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帝國的暗雲

Friday, August 21, 2020

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高雄市長補選,民眾黨選了個4%。

 

本來政黨勝敗乃兵家常事。2014年國民黨可以在縣市長輸到脫褲,2018年韓流興起讓民進黨馬上賠回贏來的籌碼。而2008年民進黨總統輸了不說,連立委都輸到當時被說20年內要重返執政都難了。然後這兩黨還不是撐了過來,就不說2000年席捲全台、但現在卻只聊備一格但持續選總統到根本讓人感動的親民黨了。

 

所以台灣人真的沒有對民眾黨比較刻薄。

 

但是這次倒是對於一個選前就幾乎必敗的民眾黨大家急於冷嘲熱諷,開始4%仔4%仔叫個不停。立委賴品妤出來嘴了幾句柯市長,居然就驚動他老人家本人出來對嗆。甚至是之前罵民進黨1450、綠共罵不停的柯市長支持者,被講了兩天的4%仔就覺得心靈受傷這樣會讓台灣族群分裂,居然在PTT提案說以後八卦版不可以用4%仔這個詞不然就得水桶禁言。想當然爾,這篇發言被大家罵爆。支持者繼續在網路上和嘲諷者嘴硬,不久後我們看到的新聞是民眾黨想推市長夫人出來當「精神領袖」。

 

很多人一定在想白色力量為什麼會走鐘成這樣。

 

其實理由也沒那麼困難。2014年在面對理財有術的三代公務員公子之際,綠營支持了台大醫院出來的怪醫。當時就有人傳台大系統全面支持的原因,是因為想把這位個性GY的人士推出台大。但這種小道消息對一般大眾來講其實一點意義都沒,因為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拉下瞎到爆炸的人選,而對一般人來講台大醫師就是有種莫名的品牌力。民進黨系統幾乎用盡所有輔選人材下去幫忙戰鬥,最後終於戰勝了公子而讓台北市「改變成真」。

 

這是時勢的力量,而不是個人何德何能。

 

但是當權柄在手、有了資源後,許多人就會覺得自己是不世出的英雄,會有今天的局面一定是因為自己是神選之人。然後身邊的出錢出力人士也覺得自己果然眼光出眾押對了寶,這下老板成了萬歲那自己至不濟也算是個八千歲九千歲了。

 

柯市長很喜歡引歷史人物比喻自己。的確,我認識的許多醫師們由於被臨床和研究綁死,下班時間都會以研究文史當個人興趣以為調劑。但是講句難聽的,文史素養和深度超越柯市長數倍甚至數十倍的醫師,我在南部就認識一打以上。今天成為黨主席的是柯市長不是真因為他比這些人優秀能打,就像前面所提的就時勢造英雄而已。不是個性難搞就是織田信長,也不是作人GY就是馬基維利。

 

好,要講歷史的話我們不要講什麼雍正什麼織田信長這種看看連續劇和打打電動就知道的初學者教材啦,我們來講講更符合白色力量現狀的歷史吧。

 

柏楊在評論大秦滅亡時,曾這麼說過。像趙高之流的鯊魚群,最大的盲點是始終看不見當頭劈下來的鋼刀,他們高估了豢養他們的那個政權的能力,認為無論他們怎麼傷害,那個政權仍能保護他們,所以對任何人都不珍惜。包括李斯在內的三公,一夕之間,殲滅無遺。

 

說真的,趙高是不是個人材?當然是,不然他怎麼有辦法在始皇帝手下作事還成為二世皇帝親信,二世皇帝即位後還控制整個大秦朝廷弄個「指鹿為馬」的把戲來清除異己。但是他的才能就是那種公司裡很會幫老板打點、然後又很會搞辦公室政治來弄人讓自己吃香喝辣的厲害角色。

 

問題是歷史也告訴我們,就算大秦併吞六國,天下認的也是秦始皇姓嬴的這家人而不是你趙高。當你拿著二世皇帝對你的寵愛在那邊亂搞時,人家表面對你服從但是早幹在心裡,就等機會一定要好好弄你了不是嗎?同樣的情形,其實早也發生在現在的民眾黨了。如果看過《投名狀》這部電影,又清楚這次民眾黨補選高雄市長狀況的朋友,應該都會想問現在的黨主席一句話:

 

「你民眾黨姓柯還姓蔡啊?!」

 

