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馬英九綁架的國民黨

Tuesday, September 8, 2020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KMT臉書

 

 

在衣物能夠大量廉價生產的時代,平價的西裝與上班穿的套裝往往比休閒服更便宜,西裝皮鞋,正式的服裝已不再是階級的象徵,反而是一種謙虛的表現。例如面對客戶的業務員,就算是大熱天,也是西裝領帶不可少。即使在美國校園,教授學生平常上課穿著隨便,但一旦到了論文口試、領獎、畢業典禮,上場時一定穿著正式。學校行政人員,院長級以上人物,上班時間必定穿著正式,不是為了顯示身分,而是不突現個性,讓你專注於他在職位上的責任,為你服務,傾聽你的訴求。

 

如果我們也同意這樣的穿衣原則,那麼我們在國民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看到一個非常突兀的馬英九,穿球鞋、牛仔褲、主題汗衫。其實一般黨員出席政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這樣打扮並無不可,但馬英九不是一般黨員,他是卸任元首與前主席,有這兩個身分,在國民黨的最高權力大會上,他要像面對客戶的業務員,謙卑地面對黨員的訴求,因為黨員是他的權力來源。但馬英九顯然不是這麼想,那身打扮,讓他更像是一個穿者主題汗衫前往黨部嗆聲的憤怒黨員。事實上失落多時的馬英九,嗆聲正是他真正的目的。

 

大家都知道馬英九不是不修邊幅穿著隨便之人,他極注重外表,也極為自戀,但這次不只是單純割眼袋,想要裝年輕的膚淺表現,而是一個凸顯自己才是真正老大的刻意安排。馬英九之外,看看其他五位出席的前後任主席,四位男性中規中矩,正式的西裝領帶,洪秀柱稍微輕鬆,但也符合所謂「商務便裝」(business casual)的標準,是她一貫的打扮,只有馬英九一派輕鬆。當他與其他乖乖穿西裝打領帶的主席們一同出現在台上,這位故意不遵守「穿著規範」(dress code)站在中間的馬英九,他要告訴大家的是,我才是國民黨裡大老中的大老。

 

這就是後韓國瑜時代國民黨的困境,不是國民黨不知何去何從,而是馬英九不從,執意逆勢而為,一人綁架全黨。卸任前不計一切代價晉見習近平,洋洋得意,自我恭喜,還大言不慚說橋已經搭好,未來的總統只要在中國橋上遵守交通規則就好,狂妄無比。

 

無奈民進黨的蔡英文不屑一顧,還聲望衝天,馬英九氣餒之餘,豈可容忍自己的黨也敢造次?他必須把國民黨框在他認識的國民黨內,才能鞏固他自認的歷史地位。這就是馬英九的心態,一個多月來,馬不停蹄,阻斷國民黨轉型的任何可能。

 

民進黨在2018年底地方選舉慘敗,現在看來像是老天對國民黨開了一個玩笑,讓它得意忘形,加碼演出。然而韓流只是一個神話,起自總統與立委大選的慘敗,經一面倒罷韓至李眉蓁完全滅頂,韓流何在?而對外的國際情勢,從香港反送中、武漢疫情、美中局勢丕變以來,國民黨已毫無論述的能力。

 

加上面臨清算黨產與轉型正義的要求,任何人都可看出國民黨包山包海的時代已過。這個沒有槍桿子也沒有鈔票的時刻,是國民黨創黨超過一百年來,首度遇到政黨必須現代化的挑戰。

 

也就是說,在民主的政黨政治裡,如果政黨的意識形態無法落實在政治實踐中,那麼這個意識形態就只是宗教,而這樣的政黨,或許還可能勉強存在,但不可能發展,也不可能在當代政治中取得發言權。但今之古人馬英九可不這麼想,對於無法定義的「九二共識」與無法實踐的「一中各表」,只有宗教化一途。

 

其實後戒嚴時代成長的江啟臣豈會不知道國民黨的問題?年初國民黨大敗後接下黨主席,成立「改革委員會」,委員會名單在四月一日愚人節公布,浩浩蕩蕩59位委員,巧妙地出現世代交替微弱的氛圍。連戰、馬英九、吳伯雄、洪秀柱、吳敦義、朱立倫等前主席們被打入冷宮,一看就知道聊備一格的諮詢顧問團安撫,等於是把委員會與老人世代切割。

 

然而老人世代在馬英九的領軍之下,豈會只是聊備一格? 自始就砲聲隆隆,實質掌握了改革委員會的方向。有趣的是,朱立倫難謂老人,但一山不容二虎,被江啟臣一同包裹在前主席團裡,強迫淡出。江啟臣刻意與朱立倫切割,不想江朱聯合共同抵抗那群老而不死的黨之大賊,恐怕不但自己的權力沒有鞏固,反而分散了世代力量,喪送國民黨改革的最後契機。

 

委員會分組討論四大改革方向,也就是五個月之後全代會通過的四大改革方案:「財務穩健」、「組織改革」、「青年參與」、「兩岸論述」。其中「兩岸論述」的核心問題是「九二共識」的存廢,這一直是世代爭執的重點,一方認為「一中」是國民黨的核心價值,若不守住,與台獨何異?一方則認為說不清的「九二共識」已病變為惡性腫瘤,非割除不可,至少要化療。然而江啟臣把「九二共識」的發明者蘇起放入「兩岸論述」小組,等於早就把結論寫好了,何必浪費時間開會?

