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運鴻/那些「痛恨民進黨的人」:高雄市長補選前後的深藍群眾觀察

Saturday, August 22, 2020

 

李眉蓁拿下25%選票,民眾黨吳益政卻只有不到5%。當國民黨、民眾黨在分食泛藍票源的時候,為何竟有如此懸殊的結果?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照

 

難以激起熱情的高雄市長補選,終於宣告結束,執政黨候選人陳其邁贏得70%選票,可說碾壓性勝利。其實,民進黨在高雄原本根基雄厚,再加上近期防疫有成、外交大有斬獲,還有高票罷韓的有利因素,這樣的結果毫不意外。

 

但是,比起民進黨的大勝,更值得思考的也許是,當國民黨、民眾黨在分食泛藍票源的時候,為何竟有如此懸殊的結果?在本次補選中,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拿下25%選票,而民眾黨候選人吳益政卻只有不到5%,相差超過五倍。吳輸給李,更甚於李輸給陳,最後吳益政連選舉保證金都拿不回來,這也許是泛藍群眾有意為之的「選擇」。

 

儘管從民進黨看來,吳益政和民眾黨這次的失敗,必然大大減低柯文哲於下次總統大選的影響力,然而,換個角度來思考,本次選舉結果也意味著臺灣民意版塊的僵化——泛藍陣營既然由政見極端、無意妥協、缺乏現實感的民粹主義支持者所把持,恐怕很長時間內,將繼續鞏固反對陣營那並不健康的政治生態。

 

「專注政見」不是泛藍的選項

 

正如前面所說,陳其邁的勝利,說來並無懸念。但是吳益政的慘敗,卻有弦外之音。

 

平心而論,作為臺灣社會現役的政治人物,吳益政當然有其弱點,包括他搖擺的國家認同、與邱毅過從甚密的從政履歷,還有選前「哭爸膩啦!」事件所流露出的傲慢態度。不過,如果檢視吳益政的市政白皮書、敗選後的從容風度、政見會上公共演說的魅力,那我們也得承認,吳益政仍是優秀人才——特別對於目前戰力已極度流失的泛藍陣營來說,更是如此。

 

此外,由於吳益政長年關心綠能、環境議題,他其實也獲得左翼社會運動參與者的好感。甚至某些本土意識強烈的自由派知識份子,也都不吝於給予吳益政正面評價。

 

就戰略上來說,在喧囂一時的「韓流」快速退潮以後,「痛恨民進黨」的群眾或政黨也應該理解,清新、進步、專業的公開形象(其實這也是近年來獨派政黨候選人的普遍形象),才會是中產階級與青壯選民所偏愛的政治人物類型。

 

因此,吳益政那慘不忍睹的得票率,就不只是意味著,吳益政所屬的親民黨確定式微、或是吳益政聯手的民眾黨無法南下濁水溪等趨勢。更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這些「痛恨民進黨」的選民,為什麼寧可選擇政策規劃、家族裙帶、學術誠信、群眾魅力、在地深耕等面向都遠遠遜色的李眉蓁?恐怕這樣的選擇,反映了「藍軍基本盤」當下的集體情緒。

 

 

相較於吳益政,那些「痛恨民進黨」的選民,為什麼寧可選擇遠遠遜色的李眉蓁? 圖片來源:聯合報系資料照

 

真正的「叛徒」是不夠堅定的同志

 

對於在總統大選、高市長罷免、高市長補選,已連續吞下三次敗績的「泛藍群眾」而言,在這次選舉前後,有許多跡象都顯示了,他們已經落入了類似「宗教戰爭」的心理狀態。對於這一意識型態僵化的焦點群體來說,比起策略性地去思考,如何在代議政治的規則下,為自身的政治主張獲取最大民意支持,現在的他們寧願將矛頭對內,從黨內揪出思想不純正的「叛徒」。

 

