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戰略清晰外,更別忘房間裡的紅色惡象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隨著中共美國對峙的緊張情勢不斷升高,在東亞爆發武力衝突的可能性也相應提升,台灣更被認為是衝突的熱點之一。有鑑於此,美國外交政策分析家或是中共問題專家開始倡議美國政府該放棄行之有年的「戰略模糊」政策,改採「戰略清晰」─美國明確表態一旦台海發生戰事,美國會以軍事力量介入─以防止中共在內外交迫的窘境下鋌而走險發動戰爭。


作此倡議的分析家中最著名的便是曾在小布希政府中擔任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現任著名智庫對外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的Richard Haass,他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雙月刊中和同事David Sacks發表了一篇名為〈台灣需要美國毫不含糊的支持〉的專文,主張美國要對中共發出明確的訊號:如果中共對台灣動武,美國會予以回應,不會坐視。


這樣的主張乍看是對台灣有利,然而本文接下來會指出,Haass和Sacks的這篇文章充其量只是另一種版本的綏靖政策,對解開當前世局的難題並沒有根本性的助益。而且Hass和Sacks對於為何台灣會發生戰爭的歸因也失之片面,甚至和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的主張若合符節,因此參考價值有限,也不能視為美國外交政策界要大轉向的訊號。


反之,在同一期《外交事務》中由知名政治學者普林斯頓大學教授范亞倫(Aron Freidberg)所寫的〈面對侵略的解決之道:如何反擊北京〉才提出了從根本上應對、消除中共威脅的各種措施,甚至可以說是呼應了川普政府正在執行的強硬中共政策,提供學術上的支持。


對Hass和Sacks來說,美國不能再保持模糊是因為中共已有能力威脅到台灣的未來,中共的國防預算是台灣的15倍,而且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針對台灣而花的。中共的國防計畫也聚焦在如何阻礙美國成功的介入台海戰事。他們甚至認為美國是否能在台海戰事中獲勝已經難以確定,而且趨勢正往有利於中共的一邊移動中。


這些論斷和上一期《亞洲周刊》的封面故事「航母殺手震懾美軍」中提到「蘇起引用美國前國防部長(Robert Work)的多份報告,指出美方18次兵推,美軍都失敗。這引起美軍的警惕,要研究如何在亞洲面對與北京的軍事博弈。」實在差別不大。


另外,略優於蘇起的投降派主張,Haass也列舉了一連串中共這幾年的擴張惡行如違背承諾軍事化南海、在新疆任意監禁至少百萬維吾爾人、在邊境和印度公開發生衝突、在台海加大演習力道且加緊孤立台灣並完全剝奪香港的自治。基於這些不斷增加的擴張野心,Haass和Sacks認為有傳聞主張習近平會利用增強的國力最早在2021就實現「中國夢」進行武統台灣絕不可等閒視之。


在説明了中共有能力、也有意圖以武力併吞台灣後,Haass和Sacks從另一個角度說明維持戰略模糊的必要性已不存在:台灣目前沒有貿然宣佈獨立的風險。再者台灣已經是成熟、運作良好甚至合法化同婚、擁有亞洲最多女性國會議員的民主政體,並在抗疫中有亮眼表現,因此協助台灣保衛這些成果符合美國的利益,也是對其他亞洲盟邦放出美國是可信盟友的訊號。


從以上這些內容來看,Haass和Sacks的立場似乎對台灣相當友善也對中共的惡行聊若指掌,但在文章中兩人也強調這個政策的改弦易轍並不伴隨著要和台灣簽定任何的協定,也不牽涉到一個中國政策的更動,最多就是對台灣的選舉安全和資訊戰防禦提供協助並研究簽定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能性。


換言之,他們唯一的目的在於防止台海發生戰爭,雖說維持台海和平從某個角度來說是對台灣有利的,但仔細思考他們兩人的邏輯會發現問題重重:(1)武統台灣並不一定是國力強大下的決策,也可能是中共面對內外各種壓力下為了轉移焦點的保命絕招,而就現狀看來後者比較符合現實;(2)如果不對中共惡行的根源下手,而只是聚焦防止戰爭行為的發生,那麼以中共狼狽的現狀,他有可能使詐,以秘密承諾對台不動武為籌碼,換取川普政府停止在科技、人員交流、人權、貿易、疫情咎責等戰線上的窮追猛打,等恢復元氣後再變臉不認帳;(3)防止台海發生戰爭的根本方法是改變中共對利害的盤算與行為,而不只是宣佈戰略清晰。