 

另一方面,馬英九趕在全代會前割完眼袋,之後暴衝演出,加大聲量叫陣,招招意在確定「九二共識」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只取大者,當國民黨中生代苦思如何調整兩岸政策時,馬英九說「九二共識」不可廢;當年輕支持者完全崩盤,國民黨想盡辦法吸引年輕人時,馬英九說年輕人不了解「九二共識」;國民黨希望洗刷對中國屈膝的印象,馬英九說中國不會同意;國民黨希望對中國犯台有清楚的立場,馬英九說首戰即終戰,美軍也不會來救;國民黨希望中國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馬英九說中華民國已被中國消滅,不可能回頭。

 

這些辱台言論出自卸任元首之口,令人傻眼,中國則是如獲至寶,大為放送,逼得在台協會頻頻出招釋疑。任何頭腦正常的國民黨員,都應該立刻與馬英九切割,但我們看到的不是這樣,而是馬英九成功綁架全黨。國民黨內的極端統派自然無從指望,就算有點時代感的少數中生代,也出現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極力替綁架國民黨的馬英九辯護。江啟臣願望完全落空,國民黨改革與轉型已不可能。

 

全代會通過的四大改革方案,只剩標題可能是江啟臣的意思,五個月討論下來,交出一份完全看不出新意的內容,可能比任何一個同鄉會的改革方案還要枝微末節,例如黨費200元調漲至300元,以因應失去黨產後的財務缺口,但連這個也吵翻天。

 

又如「青年參與」一項,結論只想到每5名不分區應有一位40歲下年輕人,但40歲以下年輕人就有年輕思想嗎?馬英九20幾歲就是極右組織成員,30歲就服侍獨裁者。如果是這種年輕馬英九入列,有何革新可言?何況依國民黨實力,這可能只是兩名不分區的缺,如果不滿50歲的主席無法拉近年輕人,多兩個年輕不分區何用?

 

大家心知肚明,其他改革都是可以克服的技術問題,但國民黨的死穴是兩岸論述。國民黨想在台灣立足的唯一機會是台灣化,而台灣化不同於本土化。本土化會隨人口結構自然改變而發生,地域認同的形成也很自然,但去中國的台灣化必須靠國族論述,而國族論述正是藍綠兩岸論述出現歧異的根本原因,無法調和。

 

過去美國的一中原則延緩了國民黨重擬兩岸論述的急迫性,甚至讓馬英九的勝選歸功於台灣選民對「九二共識」的接受。然而世局在變,美國雖未放棄一中原則,但更明確壓制中國武統的企圖,獨立的可能受到鼓舞,兩岸統一在台灣社會已無法想像。

 

在這樣的氛圍下,被馬英九挾持的江啟臣拐彎抹角提出「江八點」,繞來繞去把「九二共識」放在憲法上,再由南京憲法得到「一中」的本質與修憲後「各表」的憲政秩序。大費周章,但馬英九不置可否,只要看到幫「九二共識」塗脂抹粉就高興。深藍如張亞中仍然罵聲一片,主張「九二共識」只有「堅持一個中國、謀求國家統一」的「強共識」,而這正是1992年兩岸「相互理解」的文字。

 

張亞中教授是對的,而這也正是不管「九二共識」如何定義表述,將永遠與台灣脫節。根據張亞中的統計,「九二共識」被國民黨重新定義了五次。統派的確對「九二共識」研究透徹,但總是不顧時空的轉換,喜歡如此反嗆,說當年辜汪會談是李登輝促成的,「堅持一個中國、謀求國家統一」也是銜李總統之命達成的「相互理解」,此乃蘇起之後所謂的「九二共識」。這是事實,但豈能以此綁住台灣政治的演進?

 

1992年的李總統,他的權力來自中華民國老法統,也就是1990年由當時已逾42年沒有改選的老國代選出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依此李總統堅持一個中國,是向這個法統負責。之後台灣的民主化大幅邁進,不但國會已全面改選,總統也在1996之後改為直選,1999年提出兩國論的李總統已代表不同選民的意志,而這個意志,就是這20年來在台灣越來越強大的主流。

 

如果國民黨無視這個主流,不管「九二共識」如何解釋,除非能回到過去,給予當時的李總統台灣人的民意,不然不管是什麼共識,都該隨著老國代進入歷史。

 

說來諷刺,自創黨以來,改革總是國民黨習慣性鬥爭的代名詞。江啟臣主席年輕而無為,欲斷而不敢斷,整個黨小丑跳樑,全代會有如馬戲表演。許多人在全代會之前或許對國民黨的改革尚存一絲希望,全代會之後恐怕再無幻想了。當馬英九用「九二共識」綁架國民黨,而國民黨無法掙脫,「九二共識」就是國民黨最後一根棺材釘。RIP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