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韓國瑜之後的高雄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上個月我專程南下到高雄親臨罷韓盛況,在這個二十多年來只有路過未曾真正踏入的城市停留了五天。因為得天獨厚的海港和總是艷陽高照的藍天白雲,高雄給我的印象和其他台灣港都非常不同,加上近年來圍繞著港邊極具特色的建設,更讓去國多年的我驚艷不已。


英國籍的丈夫亦是不時盛讚高雄,上下數回旗津渡輪後,他甚至將高雄類比為多年前我們住過的雪梨,因為雪梨渡輪也是他當時的日常。高雄港邊的建築,是我見過台灣最美最有設計感的建築,比台北好太多了,在搭乘文化船遊港時丈夫下了這個結論。


前一次拜訪高雄是上個世紀末的選舉期間南下採訪,我住的愛河旁國賓飯店雖是當年數一數二的高級旅館,但一踏出大廳還是能聞到隱約的臭味。離開台灣後不時聽聞高雄的整治以及改造,也有好幾個朋友到高雄落地生根,每每北上探親辦事時總是急著想回高雄,因此一直想著要找機會到高雄一遊看看她的改變。怎料還沒成行韓國瑜就當選市長了,當然也沒想到我再度造訪高雄,竟是參與罷韓盛況。


兩年來我看著一個信口開河的人嘴角冒泡如小丑般胡扯賽馬車賽車場迪士尼,爬樹聞消毒水等令人尷尬的可笑行徑不停在媒體放送,選上市長接著風光地去選總統,無心市政任由高雄荒蕪。我雖是局外人卻也對高雄選民當時的決定既失望又生氣,怎能容許這樣一個人毀壞污衊一個城市?終於高雄人覺悟了,以比讓韓國瑜當選更多的選票,把他請出高雄。


罷韓成功後我們返回台北,回程中我興奮地計劃下一次的高雄之旅。然而高雄市長補選,我彷彿再度看見兩年前的荒謬。


年輕時我支持民進黨的理由之一是要支持反對黨,甚至天真地說如果有朝一日國民黨成為反對黨,我還是要支持反對黨!雖然很快我就認清不論在朝在野,我永遠不會支持國民黨,但國民黨的隕落如此快速而又不堪,卻完全在我意料之外。舊時教科書裡說的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滿滿都是先賢先烈菁英的一個百年大黨,為何把自己弄到今天這個地步,我百思不解。


國民黨推出一個默默無聞的李眉蓁或許有其培養新世代的用意,但不出幾天和口沫橫飛有群眾魅力的韓國瑜完全相反的李眉蓁,不停出錯提供網路無限嘲諷元素,而這個提名她的政黨似乎也任由她自生自滅,一直到論文抄襲事件出現,都還無法立即反應採取行動,我不禁懷疑提名李眉蓁是否只是為了選舉不能缺席隨便交代了事。


李眉蓁從抄襲事件爆發以來,僅以年輕不經事來解釋自己在學術研究上不可原諒的錯誤,拒絕面對抄襲的事實,此時國民黨和她站在同一陣線,固然表現出同志間的道義情誼,但是絕口不提抄襲一事彷彿這樣就可以船過水無痕,同樣令人不恥。責任二字,似乎在他們的字典裡不存在。


雖然我對國民黨沒有期待,但是這個百年政黨並非完全沒有人才,推出口才遲鈍,無法完整表達競選政見主軸的李眉蓁,是多麼自暴自棄!百年大黨執政方面失敗了,連反對黨也當不好,如今連我這個國民黨的反對者都對國民黨產生了幾分同情。


而另外一個反對黨呢?全國第三大政黨台民黨號稱黨員上萬新人新政治,竟然在全國第二大城市高雄市長補選中推出一個他黨的候選人。資料顯示,親民黨員吳益政為了代表台民黨投入2020年高雄市市長補選,方才加入台民黨,在知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後仍保留其原黨籍,成為雙重黨籍者。


國民黨再如何不堪,還能推出自己的黨員參戰,台民黨則是欽選他黨黨員當炮灰,因為高雄補選只不過是增加台民黨在南台灣聲量的手段,經營的是高雄聲量而不是高雄市政。台民黨為達目的不計手段的遊戲人間態度,更讓我對台灣的反對黨失望透頂。


當我看見台民黨主席柯文哲在高雄幫吳益政拜票時的意氣風發,大剌剌人群中皇上駕到般昂首闊步,站定鎂光燈中央揮手拍照,完全不把候選人放在眼裡,讓吳益政如怯生生小學生般站在柯文哲身後只露出一個頭,雖然為他感到不捨,卻也不免有幾分幸災樂禍,在政壇打滾多年還看不出台民黨只是利用他的動機,若不是太過天真就是咎由自取。


而台民黨立委蔡壁如跋扈地為吳益政發言,打鴨子上架般要他開記者會批陳菊,卻換來他哽咽訴說如何敬重陳菊,根本是一場鬧劇。所謂政治的骯髒或是身不由己,大概就是這樣吧。吳益政披台民黨戰袍參選是個人選擇,而全國第三大政黨對高雄市長補選的態度,對我而言卻絕對不該如兒戲般為所欲為。


年初選舉台民黨得票率11.22%,共獲158萬8806張票,每年有7944萬300元,4年將獲得3億1776萬1200元的政黨補助款。四年之內台民黨將得到超過3億來自納稅人的政黨補助款,竟然連一個自家黨員也無法推出,最後候選人為了能夠掛台民黨的頭銜上陣,竟然腳踏兩條船成為雙重黨籍的政治人物,日後若是兩黨理念出現衝突,他將何去何從?政客政黨如此明目張膽狼狽為奸,實為台灣民主政治和政黨政治的笑話。


當我看著李眉蓁笨拙地故作年輕,支支吾吾在鏡頭前調雞尾酒,論文抄襲事件後跑行程臉上則是多了幾分不知所措,或是吳益政同樣尷尬畏畏縮縮地站在對他視若無睹的柯文哲身邊,直播對談時柯文哲在他發言時一臉不耐蔑視,我確定這些反對黨絕對得不到我年少時要支持反對黨的任何初心了。


高雄過去兩年遇人不淑,再過兩個多星期,就要展開新生活了,高雄人是要選擇什麼樣的人,共渡接下來兩年的歲月呢?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