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當直白對上謊言連篇:談美中聯大演說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金融時報》的國際事務專欄作家Gideon Rachman在9月21號發了一篇文章談美國和中共都開始頻繁的以本國法律延伸到境外行使「長臂管轄」來行使權力。對Rachman來說,這代表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衰落,也是一種朝向19世紀帝國主義強權就是公理模式的倒退。如果是在承平時期,這樣的批評的確有其道理,然而在今日全世界被神秘病毒席捲導致公衛與經濟的雙重重大危機、亞洲三地處於戰爭邊緣、世界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被毀滅中的當下,全世界最需要的其實是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率先挺身而出,針對問題源頭下猛藥,並在危機平息後重建讓全世界得以正常運作的新規則。


在上周剛結束的美國、中共元首對聯合國大會的視訊演說上,我們已經看到了這樣的端倪:川普以很直白的方式提醒了世人,美國依然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在重新調整國家的優先順序後,美國絕對有能力維護世界和平,並在維護宗教自由、打擊恐怖主義、應對氣候變遷、防止人口和婦女販賣等、毒品擴散、制止對少數民族的種族清洗等議題和聯合國合作共同解決,最重要的是,美國會對散播病毒到全世界,但卻把責任撇的一乾二淨的中共咎責。


相反的,習近平通篇演說高談國際合作與經濟全球化的必要性以及國際社會多元化對人類社會的助益,明顯是暗諷美國以單邊主義來恐嚇、霸凌他國。但中共嘴上説的好聽,其行為卻是造成香港年輕人流離失所、僥倖逃出的新疆人向全世界求援、大批西藏人流亡印度遙望故土的禍首,也是惡意隱瞞疫情讓病毒迅速擴散到全世界,還率先囤積醫療物資並捐助、販賣劣質醫療用品給他國,與造成東亞局勢緊張的元凶。也就是因為自己的愚蠢和昏庸無能造成國際環境迅速轉為對中共不利。


習近平只好放低身段,重彈合作的老調,但這樣暫時的放低身段並不可信。對照中共內部不斷惡化的情勢,習近平政權為了自保,唯有不斷的向外挑釁生事,如果僥倖取勝便以民族主義繼續麻痺人民,遇到抵抗受挫便高喊反華勢力霸凌,試圖團結民眾,便是其最後一張會對全世界帶來更大損害的王牌。


事實上可以把這兩人的談話看做整個國際政經情勢即將出現逆轉的訊號,這也是過去十年來中共以其虛胖的國力在全世界施展銳實力(sharp power)終於面臨巨大反彈的關鍵點。在美國遭逢9/11恐襲而將精力轉向反恐,擱置了將中共定位成「戰略競爭者」的佈局後,江澤民在2002年11月召開的16大上,大膽宣佈21世紀的頭十年,將會是中共的「戰略機遇期」,他勉勵同志「緊緊抓住」眼前的機遇,把握時間,「大有作為」。


的確這時的中共經濟因為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出口大為成長而開啟了一波榮景。直到2008美國因為次貸風暴引發的金融危機重創國力後,中共又靠極大規模的刺激經濟措施避免了經濟衰退而開始顯露出自大、不可一世的心態。具體的表現就是在2010年東盟外長會議上楊潔篪瞪著新加坡外長楊榮文說出:「中國是大國,其他國家是小國,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還有同年發生福建漁船在釣魚台附近海域衝撞日本保安廳船艦船員及船長被扣後,中共馬上祭出「人質外交」,濫捕四名日商公司在華員共並宣布禁止稀土出口,以及在挪威宣布頒給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共立即禁止挪威的鮭魚進口到中共境內等。


到了習近平上台後,因為嚴重缺乏治國能力和優秀幕僚,在經濟上只能持續飲鴆止渴靠濫發貨幣支持房地產部門來維持表面的榮景。政治上雷風厲行的打貪不但沒有帶來改進經商環境進而吸引外資的效果,反而讓中共在2014年開始出現嚴重的資金外流,只能從2016年開始施行嚴格的外匯管制來防止匯率崩潰。


習對外則是從2013年底提出好大喜功的一帶一路構想開始在經濟發展程度不高的開發中國家大搞基礎建設以求國內輸出過剩產能並掌握合作國家的天然資源,之後在2014年也成立亞洲投資銀行想和美、日主導的亞洲多邊經濟組織抗衡。當時這兩個動作都引起國際巨大矚目,更讓人懷疑世界的權力格局要更為向中共偏移。到了2017年習更變本加厲,在新疆支持以鐵腕冷血著名的陳全國開始廣建集中營以圖徹底「改造」新疆人。此外也首次在中印邊境的朗洞地和印度軍隊發生互丟石塊的衝突。對於誓言要改變美中貿易不均衡的川普上台,中共一開始是完全的掉以輕心,把川普當成滿口大話,容易唬弄的奸商,只要略施小惠便能擺平。


