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香港《國安法》的罪犯!

Wednesday, July 8, 2020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備受矚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香港《國安法》)具體條文在6月30日中國人大常委會閉幕前一個小時才公布,毫無意外地以162票全數同意通過。

 

一套超越香港立法程序、完全由北京當局制定的法律在香港落地生效,正式終結香港的一國兩制,香港自此無異於極權中國統治下的任何一個城市或地區。生活在台灣的我們該如何看待、應對這樣的時局變化呢?

 

這套《國安法》似乎是香港自去年六月反送中抗爭以來的局勢發展必然的結果,它提供、同時也擴大暴力鎮壓類似抗爭更穩固的法律基礎。香港成為極權中國精心打造的國家機器暴力的展示場,這也意謂著香港地位將無異於維吾爾和圖博,可預見的「留港不留人」的種族清洗政策將在香港實踐。

 

習近平掌控的政權透過港版的《國安法》再次向世人完美示範極權主義統治。包括「分裂國家罪」、「顛覆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等法條內容都是精心設計模糊定義。這給予統治者無限制的授權,極大化心理威脅,在每個人心中搭造起一座警鐘,讓統治者的意志貫穿、全面掌控社會的每一個層面。

 

「清白」和「有罪」不再有清楚的界線,一個人不需要真的有任何行動,但是從已經被提昇到自然法則的「國家安全」、「國家主權」、「人民」等原則來看,可以是有罪的。這於是形成一種「主觀(或主體)清白」與「客觀有罪」的弔詭。

 

這樣的政權具有為所欲為的絕對自由,它所宣告的法律彰顯了最極端的「無法」。而人民不僅失去言論和思想自由,也無法做出道德判斷,生命因而處在不確定的狀態。這就是極權中國維持超穩定統治結構的方式。

 

習近平統治之下的極權中國大概會讓許多政治理論家和哲學家顏面無光。我們看不到任何國家和經濟理性(也就是以極大化生產力和經濟效益的理性),我們看到對內對外都是最原始赤裸的政治暴力。

 

從一帶一路、全球性的媒體滲透和假新聞攻擊,到近日的香港《國安法》,中國正企圖將它的戰狼式極權主義向全球擴張,使中國的國家主權超出領土與人民範圍,全世界(有人戲稱全宇宙)都是它的主權管轄範圍。施行細則裡甚至還載明台灣的政治組織有義務提供港府調查犯罪所需的資料,否則將處以罰款和判刑。

 

中國政府在通過香港《國安法》之後,隨即動員五十多個國家表示支持,並且誓言確實執行引渡條約。中國政府顯然是刻意要製造全球性的動盪,藉此取得國際秩序的主導地位,對內平息個整天災人禍引起的不安,對外抵抗日益高漲的全球反中力量的集結。

 

中國向全世界輸出掠奪性極權主義的野心早已不是秘密,通過香港國安法也不例外。美國政府在第一時間通過《香港自治法》將制裁迫害香港的中國官員。英國政府宣布接受三百萬港人移居而後入籍。印度政府宣佈禁用抖音等59項中國APP。筆者期待國際社會能形成共識並採取集體行動,持續對香港伸出援手。

 

台灣是否已經做好準備面對中國帶來的區域和全球秩序更嚴峻甚至更危急的局勢?蔡英文總統領導的政府第一時間除了表達希望中國政府撤回《國安法》的強烈訴求之外,也在「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的架構下啟動「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提供港人來台就學、就業、投資創業、移民定居等諮詢與服務,是否會提升到政治庇護的層次值得關注。

 

香港《國安法》生效對蔡英文總統領導的政府帶來一些施政上的壓力在所難免,但是恐怕更讓國民黨尷尬癌大爆發。國民黨統治台灣超過一甲子,面對中國從反攻大陸、漢賊不兩立,到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從水火不容的對抗到企圖從模糊與曖昧中得利。

 

然而,香港《國安法》裡各種看似定義模糊的罪名隱藏著再絕對不過的條件:任何言論和行動違背中國共產黨具有涵蓋港、澳、台灣「全中國」唯一的統治權,都將是論罪的對象,使用青天白日紅國旗和主張中華民國都不例外。

 

在台灣除非是像統促黨那樣明目張膽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具有合法統治台灣權力,否則都可能淪為香港《國安法》的罪犯,包括那些主張一中各表、誓言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的藍營人士。

 

面對香港《國安法》,國民黨顯然無法表達明確的論述和立場。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先前和黃之鋒合照被戲稱將成為香港《國安法》入罪的證據,江啟臣緊急聲明拍照時確認過黃之鋒不是港獨,令人啼笑皆非。

 

前總統馬英九總是不會錯過刷存在感的機會。針對香港《國安法》,馬英九以不屑的口吻批評「蔡政府的國安五法也不遑多讓」。筆者不太確定馬前總統是否真的看過這些法條的內容,但是號稱哈佛法學博士的馬英九連立法程序、防衛式民主和極權擴張的差別都分不清楚,不禁令人懷疑其法學素養,甚至基本的識字能力。

 

話又說回來,會有國安五法還不是因為馬英九執政時代正是共諜滲透最嚴重的幾年嗎?他哪裡來的勇氣出來說嘴?選舉時把中華民國存亡掛在嘴邊的趙少康之流的藍營名嘴更毫不遮掩替中國教訓台灣人,說香港《國安法》狠狠打台灣一巴掌,急於向中國輸誠,自願當劊子手。包括賴岳謙、邱毅等人更早就已經堂而皇之宣揚中國武統台灣的正當性。

 

至於專營政黨矛盾和政治回收事業版圖的柯文哲民眾黨呢?柯文哲除了「中國官員素質比台灣官員高很多」、「實力不夠就別跟人家大小聲」、「香港人抗爭給中共帶來很大困擾」、「香港人被台灣人帶壞」這些政治迷因之外,還會說什麼做什麼?

 

根據中研院社會所在六月初發表的最新民調,高達73%的台灣民眾不同意「中國政府是台灣的朋友」,18至34歲不同者更高達84%。更值得一提的是,調查顯示77%自我認同為「台灣人」的民眾支持「反送中」。

 

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在中國通過香港《國安法》幾天之後,發布「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布」等3份民調。台灣人認同感67%,政黨偏好民進黨36.8%,偏向獨立27.5%,都創下歷年新高(「維持現狀再決定」與「永遠維持現狀」分別下降為28.7%、23.6%),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來到史上最低的2.4%。

 

從這些民調數字來看,絕大部分的台灣人都是中國/香港《國安法》論罪的對象。即使是那2.4%自認為中國人的也不見得不在中國獵殺的範圍之外。只要他們認同中華民國,還是無法倖免。

 

從最近中印邊界軍事衝突、相關國家在台海頻繁的軍事行動以及武漢肺炎疫情和香港《國安法》引發的全球緊張局勢來看,中國對台灣動武的可能似乎都在提高當中。更有評論指出,中國等香港形勢穩定下來之後,就會全力對付台灣。

 

台灣做為和中國有著糾葛關係的國家和國際社會的一員,面對中國擴張引發的臨戰局勢,從來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國民黨和柯文哲民眾黨到底有多膽怯,多昧於現實,或者有什麼政治盤算使得他們不敢和台灣主流立場站在一起,共同對抗中國惡法?

 

「我們都是香港《國安法》的罪犯」不是危言聳聽,是團結台灣面對中國的號召。台灣沒有挑起戰端的必要,但是不能沒有備戰的意志。否則就如當年偽裝成墨綠的柯文哲所說的,承認(虛構的)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就只是下跪投降而已那麼簡單!」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