在補選慘敗隔夜,國民黨立院團總召林為洲在臉書寫下「是該告別韓流了……重新找回人民的信任」。這本該是一則再普通不過的敗選檢討,但是,林為洲的貼文立刻受「鋼鐵韓粉」圍剿,瞬間湧入數千則留言,包括「忘恩負義」、「人品低下」、「臺獨臥底」等等,措詞激烈的各種人身攻擊,也斷絕了國民黨修正路線的可能性。

 

而另外的例子是,外號「正常倫」的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選前在臉書上發文悼念前總統李登輝辭世,並且聲援被中國政府逮捕的《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然而,深藍群眾完全無視李登輝對於國民黨民主化的貢獻,以及黎智英多次公開反對臺獨這樣的事實,他們毫不客氣地用羞辱性言詞將朱立倫的發文罵到狗血淋頭,包括「偏離正道」、「國家亂源」、「是非不分」等等,連現任黨主席江啟臣也遭波及。

 

對深藍群眾來說,由於他們熱烈愛戴的統派民粹主義領袖韓國瑜,竟然在數月前的高雄市長罷免案中,遭到高達97%的罷免同意之否定;因此在挫折與難堪的情緒中,一種可說是出於防衛的獵巫心態,也達到了前所未見的高峰。顯然,任何朝向「中間」靠攏的主張,看起來都彷彿「民進黨同路人」,即便林、朱、江貴為國民黨高層,也沒有例外。

 

不可能執政的「民粹反對政黨」

 

在今天的臺灣社會,出於各種複雜原因——包括轉形正義無法落實、中國透過收買媒體的統戰成效等等——確實存在著一群,情感上極度痛恨民進黨、並對中國強權抱有好意的極端選民。然而,從理性角度來看,這樣的一群人其實應該要意識到,如果整個泛藍陣營繼續此種,尖銳、排他、在國家認同上絕不修正,甚至是審查同志的政治路線,這樣的主張必定無法獲得足夠數量的民意支持。

 

本次高雄市長補選,也是深藍極端主義的一次現形。

 

既然在這些光譜極右的選民眼中,對於韓國瑜路線的任何偏離,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那麼,毫無才幹、操守與學識都大有問題的「韓家軍」李眉蓁,僅僅憑著她的派系血統,就能夠排除在反對陣營內可謂一時之選的吳益政。這種「忠誠」遠遠凌駕「品質」的封建信念,將意味著任何打算在大型選舉爭取泛藍族群支持的政治人物,都必須延續韓國瑜民粹綱領下刺激「藍綠對決」的那種姿態,而不是提出深化公共辯論的施政藍圖。

 

即使我們認為,缺乏理想性的民眾黨,還遠遠不夠資格去扮演理想中的反對黨角色,但就算在李眉蓁與吳益政反差如此強烈的情形下,這一群體的選票,也幾乎不會從深藍的國民黨,轉移到相對淺藍的民眾黨。如此看來,2018年因歷史偶然而出現的韓流旋風,已經成為廣大「民進黨仇恨者」無法戒斷的激情成癮症狀。

 

小結

 

從好的方面來說,多年來始終難以擺脫威權色彩、黑金包袱的國民黨,在這些極端支持者的脅迫下,版圖必然更加限縮,此後必定更加遠離重返執政的可能。但也有壞的一面,既然泛藍群眾的非理性情緒無法被健康消化,那麼,一個多元政黨政治更為健全的臺灣社會,以及一個有能力凝聚相當民意,同時從政策面進行嚴格監督的優質在野黨,恐怕也會被拖延、懸宕。

 

說來也真是諷刺,不知道這些怒髮衝冠的深藍族群是否想過,正是因為他們陶醉於「你全家都是民進黨」的妄想與偏執,才決定了民進黨即將收割的最大政治利益——此後可能再也沒有聯合中間地帶去制衡綠色執政的戰略選項了。

 

當代文學、大眾文化的重度愛好者。感興趣的問題是,靡爛而虛幻的符號政治,到底會不會阻礙人們去實現民主與平等?

推薦閱讀:​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