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自以為朕的台北市長


圖片來源:網路截圖,作者提供



我以為台灣社會早已脫離我成長的年代,那個「總統蔣公」說了就算的年代,看見「蔣公銅像」記得要立正敬禮的年代,寫作文崇拜世界偉人民族救星「蔣公」前面要空一格的年代,「蔣公」出巡前簇後擁夾道歡迎,朕即是王法的年代。


可是在2020年都過了一大半的今天,我看見台北市長柯文哲身邊的幕僚,尤其是年輕的女性,無頭蒼蠅般嘰嘰喳喳把他如皇帝般小心翼翼捧著,不免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錯亂。


柯文哲不滿《屠殺》作者葛特曼稱他為「Liar(騙子)」,憤而控告葛特曼妨害名譽,在赴北檢出庭前,幕僚向媒體表示市長不會接受訪問,但柯文哲照稿唸完聲明後,似乎意猶未盡無法抵擋幾十隻麥克風的魅力打算高談闊論,一旁幕僚見狀趕緊將他帶走,避免老闆一開口發言人們又要絞盡腦汁替他解釋。


先是唸聲明稿前,副發言人黃瀞瑩在記者群中扶著一臉傲慢的柯文哲出現,接著是原民會編制內的專員林珍羽拉走被麥克風吸引的柯文哲,兵荒馬亂之中倒是不見市長隨行秘書李旻蔚。在這些一臉熱切護主的年輕女性身上,我看見的不是專業,而是彷彿護駕般的小心翼翼,和擔心誤捻龍鬚的謹慎。每次目睹心中的厭惡不快總是油然而生:是擔心他無法自主行動跌倒,還是害怕旁人誤觸龍體?此人是風燭殘年搖搖欲墜,還是金枝玉葉一碰即碎?


這已經是柯文哲面對媒體時的制式畫面了:總有一個或是多個年輕女性圍著他打轉,若是記者會這一群人則煞有介事在會場打點,萬事妥當方才讓他如皇上駕到般出場,人人都有一次或是多次有意無意地扶著他幫他開路的經典畫面。即便是心甘情願,年輕女性和猥瑣沙文老男人,我無法克制自己如此聯想,而這念頭是何等令人不快!


放眼全台,沒有一個政治人物讓身邊的人如此這般謙卑伺候著,即便是一國元首都不至於此。有時我想,是不是因為黃瀞瑩幫柯文哲梳頭在市府仕途一路順暢,才讓其他人爭相模仿?而一路跟隨柯文哲躍上枝頭的蔡壁如,也許更是這些年輕女性的典範。


蔡壁如曾說她在接任市長辦公室主任的第一個星期就著手建立「市長行程資料庫」,更將柯文哲行程進行量化分析和根本原因分析,藉此「優化」柯文哲未來的行程。蔡壁如對柯文哲全心全意毫不掩飾,言談之間似乎也對自己的忠心十分自傲。這樣的對待,怕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若是原來就有朕即是我的念頭,至此就更深信不疑了。


而讓我極度反感的還是年輕女性幕僚在公共場合動不動就要扶著柯文哲,他也甘之如飴的畫面。我們處在什麼樣的社會?我們讓柯文哲帶起什麼樣的風氣?他的母親和妻子臣服於他還不夠?


柯文哲習慣母親的寵溺和妻子的呵護,或是在台大醫院期間蔡壁如幾乎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忠心耿耿,我願意因為他的成長背景時代,稍稍理解他備受身邊女性全面照顧而處之泰然,但我不能接受他把這樣的伺候視為理所當然,把這樣的習性帶入他主政的台北市府,並且讓一群年輕人前仆後繼服侍他,卑躬屈膝仰望他。


無需仔細回想,柯文哲在公開場合斥責他人,拍桌飆罵,污衊女性,目中無人指名怨恨,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他似乎認為因為他是首都市長,因為他讀台大醫科,因為他自誇有不知哪裡認定的智商157,就可以開口罵人為所欲為。


當被要求在活動中和民眾一起跳舞時,柯文哲龍顏大怒,爆粗口公開斥喝他從台大醫院延請來,長期投身社會運動的社會局長許立民。不久前他又主動表示幕僚交代他不要當眾罵人,此時他並非檢討自己,而是得意滿滿,因為他有這樣的身分地位權力,他的身邊有一群人亦步亦趨打點他的一言一行,他有一個二十多人的秘書處專責照顧市長。


我看著這個超過六十歲的首都市長,對需要別人提醒不要當眾罵人一事絲毫不覺慚愧不知自省,事事需要他人打點,搭電梯時讓黃瀞瑩一個箭步幫他按電梯,卻看也不看她一眼就進入電梯,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受的家庭學校社會教育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嗎?至少我不是,別人幫我按電梯我會看著別人說謝謝。而這個目中無人的自以為朕,拿了高度鎂光燈日日夜夜照在自己身上,說進入政壇是為了拯救台灣於藍綠。


最近北市公運處追查一名合法買了1280元不限次數月票的乘客,因為這張月票一個月用來搭乘公車與捷運高達9百多次,車資超過一萬元。公運處表示,分析萬元旅客搭乘軌跡後將會向市長柯文哲報告,因為目前並未發現違反搭乘規則,需不需要為此調整月票政策,將由市長決定。


起因是發現這個特例時,柯文哲脫口而出有乘客「給我搭到一萬多塊」。一個地方首長開口就把公共財產視為囊中物,這樣發自內心的即刻反應,是因為他深信他掌有絕對的生殺大權。接著柯文哲在交通會報中要求交通局進行使用者搭乘軌跡研究,只因在幾十萬或是幾百萬乘客中,發現了一名他無法接受的合法使用者。


我不清楚台北市長的權限在哪裡,能不能任意調查特定人士的交通軌跡,不過我猜想他有和前總統馬英九監聽國會議長一樣的心態:沒有犯法就不必擔心國家調查你的私人行為。不限次數的月票合法搭乘到市長不滿的次數,立刻調查個別市民行動軌跡,難以想像此人若是登上魂牽夢繫的總統大位,會是何等囂張。


因為個人的喜惡,柯文哲可以小罰大財團、統促會凡事輕輕放下,也可以嚴查小市民移動軌跡毫不留情當眾羞辱;可以允許大巨蛋在停工期間無限續蓋,屋頂反光直射學童教室,也可以無視民意砍樹扼殺雙連市場,讓水泥叢林一再蔓延。當他在電視上抓頭呵呵笑著說他說準備選總統,他的態度是就這樣去選,時間到,行就行,不行就算了,何必那麼在意。


一個投機卑劣的政客,過河拆橋忘恩負義,徇私結黨縱容財團引進親信擔任公職,心中充滿仇恨嫉妒報復,把總統選舉當成他不經意的遊戲消遣,要拉著台灣人跟他一起向下沉淪。我想到才被罷免的高雄市長韓國瑜,他再怎麼樣傲慢,還不至於如柯文哲般把自己當成皇帝,他再怎麼樣唬爛,還保有那麼一點眷村子弟的豪邁重情義,不會利用完就一腳踢開幫助自己的人。


這樣一個開口就忍不住要污衊台灣的人掌管首都,不僅把自己當成朕,還培養了一群弄臣。即使做了和所有人一樣的事,他是高人一等別人是無知愚蠢。這個全國唯一跳出來說要選總統的人,不斷矯情地故作輕鬆,把選總統當成好玩事輕佻戲謔,不僅讓旁人替他尷尬不已,也令人深深為台北市民感到悲哀。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