這種輕忽自大的心態終於在2018年嚐到了嚴重苦果,在川普認為可以繞開中共,和北韓金正恩直接溝通後便充分授權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以中共侵害智慧財產權之名,根據301法案對中共的高科技商品加徵關稅,完全沒有防備的中共以為在官媒上恐嚇叫囂、對等加稅和停購美國大豆就可以讓美國停手,結果雙方打打停停一年多下來,中共輸美商品有將近3/4被加徵7.5%到25%不等的關稅,國內兩大電信龍頭一家遭重罰,一家因為三波出口禁令已處於奄奄一息的狀態,還被迫簽下承認自己屢次否認的改進強迫技術轉移條款與違反貿易協定時的懲罰機制。


在2019後半年爆發的香港反送中抗議也讓中共的不可信徹底曝露在世人面前,也讓美國決定強力反制要一步步取消香港的各種特殊地位,並對中共、香港官員祭出史無前例的金融制裁。當然這些都比不上今年1月底被掩蓋了近兩個月後終於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共刻意將感染源推給華南海鮮市場、發三號文件下令銷毀病毒株、勾結世衛組織放出不實的疫情訊息讓全世界第一時間疏於防範終於釀成了人類史上最大的公衛災難、經濟大衰退與全球化下各國交流的全面停擺。


很不幸的,對於它覺得威脅到其黨國利益的任何國家,中共都是下狠手以經濟手段反制,從前面提到的挪威、因釣魚台爭議在2012年被抵制的日系商品、裝了薩德飛彈系統結果樂天超市慘遭抵制的南韓、因為協助逮捕孟晚舟而被禁止進口的加拿大油菜籽到今年主張獨立調查疫情起源而被徵反傾銷稅的澳洲小麥等,這完全違反習近平滿口好聽的國際合作、互利雙贏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空話,


更嚴重的是,中共非常積極的以經濟或其他手段拉攏非洲、拉美等地的小國在國際組織和中共一鼻子出氣,之前公布的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支持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的53國清單便可看出中共操弄「國際輿論」的劣行。另外對於新疆迫害穆斯林的醜聞,到目前為止,除了土耳其外,廣大的中東世界或是回教國家社群完全沒有任何官方的譴責就可看出想靠現有國際體系來讓中共收斂是癡心妄想。


在這樣的背景底下回過頭來看川普的講話就更有意義了,從他的談話中看到他把施政的核心首在重建美國的國力,並減少無意義的海外兵力佈署如開始在阿富汗和塔里班和談,另外鼓勵中東的美國盟友和以色列簽和平協議並復交,讓中東各國自己開始建立包圍、孤立伊朗的聯盟也是一步好棋。同時他也指出美國已增加國防預算,要以實力來確保和平。這些都是讓美國更聚焦在亞洲的措施。而他也很少見的在談話中點出了美國永遠都是人權的領導者,這也暗示了除了在經濟貿易議題上,美國願意在對決中共時把戰線拉長。


雖説在這短短六分多鐘的演説,川普對於國際合作只有輕描淡寫,容易引起美國又自行其事的批評,然而,一,面對聯合國有大批會員已成中共傀儡的情況下,強調國際合作只是給中共模糊焦點、打迷糊仗的機會;二,美國其實有足夠的實力在各種議題上單挑中共,或是力挺願意也這樣做的國家,所以只要美國能身先士卒,對中共下重手,引出中共惡劣的反應和世界輿論警覺後,便能吸引其他世上重要大國面對國內民意壓力下跟進,最近法國總統也提出聯合國應派獨立調查團到新疆、德國提出自己的印太戰略評估便都是好例子;三,要進行真正的國際合作,與其改革被中共滲透的千瘡百孔的國際組織,不如美國和傳統大國盟邦協商後,另建新的國際組織來孤立、排除中共的影響力,目前美國在倡議的「經濟繁榮網路」便是想結合理念相近的國家重組全球供應鏈以減低對中共的依賴便是個很好的開始。


相形之下,因為之前張牙舞爪,四處霸凌各國的中共現在因為踢到了鐵板才又在聯大演說中暫時退回「韜光養晦」的語調其實已經完全沒有可信度能言,而且它看似領先各國的經濟復甦只是重蹈之前的老路,民間消費需求依然低迷,是靠加大固定資產投資和基建硬是創造出質量甚低的GDP和減少嚴重的失業,這好比持續打類固醇的運動選手有一天會被累積的嚴重副作用所擊垮。


剛發生的中共房地產龍頭企業恆大地產幾乎是以威脅的口吻要政府同意能解決燃眉債務問題的重組計畫就是其經濟體質已是虛有其表的最佳事例。因此,眼下對美國、台灣和世界的當務之急就是全力為中共隨時可能以武裝衝突生事來掩蓋內政瀕臨危機做好準備,至於那些互利共榮的大話,就留給防火牆內的愚民和被中共收買的小國政客去細細品味吧!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