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領導者的氣質──柯韓蔡不同等級的類比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



姑且不論還要多久,試想這一天已經來臨。終於台灣加入聯合國了,可以和世界各國在國際間平起平坐了,台灣總統再也不會被關在台灣無法造訪世界,或是出國時過境他國被限制無法下飛機。


在台灣參與的國際場合,各國政要共聚一堂,鎂光燈閃個不停。目前檯面上唯一斬釘截鐵說四年之後要選總統的只有柯文哲,因此我只能想像他代表台灣出席。


穿著高腰褲的柯文哲腰間掛著手機盒,短袖的開領襯衫口袋裡插了兩隻筆,領帶西裝乃凡人造作裝扮,他一定是這麼想吧?腳上是綁了螢光色鞋帶的球鞋,幸好沒有配一件寶藍色運動外套。在與人交談之際,他喃喃自語說起自己曾經是台大外科醫生,智商157是個科學家,伸出手指在空中無意義比劃著,一邊想著可以讓人覆誦的金句,不自主露出對自己十分滿意的神情。


忽然間他覺得說出一句聰明話了,也不管別人覺得如何,他瞇起眼睛皺起泛著油光的鼻子露出黃板牙,自顧自地呵呵笑了起來。仰首一口喝光杯子裡的香檳酒,說不定會咋舌對著身邊的人說,這有什麼好喝,還不如喝白開水。用餐時間他一語不發旁若無人埋頭苦幹,當別人還在細嚼慢嚥社交之際,他已經狼吞虎咽掃光盤子上的食物,抹一抹嘴略顯不耐,張大嘴打了個哈欠。


我想像這樣的場景,先是打了一個冷顫,接著感到一陣絕望。這樣一個人,信誓旦旦說他是新政治,他要當他口中社會弱智不進步不是法治國家的總統。要走向國際的台灣只值得這樣的人?


姑且不論柯文哲的總統美夢能不能成真,先來看看首都市長的基本禮儀。幾天前荷蘭新任駐台代表拜會台北市長,客人西裝筆挺說不定還演練了和台北市長見面時的每個細節,主人卻如酒樓跑堂般口袋裡插了隻筆腰間掛了個手機盒,沒有西裝領帶便罷不強求,長褲上竟有明顯污漬,翹起的二郎腿上那雙有著螢光色鞋帶的運動鞋,在友邦的臉書網頁上,格外刺眼不堪。


一個連接見外賓都不願意勉強自己穿皮鞋打領帶以禮相待的人,要如何期待他會願意為國為民犧牲自己的好惡?記得還在跑新聞時,重要場合即使記者尚且有服裝規定,首都市長為了一己舒適堅持隨便無禮,除了自以為是永遠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我想不出別的解釋。


今年以來,我相信許多台灣人和我一樣,慶幸一月總統大選的結果是蔡英文而不是韓國瑜。如果是韓國瑜,台灣不僅會在疫情之初把口罩如國民黨所願出口到中國,更會一股腦往中國靠攏,不可能因為防疫有成在國際嶄露頭角。


但我感到慶幸的是,台灣有一個可以端得上台面的總統。


我想像如果是韓國瑜和各國領袖同場的畫面。他的袖子捲的半天高,腋下濕了一片,他會如直銷業務般打躬作揖,絲毫沒有政治家的風範。因為大學讀的是英文系又開了雙語學校,他的英文應該不差,但他吐出的是不合適的英文單字,說著低俗的笑話,手上的紅酒一飲而盡:來來來,cheers!乾杯!再來一杯!想到這樣的場景,一樣讓我冷汗直流。


雖然年代不同了這種說法極其不當,但望之不似人君是極為精確的形容詞,用在柯文哲、韓國瑜身上一點也不為過。我再怎麼厭惡馬英九,他至少舉止合宜,面對外賓或是在正式場合不致全憑一己的喜惡毫無分寸,丟盡台灣人的臉。


會不會說英語說得好不好,不是成為一個領袖的必要條件,德國總理梅克爾或是俄羅斯總統普丁都鮮少甚至不說英文,他們一樣舉足輕重。但台灣這個急需讓世界認識的新興小國,有一位可以直接與國際溝通,或是讓人覺得國際化的領導者,一定會發揮極大的功效。


本月初蔡英文出席2020歐洲日在台晚宴,致辭時她從容沉穩自在優雅,一口流利漂亮的英語,即使談話內容大部分涉及單調無趣的經貿數字,她還是能在開場時自然打趣,讓氣氛立刻輕鬆起來,贏得笑聲掌聲。在國際場合大器自在,這樣的總統符合我的期待。


時間倒轉到柯文哲去年訪美時的演講,他念念不忘的只是自以為的輝煌歷史,他的英語難以聽懂是一回事,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曾經是台大外科醫生一再強調,著實令人不快。我聽著他的演講,心想如果有個翻譯會好多了,省得外國人聽的一頭霧水。然而語言畢竟只是工具,他演講時散發出那種不可一世傲慢輕蔑的神情,讓我為台灣的首都市長出門在外竟然如此這般,感到汗顏。


而韓國瑜競選總統期間在美僑商會的表現,更是讓人想在地上挖一個洞鑽進去。他自以為幽默用晶晶體在中文致辭中穿插再簡單不過的英文單字,不僅讓人摸不著頭緒,更是讓聽的人替他尷尬不已。他充滿江湖味的口吻,每每讓我聯想起路旁搭帳篷擺流水席的總招待,或是秀場的主持人。讓人覺得親切沒架子很好,卻無法說服我這是可以代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走向國際的領袖。


或許有人要說,蔡英文的致辭表現是幕僚為她準備好的與她無關,那麼為什麼北高市長的幕僚無法為他們的主管設想,不知提醒他們國際禮儀?我只能猜測,天生的氣質加上後天的傲慢,再高明面面俱到的幕僚,也回天乏術。


目前為止國民黨內有人醞釀韓國瑜朱立倫搭檔角逐2024,台民黨則是為了柯文哲可以拿到選總統門票而成立的,我想到這兩個人要選總統,心中有無限的悲哀。有什麼樣的能力或是意識形態先放一邊,在我心目中能夠代表台灣的領袖,最最起碼要敦厚有禮舉止合宜,和別人會面或是共處一室同桌吃飯時談吐得體,不會讓我不想承認我是台灣人。


而這兩個人,都會讓我羞於承認。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