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洗都洗不掉的血跡或病毒、乃至恨意

Thursday, August 20, 2020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Yet here's a spot. Out, damned spot! Out, I say!

 

這兒還有一點血跡。去掉!該死的血跡。我說:去掉!

 

                                      Macbeth, ACT V SCENE I

 

 

據說是為了避免防疫漏洞,早在四個多月前,彰化縣政府就開始要求海外入境者(無論有無症狀)接受病毒篩檢;篩檢了近一千四百個案,直至近日才出現首例陽性。由於疫情指揮中心一直被蒙在鼓裡(彰化縣府說指揮中心都知情,但指揮中心顯然不如此認為),因此委請政風單位介入調查,釐清相關疑點。

 

「陳時中請政風調查」引發不少批評,中時報系將彰化衛生局比擬為李文亮、指責陳「解決發現問題的人」。在此同時,好幾位彰化縣民提出證詞,指出採檢過程有疏失、很可能造成防疫破口,更有公衛護士指稱「因為長官要做研究、我們被迫欺騙民眾」;此外,有醫師指出「原本的隔離措施已足以阻止病毒擴散」。

 

「為了篩檢病毒、反而造成防疫破口」有點像某些強迫症個案「因為怕髒怕感染、重複洗手,損傷皮膚保護功能,反而增加感染風險」。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馬克白」裡的 Lady Macbeth。因為暗殺鄧肯國王造成的罪惡感,馬克白夫人總感覺手上還殘留血跡,甚至在睡夢中也不停的洗手。

 

多年前,筆者曾督導治療一位個案:正值事業起飛期的少婦,被發現有不孕症。案主想事業穩定再處理;但卻因公婆壓力、也因為案主認為成功率不高,很快就做了試管嬰兒,卻意外地一次成功。此後,案主一方面憾恨生養小孩會影響事業、一方面又極度擔心胎兒受到各種傷害:重複洗手、嚴格要求居家清潔、停用微波爐…,也要求丈夫與公婆配合、造成他們的困擾。在案主的內心世界,恨意雖然被理智與母愛潛抑,但仍有強大的力量;這使案主害怕傷害胎兒,於是盡其所能保護胎兒。

 

就像情侶夫妻或父母子女,我們對身邊的人總是有著矛盾的情感:對摯愛也會不滿、甚至夾雜些許恨意,尤其是曾為對方作出犧牲的時候。同樣的,即使把台灣當作母親,也難免因期待失落而有怨懟、尤其台灣(政治/社會/文化/人民素質)的確還有可改進之處;於是「鬼島」「好騙難教」等嘆息時有所聞。

 

Lady Macbeth大概不愛鄧肯國王(或許有嫉羨)、也真的謀殺了他。但大部分的強迫症個案,意識上心有所愛(自己或家人)、也願意保護所愛的對象,只因為無法面對愛中夾雜的恨(可能有腦生理或性格因素),所以保護過度、甚至可能造成傷害。即使沒有直接傷害所愛,也可能投注了太多心力作無效的保護動作、因此荒廢了其他事務。

 

回過頭來看彰化縣政府,他們不但要求所有入境者接受篩檢,也同時與台大公衛所合作、進行高風險群體的抗體檢測研究。雖然有消息指出可能另有所圖(研究目的?商業利益?),但仍無法完全否定善意的可能性。但正如前述,就醫採檢過程可能造成更大的風險,媒體片面報導更造成民眾恐慌、影響了彰化縣的觀光產業…正如強迫症的「想保護反而傷害」。

 

也正如強迫症常見的「缺乏安全感/不信任環境中正面的力量」:彰化縣衛生局在做前述篩檢工作時,並未向指揮中心報備;有初步結果先是向媒體透露、而非與指揮中心詳細討論。這也是缺乏信任的表現。

 

有些醫界朋友認為:「上新聞也好,可以讓民眾心生警惕,繼續力行防疫新生活。」然而,許多媒體名嘴之所以大幅報導討論,似乎並不是要喚起民眾警覺,而只是要攻擊中央防疫團隊、甚至誣指政府隱匿疫情~這也是對所有醫護人員的汙衊,因為醫護人員配合才可能隱匿疫情。這些媒體名嘴就只能以惡意解釋了;也因為(如前述)民眾對台灣總還有些不滿或愛恨交織,所以這樣的攻擊仍然能獲得一些共鳴。

 

彰化縣衛生局的作為,是出於保護民眾的善意、還是另有不可告人的動機,或許還需要更多證據才能判斷。但是,身為旁觀者的我們,應該可以適度信任指揮中心,除了配合防疫規定、不需要因為焦慮而影響生活太多。畢竟,我們不是Lady Macbeth,不必因為未實現的惡念而有罪惡感;而且,生命中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值得追求享受。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曾以「老皮蛋」為筆名,參與「超克藍綠」共筆部落格、與書籍「超克GGY」之寫作。近年忙於賺錢養家、陪小孩長大,並在基進黨政策部任無給職不認真研究員。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