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軍的推特攻勢

Thursday, July 9, 2020

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六月十二日,推特(Twitter)宣布它們大量刪除了來自中國、俄羅斯、以及土耳其的帳號。推特認定這些帳號是由政府發動、刻意散布假訊息或影響輿論的協同作戰。

 

針對中國的網軍,推特釋出了其中23750個核心帳號過去兩年(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在推特上的348608篇發言,並宣稱有另外十五萬個幫宣傳的帳號也遭凍結。這些難得的官方認證的公開資料,可以讓我們一窺中國網軍的推特攻勢。

 

首先,我們把這將近三十五萬篇發言攤開時間軸來看,結果如下圖。這些帳號的發文時間並不均勻,過去兩年大多數時間並沒有發文,而是密集集中在2019年10月之後。除此之外,在今年一月中、以及在四月中都有另外密集的偕同攻勢。其中一月跟四月的高峰,都是跟肺炎疫情密切相關。一月初是否認,而四月則集中在質疑美國隱匿數據。另外,其他分析也發現,除了疫情之外,其他許多推特文章是在攻擊中國逃到美國的商人郭文貴。即使這些文章大多數指責郭文貴是騙子、發言毫無可信度,但這些網軍的攻勢,反而證實了郭文貴對於中國以及美國的重要性。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假如我們不是用日期,而是用發文的時間來看的話,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清楚的政府網軍證據。91%的這類推特,都是在北京時間早上9點到下午5點之間發的,中間有兩小時的午餐時間,下午五點跟隔天早上八點之間就不太發文了。這個趨勢證明了好幾件事。

 

第一,這個圖不可能是美國人發的。因為美國無論東岸或西岸,發文時間都不會是晚上九點到隔天清晨五點,美國人沒有那麼晚睡,而且美國人白天發推的比例很高,一些商業研究都表示在美國要宣傳,需要美國時間早上十點到下午兩點之間發才會有最多回應。

 

第二,這中間兩小時的忽然下降無法用美國的脈絡解釋,卻符合中國公務員的午餐時間。因此,這些發文非常有可能又是中國公務員兼職發文,之前哈佛大學透過外洩資料研究五毛黨,同樣也發現五毛黨大多是中國公務員兼任。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接著,我們把重心放到台灣來。在這將近三十五萬條推特中,假如我們只搜尋台灣、蔡英文、總統大選等繁體中文、簡體中文、英文的關鍵字的話,總共只有兩千四百則左右的推特。要更進一步找與台灣有關的,可能需要進一步分析。這兩千四百則推特的時間分布如下圖。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這個分布基本上只有一個高峰,落在去年十一月底。十一月底發生什麼事呢?中國間諜王立強在澳洲自首的事件。王立強事件一出,連續五天這群網軍帳號天天都發了上百條推特反擊,指責王立強的內容都是騙人的、並且提及他的詐騙前科等。與王立強事件相較,這些中國網軍在本次總統大選其他時間的發文並不踴躍,甚至在選前最關鍵的黃金十日並沒有任何的活動,反而是在選舉後有一小波針對選舉的批評、以及對於台灣防疫的批評。既然這些中國網軍的發言是推特官方認證的國家層級協調活動,這也代表了王立強事件對於中國官方心中的重要性,可能遠大於這次台灣的總統大選。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資料庫紀錄的最後一周,大約在四月中,這些中國網軍又出現一小波跟台灣有關的攻勢(在上圖最右側)。假如去看內容的話,這些主要是用英文在各大媒體下面回文,留言說「台灣的優異防疫表現是因為學習大陸的防疫經驗(Taiwan ’s anti-epidemic effectiveness has responded and learned from the Mainland ’s anti-epidemic experience.…)」。當然,從台灣的角度來看這些留言很瞎。

 

但要注意的是這些大外宣的主要目的本來就是要改善中國對外的形象。光從這一句話來說,許多資料分析師喜歡使用情緒分析,把文章拆成正面或負面、然後看是針對台灣還是針對中國。但從這句來看,並沒有使用任何負面的字眼,而是單純收割台灣的防疫表現,讓中國的形象更好。這種框架的模式(framing)很難單純用正負二分法針對哪個目標的量化方式來呈現,而是更為複雜的敘事模式。

 

最後,假如我們比較這台灣相關的發文、對照全部總發文的分布的話,也可以發現兩者並沒有等比例的增加或減少。這也再度證實了這些推特攻勢是在不同時間、針對不同主題一波一波的設定議題攻擊,而不是單純的隨意發文。在王立強事件後,集中火力攻擊王立強。在疫情爆發初期否認到底,而疫情稍緩後開始轉移目標。這些都是設定好的策略,而不只是熱心小粉紅自發性的愛國發言。

 

現在我國政府以及兩大黨都開始增加推特使用、跟外國進行連結的時候,雖然會找到盟友(例如之前的奶茶聯盟事件),但這些來自中國網軍的推特攻勢勢必會繼續加強,需要系統性的戰略規劃與人民意識到推特的重要性,不能總是只靠外國友台網友們的搖旗吶喊。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