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研究所教育崩壞的冰山一角──李眉蓁論文抄襲案

Thursday, July 23, 2020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爆出抄襲醜聞,根據媒體揭露,她在2008年畢業於中山大學大陸所的碩士論文有超過上百頁與2000年一份台北大學碩士論文高度雷同,連錯別字都照抄無誤。

 

兩份論文相隔八年,但是內容完全一模一樣,只是文字前移後挪。李眉蓁的論文宣稱處理兩岸經貿,難道連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都停格在第一次政黨輪替,阿扁總統上台前與上台後的兩岸關係都沒有變化嗎?這樣的論文審查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李眉蓁在22日上午召開一分鐘記者會,她只提到兩點:第一,中山大學是優良大學,有嚴謹審查機制;第二,蔡英文與陳其邁都被質疑過學術論文,蔡英文不說明,她就不回應。李眉蓁第二點是典型的韓國瑜回應方式,講白了就是耍無賴,一切都是「黑韓產業」搞的,面對外界質疑時,不需要為自己辯護,而先抹黑對方。只不過,生嫩的李眉蓁沒有韓國瑜的機智與膽識,是否能挺得著外界要求退選的壓力,仍有待觀察。

 

李眉蓁的第一點回應等於是拿母校當她的擋箭牌,用校譽來掩飾個人的造假,因此,中山大學被逼著連兩天回應,強調未來會加強指導教授的究責,也取消「永久不公佈」的論文出版選項。在網路上,中山畢業的碩士生一片哀嚎,躺著也中槍,他們才不想要自己的畢業論文與學姊所謂嚴謹審查機制沾上邊。

 

這不是第一次候選人傳出論文造假的風波,現任的國民黨苗栗縣長徐耀昌也曾傳出碩士論文抄襲,那是在2012年立委選舉。徐耀昌贏得當年選戰,後來更當選縣長,並且連任成功,絲毫不受影響。相對於此,李眉蓁競逐的是直轄市長,而且因為是罷韓的補選,所以受到更多的媒體與輿論關注。然而,如果台灣的研究所教育不改革,未來這種政治人物以假論文,獲取看起來較為體面的學歷之情事,仍會層出不窮。

 

台灣研究所教育迅速擴充,招收進來的學生素質不一,有時甚至是比本科系畢業的學生程度更差,這已是長年累積的現象。面對這種現象,教師只得從基礎教起,或是降低要求門檻,這也是常見的因應之道。有財務壓力的學校需要學費收入,也因此沒有能力篩選研究生,結果往往是寧濫勿缺。坊間出現各種論文代寫服務,還會根據不同階段進行分級收費,這也使得一些不願自食其力的研究生受到誘惑,最嚴重時,許多大學教授也經常受到兜售這種服務的電子郵件。

 

然而,其中敗壞最嚴重的即是研究所的在職專班,尤其是招進來的學生本身即是政治人物,而且主事的學校機構與教師只是想要賺取高額的專班學分費,或是營造個人的政治關係。按理來說,提供在職人士回流進修的管道是符合終身學習的理念,學位的授予也可以是激勵再度學習的重要誘因。

 

再且,台灣許多現役的專業人員沒有搭上九○年代末期的高等教育擴張,他們通常只有專科學歷,卻仍有再度進修的企圖心。在美國,這種專業學校(professional schools)非常多,分別針對外交官、公務員、記者等群體提供再進修的機會,其中不乏有聲譽卓越的學校,取得入學不容易,也沒有人質疑其學生是為了「洗學歷」。

 

並不是所有台灣的在職專班都徹底崩壞,仍有努力維持教學品質的教育人員,以及認真學習的在職碩士生。只不過,從筆者個人的經驗,某些在職專班的確已經淪為校方賺學費、教授經營人脈、學生買學歷的工具,三方各取所需,彼此皆大歡喜。如此一來,畢業論文是否有造假抄襲,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是否有認真閱讀與審查,都已經是次要的問題了。

 

許多非專班的教授有時被邀請去擔任外部委員,才發現原來掛名指導教授的老師完全沒有看過論文初稿,只是被請去背書。筆者曾有這種不愉快的經驗,就我後來的理解,不少學術同行也曾如此。據報導,李眉蓁的指導授授一年可以「量產」十二位碩士生,這還不是最誇張,我還聽說過某個在職專班老師門下有超過三十位學生。以這種指導學生數目來看,一天meeting一位,一個月都沒有辦法輪一圈。

 

氾濫的研究所在職專班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於新自由主義,教育部要求各大學儘可能財務自主,鬆綁的結果就是各校大顯神通,紛紛開設這種盁利導向的學程。收取高於一般生的學費已經先賺一筆了,未來這些事業有成的畢業生還會是捐贈母校的傑出校友。

 

然而,也不能全怪罪過度市場化的高教政策,某些教授不甘廁身於孤寂的象牙塔,積極營造自己的政治人脈,也是一股重要的推因。或許,更重要的是台灣高度迷信學歷的政治文化。自從台灣民選總統之後,只有阿扁沒有國外名校博士學位。國民黨的連戰、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丁守中都是響噹噹的英美名校博士,而且也都曾當過國立大學教授。如果上層的政治菁英如此,基層草根的政治人物為何不會想要拿一個國內的碩士學位?

 

在李眉蓁醜鬧爆發當天下午,筆者就收到服務單位的電子郵件,提醒指導教授要多利用學校所購買的軟體,進行「著作原創性檢查」。對於各個學校而言,最擔心的是這種抄襲事件影響校譽名聲,但是要學校行政主管重新檢討在職專班之弊病,卻是十分困難的。

 

我的建議是教育部應該積極出面,整治問題重重的在職專班,不應該以大學自治、高教評鑑為理由,而規避應盡的管理責任。氾濫的專班碩士造成學位的通貨膨脹,對於認真研讀的研究生是不公平的。

 

首先可以做的就是全面清查既有的學位論文,檢視其中是否有抄襲情事,情節嚴重的應通令學校撤銷學位,並且追究指導教授的督導責任。

 

其次,要健全在職的回流教育,也應該思考是否要廢除必要的論文寫作,而改採提高修課學位或是以考試取代。

 

畢竟,在職人士的進修與其學習沒有必要以學術研究原創性的制式標準要求,更何況許多國外的碩士教育並沒有要求正式的學位論文與審查。

 

 

 

作者為六年級前段班的中年大叔,目前育有一女一子。從小在繁華的西門町長大,看盡台北西區的沒落與重生,結果當教授的薪水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現在是靠研究與教學為生,任職於台大社會系。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