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投三次,回歸基本盤

Thursday, August 20, 2020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今年高雄人投了三次票,分別是總統大選、罷免案、以及剛結束的高雄市長補選。陳其邁的耕耘與勝出並不意外。雖然投票率早可以預料到不高,但是陳其邁獲得67萬票,沒有拿到選前喊出的預期票數,當然也沒有達到罷免案時的94萬票同意票。一年投三次,誰投了、誰沒投、又代表什麼意義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上面這張圖中,我一次比較了四個選舉。三張圖的Y軸都是陳其邁這次在各個選區的催票率,也就是該選區每一百位成年人有多少人出來投給陳其邁。而三張圖的X軸,左圖是蔡英文今年一月總統大選在各選區的催票率,中圖是民進黨在高雄不分區的得票率,右圖是今年六月罷免案支持票在各選區的催票率。

 

舉例來說,左圖的橋頭區(0.55, 0.38),代表說在橋頭區,平均每100位成年人中就有55位在一月出來支持蔡英文,但只有38位在八月出來支持陳其邁。假如兩次選舉的人數一模一樣多的話,那麼這散布圖的分布應該會接近圖中的虛線對角線,該對角線代表X跟Y的值一樣。假如兩次選舉的票數分布有重大差異的話,那就會遠離虛線對角線。

 

三張圖大致上都是線性的分布,就是假如在之前的選舉或罷免比較挺泛綠的選區,這次當然也會比較挺陳其邁,這並不意外。但假如考量分布跟虛線對角線的差距,就可以得到許多有趣的推論。

 

在左圖,蔡英文的得票跟陳其邁得票的差距並不小。光以上面的橋頭區為例,該區平均每100個人裡有55位投蔡英文,但只有38位這次出來投陳其邁,至少就有17個人改變心意,佔了這區投蔡英文的人的三分之一。同樣地,在右圖中的橋頭區,這區平均每100位成人就有50位出來投贊成罷免韓國瑜,但兩個月後剩下38位出來挺陳其邁,同樣每100位成人就少了12位。假如我們觀察左圖跟右圖的趨勢線分布,可以發現兩個都是斜率小於虛線對角線的1,這意謂著在年初越支持蔡英文、年中越挺罷免案的選區,這次平均而言票就掉越多。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那是哪些地方蔡英文跟陳其邁的票數差異最多呢?從上面這張圖來看,可能是選民比較多的選區。在這張圖中,各選區選民數越多的地方,平均蔡英文的催票率就比陳其邁多更多。要如何解釋這樣的現象?選民數多的區通常也有比較多的投票所跟交通設施,因此不會是投票成本造成的差異。但假如選民數多的區代表的是有比較多選民需要返鄉投票,那這裡的趨勢可能就意謂著這次返鄉投票的人少,因此造成了蔡英文跟陳其邁的得票差距。

 

那麼這些人是誰?我覺得或許可以從第一張圖的中圖來推論。在中圖中,陳其邁的得票跟民進黨半年前不分區的得票是驚人的相似。整個分布趨勢線幾乎貼上了虛線對角線。用回歸模型來看的話,光是民進黨不分區這個變數就解釋了90%的陳其邁得票分布,而且估計出來是一條斜率1、截距0的線。

 

這代表說在高雄市各個區域,一月有多少人投民進黨、八月就有多少人投陳其邁,票票入匭。當然,這會有區位推論的問題,不是每個投民進黨的人都投陳其邁、也不是每個投陳其邁的人都投民進黨,但是這樣的比例應該不高,否則整個分布無法如此的接近對角線。

 

假如更進一步地把台灣基進在一月的催票率也放進回歸模型(考量到陳柏惟參與了選前之夜),更是把模型解釋力提高到96%,雖然這樣樣本可能比較少,但民進黨跟台灣基進的得票分布,幾乎完美的解釋了這次陳其邁的得票分布。

 

相較之下,第一張圖右圖的罷免案跟陳其邁得票相較,就有一段差距。這段差距要如何解釋?假如陳其邁的得票可以用民進黨加上基進黨來解釋的話,那罷免跟陳其邁得票差距就可能可以用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以及其他無黨派選民在兩次投票中的差異來解釋。我在之前的專欄文章〈罷免案選後分析—從連署到達陣〉中,曾經提到時代力量以及台灣民眾黨的得票分布,都跟罷免案得票分布有關。但用同樣的方式,卻會發現時代力量的政黨票跟這次陳其邁得票關係不大。台灣民眾黨有推派候選人,當然其得票分布也不會跟陳其邁有關。

 

時代力量的得票與陳關係不大並不意外,畢竟時力在高雄的看板人物黃捷最後並未加入輔選的行列,而是專心高雄政務。另外,假如我們舉圖一中的橋頭區為例的話,橋頭科學園區是這次陳其邁重要的政見之一,也在這一年來大力推動,橋頭區也確實是這一年來最挺泛綠跟陳其邁的選區之一,但是時代力量跟台灣民眾黨對於橋頭科學園區的環評還是有意見。在這樣的情況下,時代力量的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給陳其邁是有理由的。

 

根據政黨的生命週期理論,新興的全國性議題小黨支持者往往來自於遠離出生地的高等教育選民,但這些小黨也往往沒有非常強的地盤經營。這種傾向與目前幾個台灣小黨仍然相關。

 

假如我們把上述這些資料都串在一起,比較好的解釋方式,就是這次陳其邁的得票是回歸了民進黨在高雄的基本盤以及一些基進黨的幫助。雖然蔡英文跟罷免案有成功的吸收了台灣第三勢力的選票,但這些選票可能本來來自高雄市人口密集區、平常可能在外縣市的民眾,這些民眾因為總統選舉以及罷免案回去投票,投蔡英文跟小黨,但是在高雄市長補選就沒有回去了,因此形成這樣的分布差異。當然,假如有民調結果的話就可以更準確地做這些推論,但是民調應該很難做外縣市有沒有回去這件事。

 

假如上述的推論是合理的,那民進黨雖然這次成功動員出基本盤出來穩定勝局(這就比另兩黨厲害了),但是也沒有多拓展出新的票源,尤其是那些投蔡英文跟罷免案的票源。對於陳其邁來說,雖然是穩住了勝利,但假如沒有開拓出新的票源,就意謂著沒有能力去動搖泛藍仍然過半數的高雄市議會,因為無法透過挖這些人的票源作為施壓方式。加上總體票數陳其邁又低於韓國瑜當選票與罷免票,可以想像上任後的府會衝突可能會是被操作的一個點之一。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