雖然Hass和Sacks文中有提到美國應該正告中共,如果敢貿然對台動武會毀掉經濟成長的果實,影響政權賴以生存的合法性,但反過來說,這種邏輯又是預設了只要不對台動武,中共便可名正言順繼續發展經濟,而高度忽略了兩個已經很明白的現實問題:(A)中共當下的經濟成長早已陷入嚴重瓶頸,主要靠偷竊、模仿美歐日先進技術謀生產業升級;(B)中共頻頻以自己龐大的經濟體量和市場規模來威脅任何對疫情起源質疑、譴責香港《國安法》或是批評中共任何問題的國家,再讓中共不受規範的發展經濟根本是飲鴆止渴,如果只要承諾不對台動武便可繼續一面在全世界偷盜、一面拿14億人的消費力到處威脅人,對中共來説是很划算的買賣。


因此,把防止台海發生戰爭當做一個孤立的目標而不是放在中共以骯髒手段繼續擴張下必然想併吞台灣的脈絡來看,頂多只能在短期內換取一時的和平,類似二戰前英國首相張伯倫對希特勒一再姑息、退讓卻以為換來長久和平的無效綏靖政策。


但很諷刺的,聚集了無數優秀外交人員、政策分析家和中共問題專家的美國卻大部分都和Haass一樣,沒有人能提出真正有效應對中共的完整策略。直到同一期《外交事務》范亞倫教授的大作才點出了一個非常完整的圖像與解決之道。


在他的文章中,范亞倫毫不隱晦的告訴讀者:和中共交往40年,希望靠投資、貿易讓中共在政治、經濟上更開放本來就是場賭博,而很明顯的,西方沒有贏到賭金。反而現在是中共想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科技、經濟霸主並在東亞稱雄,還利用民主國家的開放想塑造各國的政策與對中共的觀感。


此外,中共還拼命想讓自己成為開發中國家的老大,並利用這些小弟的支持來改寫國際規範以符合本身威權政體的偏好。長期來説,中國共產黨就是想分裂、弱化、汙名化民主國家,減損其光環,拉攏一些、孤立一些民主國家,讓美國最後變成一個被大為削弱的集團中的領袖。


幸好中共這樣想,不一定有能力去執行這個陰謀詭計,其內部已經有非常多的問題阻礙它去實現甚至中途就翻車出軌。不過這一天不會來的這麼快,因此需要美國和其盟友強化其國防實力抵擋中共的侵略或脅迫,並且還需要保護他們的經濟不受中共剝削、政治和社會不受中共滲透和顛覆。而真正的重點不只是防禦而已,一個有效的策略要有攻擊性的成分:需要找出共產黨的弱點並加以利用而不是被動回應其惡行。被動回應只有對初生、很弱小的對手夠用,對中共這種力量大很多也更有攻擊性的對手是不夠的。


即使美國和盟友擋住了中共的惡行,要想辦法重新取得主動權才是根本。范亞倫還提醒就算美國國家安全會議五月出版的白皮書中指出把美國對中共政策的前提定在足以決定中共政權的未來是愚蠢的,華盛頓也不該聽天由命,而是要講明希望中共進行足以改變政權性質的改革。民主國家要堅持普世價值的確存在,還有包括中共公民在內的世人都有權享受伴隨這價值而來的權利與自由。對此放棄就是出賣原則,也是出賣了在中共境內堅守這種信念的人群。


從上面兩段對范亞倫教授大作核心想法和主張的簡介就能很容易看出和Haass那種被動防範問題的治標式提議的差距有多大。當下要應對中共在全世界頻頻作惡,只有堅定的全面反擊,甚至主動出擊攻其弱點,才是讓它退縮,被迫改變其盤算,並放棄以其藍圖改造世界的野心。


可惜當下大部分的外交政策分析家往往忽略了從根本上去掌握中共行為的源頭,而是想把美中對抗硬套入並不具解釋力的「修斯底德陷阱」或是盲目歸諸於川普的孤立主義。事實上,從美國對中共兩年多來祭出一連串加稅、制裁,但中共只能東施效顰的採行看似一模一樣的對等反制(但效力奇低無比,完全談不上對等)就知道目前白宮對中政策團隊採行的措施正如范亞倫教授所言踩到了中共的痛腳,還逼使中共推出毫無說服力的「內循環」經濟來防守,甚至在對台用武的軍事準備根本不足情況下就擺出想攻台的架勢試圖轉移焦點,證明目前的策略是對的。


換言之,對世界、對台灣最安全的策略絕對不只是美國單方面公佈一個對台「戰略清晰」的新政策,這只能發揮短期嚇阻的效果,更無從停止Haass自己都承認的中共各種劣行,唯有出動出擊、極限施壓、堅守核心價值才是贏得新冷戰的核心戰略。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