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政壇長青樹是怎養成的?

Monday, July 20, 2020

圖片來源:陳菊臉書

 

 

今年70歲的陳菊。

 

對我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來說,對陳菊的最初印象不是她過去險遭判死的政治犯身分,而是她在民進黨各大造勢場合的中氣十足大會司儀弘亮聲音。這個最強女主持人的位置,一直要等到近年陳菊變成了「菊姐」,才慢慢由新潮流系的另一個「姐仔」林宜瑾替上。

 

對比我年輕的三十代朋友們來說,陳菊的形象可能是高雄市長的可愛吉祥物「花媽」。而更年輕的朋友們可能因為媒體的影響,反而提到陳菊最先想到的是之前被莫名其妙冠上的「睡菊」稱號──因為他們開始有印象的時候陳菊就已經是高雄市長,而且好像是民進黨在高雄執政長達二十年的「邪惡帝國」代表了。

 

……然後我們就看到了民進黨在高雄二十年執政終結於一個常常睡到中午的新市長,然後新市長幹了一年多之後也被終結了。

 

在台灣很少有像陳菊這樣因為世代不同而給人不同形象的政治人物了。在潮起潮落的台灣政壇,也很少看到像陳菊這樣的長青樹。與陳菊同期的政治人物有許多都已經成為歷史名詞,但出道甚早的陳菊,卻一直站在台灣民主政治的最前線,一直到以70歲之齡就任監察院長,而且她的主張還是要廢除這個孫文發明的奇特機構。

 

雖然有很多人在扯說這是「御史大夫」啦院長要高風亮節所以有弊案的陳菊不適任啦,但你只要去看看過去監察院達成了什麼實質建樹和歷任院長是誰,就知道這間根本就是執政者的高級優退養老機構。所以說要廢除監察院,對執政者來說是件正確卻損害自己政治實益的事。

 

至於說陳菊要廢就不要當院長的那種言論,就是餓飽吵兼不識字了。

 

如果說陳菊真的有弊案當監察院長大逆不道,那不在立法院審議時公告天下,或是在網路這麼方便的時代立刻把所有證據公諸於世來給萬惡民進黨洗臉洗到虛脫,反而是破壞主席台兼大鬧會場然後陳菊到了也不讓她上台,這種邏輯我也是百思不解。

 

某些人說陳菊到場不備詢是「權力的傲慢」,那更是讓我懷疑講話的人是不是腦細胞傲慢到罷工了。陳菊明明是到場要備詢結果某黨大鬧讓她上不了台,結果就是會有人把責任都丟給她,好像修理陳菊就是修理民進黨、就是有票。

 

可是陳菊好像也一直都很習慣這種「屎缺」了。

 

之前我有幸當了近十年的高雄市民,所以有幸見證了陳菊從這個南部第一大城站起、到成為台灣巨人的過程。陳菊第一次當選時才贏對手一千多票,而且還被「走路工事件」糾纏了許久。雖然高雄從謝長廷時代就開始改變,但其實高雄並不像許多人所想像的那般「綠」。

 

高雄真正成為綠色鐵打堡壘的關鍵,是在2009年的世運會。這場被IWGA主席稱為「史上最成功的世運會」,在閉幕時主席致詞開頭的一句台語「大家好」時把高雄人的驕傲感提升到史上最高點。因為陳菊的成功,讓高雄不再只是一個「做工的城市」,而讓高雄人知道他們可以是「世界的高雄」,而這也是陳菊得以在高雄執政十二年的最強原動力。

 

但是陳菊的力量不只顯現在成功的順境。畢竟她在高雄的十二年,絕大部分是國民黨執政的時代。2010年的高雄水患媒體用幾乎非人的標準檢視陳菊,不眠不休的陳菊只因為午睡就被稱為「睡菊」,一直練一直練幾乎練到後來的韓國瑜橫空出世為止。但是遇到酒國英雄市長時,過去在那邊嘴的人又改口「首長最重要的是掌握大局而不是準時上下班」,好像過去陳菊被罵王八蛋都剛好而已。

 

2014年的氣爆更顯現出陳菊的最大困境,也就是好處中央拿、有事地方背的高雄傳統不公平劣勢。但是這次高雄人因為長年的被打壓而和陳菊站在一起,就像我在網路上無意寫出的「這個城市,絕不會被打倒。過去不曾,今後也不會」一樣,陳菊這個外地人成了高雄的象徵。

 

另一個陳菊背鍋的大事,就是眾說紛云的慶富案了。其實許多人都不知道號稱「親綠」的慶富內部,陳慶男的兩個兒子本來就一個與綠營交好、另一個則是藍營好朋友。獵雷艦時期是馬政府執政,藍營方的弟弟早就和陳慶男一起壓制了親綠的長男,不僅和中央一搭一唱還打算去中國開光電學院。結果就因為慶富總部設在高雄,這件弊案就又莫名其妙地算在陳菊頭上,各方勢力攻擊此案從中獲利還鍊成了一個空前絕後的韓市長。現在陳菊都當了監察院長,還是不見那些咆哮陳菊貪菊的貨色們提出什麼真正實證。

 

當然,陳菊在高雄的十二年仍然有可供批判之處,而之前罷韓時反對方所提出的「阿舅回來了」也就是指陳菊的弟弟陳武進──既然陳菊是「花媽」那他弟弟當然是「阿舅」了。但是陳菊之所以能受到大家敬重而長年屹立政壇,也要歸功她特有的大姐頭氣質。

 

其中讓我記憶最深刻的莫過於2014年民進黨競逐高雄市議長時,黨團內部假投票選出了與陳菊不同派系的康裕成,陳菊仍然二話不說祭出軍令狀要所有人支持康裕成,才拿下了難得的議長寶座。也許外人看來,民進黨人支持民進黨似乎天經地義。但是如果了解民進黨派系文化的朋友,就知道這是多麼難得的格局。尤其是陳菊所屬的派系,還是以戰力堅強聞名的新潮流。

 

2018年4月在民進黨最逆風的時候,陳菊轉任總統府秘書長。當時對陳菊的「落跑」攻擊,在事後當選的韓國瑜參選總統後成為一種反諷。從結果看來,陳菊又再次地在民進黨、甚至是親中勢力舖天蓋地而來的台灣危機之際站在第一線,而且又再一次扛住了重擔。

 

這次她出任監察院長,也可能得完成中華民國體制裡極為困難的拔本性修憲任務。或許跟她從19歲擔任郭雨新秘書、29歲就被以叛亂罪逮捕,再加上日後的台北、中央、高雄一路以來的大風大浪相比,這次監察院長提名的騷動只算是場小小午後陣雨了。陳菊一生未婚,早期還被民間戲稱酸為民進黨「三醜」之一,但回頭看看這位台灣之母的人生,我們才會發現原來她走過來的路竟和台灣民主如此相似。

 

艱辛卻從不放棄,還有一種帶著汗水與淚水的美麗。

 

 

 

作者為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科日本研究碩士,同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科文學博士。專攻民俗學。現職為實踐大學應用日文系助理教授。在學術和政治、實務和夢想間漂流,留學日本現居台南。人生的信條是「既生於世,豈不遊哉」。著有《表裏日本》、《風雲京都》、《圖解日本人論:日本文化的村落性格解析》。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