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公司派、市場派,全都擺脫不了中資!

Thursday, July 2, 2020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大同公司股東會被堪稱今年台灣上市公司最驚滔駭浪的一場股東會,面對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等領軍的市場派持股過半的威脅,大同在林郭文艷的領軍下,技巧性的提出王光祥等人違反《公司併購法》,取消市場派羅得、競殿、三雅三家公司的表決權及投票權,即便難看,還是順利拿下全數董監事席次,再次取得經營權。

 

但金管會旋即在第二天宣布,因公司派無法針對「剔除部分股東投票資格」這部分的法源依據、具體事證清楚說明,因此將大同打入全額交割,苦了所有的大同股東。這場大戰,公司派一直以市場派資金有中資疑慮為由,作為公司派阻攔市場派入主的論述基礎,但實際上,公司派近幾年掏空台灣、錢進中國的表現,其實比市場派不遑多讓。

 

眾所週知,大同近幾年轉投資均告失敗,其中最嚴重的就是中華映管,華映不僅在去年九月聲請破產,還解雇了近兩千餘位的台灣員工,積欠這些員工的薪資、資遣費和退休金,總積欠金額達12億元,後來還是勞動部代墊了8億多,才解決了部分問題。

 

事實上在華映九月宣布破產之前,去年2月華映就已經以重訊宣布,對轉投資的中國華映科技喪失控制權,轉由第二大股東福建省電子信息集團經營,這代表著在中國深圳交易所掛牌的華映科技,已轉由中國官方全面掌握。福建省電子信息集團是中國省級國資委的官方機構,集團註冊資本76.39億元人民幣,由福建省人民政府出資組建,去年該集團營業收入高達428.37億元人民幣,幾乎與台灣的宏碁、微星等大公司相同,拱手讓出經營權,意味著將整個大同集團投資在中國的面板廠技術與資金全數交出,這已經不是「喪權辱國」四個字能形容。

 

尤其,台灣華映更被中國的深交所查出,台灣華映還積欠中國華映應收帳款高達三十三億元人民幣,台灣華映更曾對中國華映承諾「保證獲利」,也就是中國華映若賠錢,台灣華映要補足,目前已累積到十九億元人民幣,若加計其他負債,台灣華映欠中國華映高達八十三億元人民幣,完全損害了台灣所有華映股東的利益,一來一往,中國華映不僅變成中國官方的,還讓中國華映向台灣華映討債,這不是掏空台灣,什麼才是?

 

至於以王光祥為首的市場派,的確也是不折不扣有中資。三年前,王光祥在好友台商鄭文逸的推薦下開始進場買大同,他一路買,買到高點40元卻因為《公司法》修正沒有退場,繼續加碼,當時,他已經持有近兩成的股權。

 

當時《公司法》修正,「繼續3個月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份之股東,得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王光祥認為買到超過過半數,就能用自行召集臨時股東會的方式,將大同這個資產達千億的百年老店拿下,尤其他又是做房地產出身,很清楚大同土地資產的價值,因此邀集好友一同加入戰局,這個好友就是公司派猛攻的中資「龍峰集團董事長任國龍」。

 

任國龍是上海龍峰集團負責人,根據北檢偵查起訴書指出,鄭文逸自2016年,透過任國龍以境外轉帳、地下匯兌等方式,取得港幣2億元(約台幣8億元),另提供數千萬元資金給股市作手鄒興華,加上鄒的自有資金,共向永豐證申請5億7千5百萬元融資額度,另向7名丙墊金主墊款13億元,資金全投入炒作大同股票。

 

這份起訴書成了公司派狂打市場派中資的武器,但回溯公司派歷年在華映的所作所為,比起市場派以中資購入股權更為嚴重,不僅將中國華映經營權讓給中國官方,還讓中國華映堂而皇之成為83億人民幣債權人,可以合法的向台灣華映追討,大同這家百年老店,不管未來經營權落入公司派還是市場派手中,都已經脫離不了中資的命運,也不是將大同打入全額交割就能解決的棘手問題。

 

大同的中資問題,絕對不是台股市場上唯一的一家公司,規範中資應該有更嚴格的法律條文及審核,尤其中資經常繞道香港進入台灣,若非大同一案引人注目,相信有其他更多的公司也存在著相同的疑慮。目前在台股市場中常見的港資,或以外資銀行名義進入、或以台灣人為人頭設立境外公司進入,重新盤點中資相關規範的意義,才是這場大同經營權爭奪戰後的當務之急。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政治國會幕僚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