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輸了嗎?別太早下定論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20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投票日只剩下不到兩個月,一些美國指標民調顯示現任總統川普落後五至十個百分點,連川普每天上的Fox news最新的民調都是川普落後5%,46%落後以51%領先的拜登。川普要輸了嗎?如何解讀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民調?會跟上次又一樣不準嗎?這篇文章提供一些可以看得更深入的地方。先從不利川普之處講,再說說一些川普可能的勝機。

 

首先,今年民調資料的特點是,不只拜登領先,而且到目前為止拜登領先的穩定度是少見得高過去選舉可能兩大候選人之間會有高低起伏,其中會有許多游移不定的選民視情況改變意見,甚至包括歐巴馬2012,但這次民調裡面這種人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早就決定想法,因此也反映在民調上。換句話來說,雙方能再爭取的游離票很少,只看動員能力多寡。尤其是搖擺州,一些上次預測失誤的搖擺州,都是本來民調來來往往,最後預測失誤。但許多搖擺州這次都是穩定的差距,即使差距幅度不大,但都沒有看到差距改變的跡象,這使得搖擺州都不搖擺了。

 

第二,由於疫情的影響,這次選舉有大量的選民選擇郵寄投票,因此要看能不能動員出在家投票的人,而郵寄投票的人大多都是拜登的支持者。舉例來說,美東兩大搖擺州佛羅里達跟北卡羅來納,這次登記要郵寄投票的選民都大幅成長,而且多數是民主黨。相較之下,川普的支持者大多呼應號召,要當天去投票所投票。雖然郵寄投票本身的可靠度存疑,可能無法在選舉日前把全部的票成功送進投票所,進而影響選舉,但大多數人是同意這次的郵寄投票是有利於拜登的。

 

第三,雖然川普打出了中國牌,而且目前已經看到成效,但拜登也試圖在這方面跟川普站在類似的位置來消弭其效果,進而讓選民更專注在內政上。光從選舉策略來看,這是有效的策略。

 

那麼,川普就這樣輸了嗎?我再來補充一些可能有利川普的因素。

 

第一,美國不是選票多的贏,而是選舉人票多的贏。之前一些計算指出,拜登的全國民調大概要比川普多8%,勝率才大概有70%,因為把這些票分散在各州時,不一定會在選舉人票上勝出。照這個比例來看,目前五至十個百分點的領先並不保證勝利。

 

第二,這一次的疫情不只影響了民調,同樣影響了能接到民調電話的人。許多人因為不能去上班、或者在家上班而隔離在家,因此更容易接到民調電話,而這也對民調有了影響。舉例來說,有人分析拜登相較於希拉蕊在各地領先的幅度,發現假如是用市話民調的話,拜登跟希拉蕊的得票是更為接近的,尤其在最近一個月大幅接近,而且上下起伏很不穩定。相較之下,網路民調的變動差異不大。這個結果暗示了疫情確實顯著改變了美國人目前的生活方式。但要如何把這些居家的人換算成選票,目前民調公司並沒有處理這個議題,而只是單純報告數字,因此可能產生一定的偏差。假如這些人大多是公司白領,現在在家工作,那可能就會高估拜登的得票。

 

第三,總統辯論還沒舉行。今年總統辯論預計於9月29日舉辦,而川普早已磨刀霍霍,認為這是挑戰拜登健康問題的重要機會。假如拜登真的在總統辯論上出了重大差錯,那的確可能改變目前的選舉走勢。但同樣地,假如拜登在總統辯論上表現出健康與體力沒問題,那對於川普的選舉恐怕就更為不利。當然,四年前的總統辯論CNN民調,也是顯示希拉蕊以52%滿意度勝過川普的39%,但最後川普還是贏了。

 

第四,目前仍持續多處燃燒的非裔抗爭運動BLM,民意已經開始轉向。原本一個月前有六成支持BLM、僅有兩成反對、還有兩成隱藏意見,現在已經變成近五成支持、四成反對、一成無意見了。川普自然也在這個新開出來的議題維度上大做文章,幾乎每天都轉貼抗議人士的破壞公物行為、也在競選標語上大力強調法律與秩序(Law & Order)。尤其在這種抗爭人士占多數的議題上,沒有表示意見的人可能有比較多是反對抗爭的,因此這是川普能爭取的潛在選票。

 

圖片來源:CIVQS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即使民調上拜登還是領先許多,但在強調真的拿錢出來的賭盤上,川普跟拜登是幾乎平手的。舉例來說,realclearpolitics網站上收集了各家美國線上賭博網站的總統當選賠率。各家的數字幾乎都在50左右打轉,甚至有川普當選的機率還比較高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假如在總統選舉之前,肺炎疫苗可以順利產出並且讓美國人使用的話,這也一定會對川普的選情有所幫助。雖然目前疫苗研發狀況仍不明朗,因此我目前不把它納入考慮因素之一。另一方面,南海議題雖然中國試圖要拖到選舉之後,但假如在選舉之前有任何擦槍走火,美國民眾也習慣在面對外敵時先支持現任者,這也可能部分影響結果,但這也是未定數太多。

 

總結來說,假如任何人問我現在美國總統誰會當選,我認為最好的答案是「不知道」,因為有太多的因素需要考量進去、有太多的浮動因素使得這次選舉跟2016年並不一樣。在兩周後的總統選舉辯論之後,也許結果才會比較明朗。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