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和」與「招降」的距離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20

圖片來源:呂秋遠臉書截圖

 

 

國民黨原本興沖沖準備出團去廈門,參加中國國台辦的年度統戰大戲,沒想到中央電視台一句:「台海兵凶戰危,這人來大陸求和」,好不容易營造的「破冰」氛圍就餿了。最後江啟臣拍板不以黨中央名義出團,但是出於個人意志打算結夥前往的,恐怕仍如過江之鯽。

 

此情此景,彷彿70年前的歷史重演。1949年4月國民黨和談代表張治中率團抵達北平,半個月後簽署了一個形同投降的和平協定,全盤接受共產黨訂下的亡國條件。代表團成員章士釗、邵力子甚至發電報給尚在南京留守的代理總統李宗仁,勸說一旦解放軍入城不必抵抗,「如嫌南京不夠安全,不妨逕飛北平,中共當遇以上賓之禮,竭誠歡迎」。

 

不知江啟臣於今有沒有李宗仁當年眾叛親離的挫折感?當國民黨內主流派死抓著「九二共識」緊箍咒不放,並且忙不迭趕往中國與中共政要把酒言歡,那麼江啟臣的黨內改革之路,恐怕只會與台灣民意愈走愈遠;而「求和」與「招降」的距離,也只是一線之隔而已。

 

放眼百年歷史,照理說與共產黨鬥爭經驗最豐富的,應該是國民黨才對。這個國民黨曾經是兩蔣的國民黨,曾經是李登輝的國民黨。但奇怪的是,自從連戰與馬英九接手黨主席之後,國民黨內只剩下求和主義與投降主義,連李宗仁這種不戰不降、四顧心茫茫的糾結角色,都不復見了。

 

1949年1月當徐蚌會戰一敗塗地之際,蔣介石發表一份下野文告,把爛攤子丟給李宗仁,自己私下安排固守台灣之計。嗜權如命的蔣介石並不真的打算放棄權位,而是知道局勢已無可挽回,不如退守台灣,另起爐灶。老蔣在當年6月的日記中留下一段耐人尋味的自白,他說:「在台,決不放棄革命領袖之責任與權力,無論對軍、對政,必盡我監督與指導之職責,任何人亦不能加以違抗。」這段像是賭誓一般的自勉,十分精準的為他下半輩子的個人獨裁留下伏筆。

 

但不容否認,老蔣一輩子痛恨共產黨,他在1939年於重慶召開的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上,警告黨內同志:「共產黨最狡猾……國民黨尤不可重蹈民國十五、十六年之覆轍,且決不能接受共產黨最近所提跨黨之辦法。」當今不少國民黨人當年都曾為蔣介石披麻戴孝過,何以偉大領袖尚未入土,而徒子徒孫們已紛紛效法張治中之輩,奔赴北京求和?

 

蔣介石在內戰中敗給共產黨,至少硬頸脾氣還在,抵死不降。坐視國破山河在的李宗仁,滯留美國當了多年寓公後,1965年落葉歸根,結果隔年文革大浪襲來,受了不少罪,不得不仰賴周恩來的保護。而同為桂系三巨頭之一的黃紹竑,下場就沒那麼幸運。黃紹竑是1949年投降中共的桂系最高將領,在文革中因昔日歷史屢遭批鬥,最後以剃刀刎頸自殺。據說他留下悔不當初的遺言:「余當年棄國投共,始令億萬黎民今於水深火熱之中。余投共而罪該萬死,唯國人卻無辜矣,即九泉下亦無面目見萬民。」

 

黃紹竑的老家廣西省,在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期間,餓死人數超過73萬人,而當時廣西總人口,也不過1800多萬。最慘的四川省,則餓死了750萬人,是廣西的十餘倍。

 

相較於1949年投共的國民黨高官,組織「中國民主同盟」與國民黨對抗的章伯鈞,就私下表示不大看得起國民黨的降將。在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鬥爭之後,章伯鈞終於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他私下告訴女兒章詒和,中共的體制「有一半是封建社會專制主義那一套;另一半是向蘇聯學習,搬來老大哥的秘密警察那一套。秦始皇加克格勃(KGB),我們國家的政治是用這麼一部機器操作的。」

 

章伯鈞的話雖然是1957年講的,但63年後的今天,依然十足傳神。章詒和在十七年前將他爸爸的言行軼事,寫成《往事並不如煙》一書,沒想到敏感內容悉數遭到刪除。最後她只好把完整內容交給香港和台灣出版,至少讓世人知道,中共建國後知識分子的悲慘命運。

 

就在蔣介石臨死前幾年,國民黨終於把聯合國的席次搞丟了。這個曾經宣稱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政黨,不僅打仗輸給共產黨,如今連外交也搞不過共產黨,在1971年之後的短短幾年間,一口氣斷交了幾十個邦交國。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蔣經國政府只能靠「莊敬自強、處變不驚」這種阿Q式口號,麻痺惶惶不安的情緒。

 

此時鄧小平見有機可趁,開始展開和平統一攻勢,又是宣布停止砲擊金門,又是找葉劍英弄了一個「葉九條」,向台灣遞出橄欖枝。但是蔣經國秉承父志,對中共「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蔣經國沒膽量真的反攻大陸,但至少他知道要革新保台,台灣是國民黨最後的命根子,1949年來台的國民黨高官都知道:「退此一步,即無死所」,沒了台灣,國民黨只剩死路一條。然而七十年過去了,現在的國民黨彷彿已非兩蔣時代的國民黨,倒近似於李宗仁擔任代理總統時的一盤散沙。與其如此,還不如乾脆效法當年李濟深、程潛、陳明仁等降將,在國民黨三個字後面加上「革命委員會」算了。

 

國民黨領導人裡頭,最後一位真的敢與中國共產黨火裡來水裡去,周旋抗衡的,反而是台灣人總統李登輝。相較於蔣經國的閉關自守,李登輝展現大開大閤的氣魄,一方面推動務實外交,派郭婉容到北京參加亞銀年會、大搞重返聯合國;另方面又與江澤民爾虞我詐,玩殘密使與辜汪會。1995年雖然因為一趟康乃爾之行令北京惱羞成怒,但在台海導彈危機中,羽扇綸巾,從容不迫,硬是讓不情不願的柯林頓派了兩艘航空母艦到台海穩住局面。

 

這樣子的國家總統,讓人民覺得脊椎骨是硬朗的。不像另一位剛卸任的前總統,敵人尚未兵臨城下,只是透過黨媒吠叫兩聲,已然驚恐失色、語無倫次。說現在的國民黨只剩求和主義與投降主義,剛好而已。

 

事實上,現在的國民黨人幾乎都不讀書,不僅對中共歷史不了解,甚至對自己的黨史也一無所悉,不曉得七十年前敗退台灣的慘痛教訓,甚至喜孜孜打算模仿當年張治中赴北平求和的2.0戲碼。奉勸江啟臣主席,上網搜尋一下當年龍雲、陳銘樞的下場。像黃紹竑一樣還保留起碼良知的降將或許不多,但即使想夾著尾巴做人,共產黨也不見得手下留情。當年洪承疇忍辱偷生,滿洲人修《明史》還是將他放進《貳臣傳》,讓三百年來的人都沒忘記這傢伙就是個降將。歷史上的投降者幾乎沒有好名聲,在台灣的國民黨人,可千萬牢記了。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副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