾正,他永不理會且一提再提,這其實只是當初希特勒的那套重現。

 

希特勒曾說,宣傳家必須對每一件事,都採取前後一致的一面倒態度,永遠不能認錯,因為真理永遠站在主動出擊的那方。只要一再重覆,就可以讓群眾得到深刻印象。

 

被希特勒清洗掉的早期納粹黨員奧圖斯特拉索(Otto Strasser)曾說:「希特勒是個超級大喇叭,他能將整個國家最私密的欲望、最不能流露的本能、最痛的難言之隱、每個人潛在的叛逆性格,大膽地說出來。」

 

這說的不就是韓國瑜嗎?還有理性的人看到這段對希特勒的描述,應該會悚然一驚吧?

 

韓國瑜這次選舉的表現,對台灣最大的傷害在於,原本理應漸漸消散的黨國制約,再次被他挑動成形。無論選舉結果為何,鋼鐵韓粉的存在,終究會使台灣社會分化與破裂。

 

但台灣畢竟經過了三十多年的民主化,四十以下的人,黨國制約似乎已經是少數中的少數;至於那些逐漸老朽的愚頑者,也只能期待時間的清洗了。

 

 

 

作者為台北愛樂電台首任工程師,主持過該台所有類型節目,台北爵士夜首任主持人,《爵士樂的故事》作者,目前是閒遊作者。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