當然,這種講法很不尊重,好像完全無視台灣的民主法治精神,把政治當成專制皇帝在玩了。問題是現在蔡壁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然後內鬥到高雄選舉結果當地的不分區立委可以賭爛到不來開會,一個黨可以到各地策反兼招降納叛只為了擴大自己版圖,最後連黨主席的老婆都可以被提出來說要作「精神領袖」。這個號稱公民覺醒、原本號稱絕不組黨的白色力量有沒有越來越家天下,支持者到底是公民化還是家臣化,大家自己判斷就好了。

 

沒錯,2018年選舉慘敗時面對莫名其妙的韓流和顯而易見的中國入侵,我是提出「白綠合」的其中一人。民眾黨方面也不是沒有人贊成要盡釋前嫌、好好一起對抗外患的想法,不過最後還是失敗告終。

 

當然,可能因為我們都不是坂本龍馬,但最重要的黨主席更不是幕末保住首都的能人勝海舟。當時柯蔡體制對於被打到流鼻血的民進黨不屑一顧,想的是2020怎麼幹掉這群2014大力把自己推上首都市長位置,後來都因為「沒得撈」而離開讓自己難看的不知好歹貨色而已。

 

風水輪流轉。罷韓初期因為其史無前例的難度,而讓柯市長講出「沒有意義」、「浪費國家的錢」這種話。結果罷韓真的成功了,民眾黨還真的推出親民黨籍的候選人要跟人家補選。高雄人給民眾黨4%,是真的沒有冤枉這群人剛好而已。然後現在的民眾黨,真的不像雍正王朝、也不像織田信長的天下布武。

 

反而像極了太平天國。

 

白色力量也一樣靠著民眾對於時政的不滿崛起,一樣以清新的形象獲得支持,然後也一樣在短時間之內獲得極大版圖。2014年前後因為洪仲丘事件、太陽花運動而讓網路與街頭運動成功串連,時代的浪頭把一個台大醫院地下室的醫師推上了台北峰頂。但也因為這種時代的助力,讓這些網路上的操盤手和過去台大醫院的醫師總管、還有醫師本人都有了錯覺,認為自己是新世代的政治能量,那些舊的綠營人物早就是褪流行的貨色。

 

所以一開始只有熟悉政治圈的朋友知道「蔡壁如」這個名字,然後網路上操盤手們開始想要經營自己老板和綠營有所區隔,也就是在這個時期開始公關公司帳號開始操作「1450」、「台獨吉娃娃」、「綠共」這些臭老九式的稱號,把同樣泛台派的朋友們罵得跟狗一樣。2019年在民進黨潰敗之後,柯市長更開始以梟雄之姿和郭台銘等人準備合作,更組成了台灣民眾黨準備一舉取得天下。

 

但是網路操盤的仍然只是網路,醫師總管也仍然只是醫師總管。大選拿下了五席立委讓這些人得以粉墨登台,但是要讓他們去運作真槍實彈的政治實務,就像籃球之神九蛋跑去打棒球一樣吃力。就跟太平天國一樣,管他天下打下來了沒有先幹掉旁邊的人再說,不然到時候還得跟人分土地,所以從今年開始民眾黨自爆連連,從頭到尾內鬥到路人皆知。就像楊秀清先被殺然後韋昌輝被宰,最後弄得石達開也得跑路一樣,柯市長從政以來已經跑掉多少人了。

 

而這些跑掉的有多少是跟你一起打天下的功臣?

 

高雄市長補選,其實仍然維持著這一貫風格。民眾黨團隊從頭到尾對台灣各地只有維基百科和新聞報導級的了解度,卻被一群人推著想要「天下布武」。這次遇到如此慘敗,結果第一件作的事似乎是鞏固網路支持度。太平天國以拜上帝會起家,最近的白色信眾們也似乎開始有這種走向,只是他們拜的師父不同而已。不過,看在過去曾經一起奮戰過的情份上,我們還是想勸這些老戰友們堅強一點,不要被罵個幾天4%就在那邊玻璃心炸裂,我們可是被你們罵狗罵吉娃娃罵奴才罵了兩三年啊還不是好好的。畢竟人沒有實力的時候,就不要跟人家大小聲啊。

 

而且如果不好好反省的話不會只有這次啦。

 

 

 

作者為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科日本研究碩士,同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科文學博士。專攻民俗學。現職為實踐大學應用日文系助理教授。在學術和政治、實務和夢想間漂流,留學日本現居台南。人生的信條是「既生於世,豈不遊哉」。著有《表裏日本》、《風雲京都》、《圖解日本人論:日本文化的村落性格解析》。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