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後更需要媒體政策

Thursday, July 2, 2020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政壇消失十多年的藍營邊緣人韓國瑜,前年11月旋風式的選上高雄市長,今年6月卻成為首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長,大起大落的過程令人嘖嘖稱奇。韓流從開始到退潮,歷時不到兩年,已有許多評論從韓國瑜善於表演但禁不起時間考驗以及高雄人覺醒的角度來做分析,本文主要探討韓流對台灣媒體政策的啟示,指出要避免韓流再出現,應從解決媒體問題開始。

 

回顧韓流的崛起,韓國瑜本身「政治奇才」特質固然重要,但中共的媒體與網路操作更是關鍵。隨著韓國瑜的下台,或許相關的「統戰產業鏈」(內容農場、宮廟、部分中國台商、youtube直播主)短期內可能會改變,但如果台灣整體的媒體與網路環境不變,難保不會再來一波。由於網路的開放性,其所涉及的問題較為複雜,本文僅聚焦於電視的部分做討論。

 

首先要討論的是中天的問題。雖然韓流是多重因素造成的(韓國瑜特質、中共下指導棋,以及國民黨的死忠支持者),不可否認的,中天透過新聞報導與政論節目一味吹捧韓,是所有造神運動中最顯著的,也是影響力最大的。過程中雖引發「拒看中天」、「新聞頻道轉台運動」和「623反紅媒大遊行」等運動,主管機關NCC也針對幾則中天的假新聞(例如200萬噸文旦丟曾文水庫的假新聞)做裁罰,但中天不屈不撓繼續「捧韓」,直到今年起因為要面臨換照,才有些許收斂。

 

中天的捧韓,主要有以下三種方式:

 

一、給予韓國瑜大量的露出時間:

 

從高雄市長選前三個月起,中天就頻繁報導韓國瑜及其家人的正面形象,強調「愛與包容」、「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的主張,並運用藍營熟悉的符號來抓住國民黨的基本盤。從韓國瑜宛如蔣公再世,到夫人李佳芬的大方親民,女兒和兒子的優秀,都是中天新聞的焦點。隨著韓國瑜投入總統大選,中天的報導題材也越來越獵奇、越來越瑣碎。除了緊跟韓國瑜每日行程外(像是爬樹、聞消毒水…),連小事也被拿來大作文章,像是韓國瑜拿麥克風講話或唱歌都習慣翹小指,被中天誇為「聰明省力」。

 

根據NCC公布的2018年九合一大選競選期間的統計資料,被報導最多的候選人為高雄市長韓國瑜,中視、中天對韓國瑜的報導則數和秒數皆超過5成,在所有的電視台中名列第一。另外也有人在臉書上公布監看中天的紀錄,102分鐘之內,韓國瑜報導就佔60分鐘,比例高達六成,嚴重失衡。(參閱〈NCC 罰中天不是因為韓國瑜,是做假新聞〉)

 

二、報導韓粉的感人事蹟:

 

造神運動中只有「神」還不夠,一定要有神蹟出現才能感動人。其道理與購物頻道中的產品宣傳一樣,光靠主持人和廠商代表還不構成說服力,通常要有見證人分享其想法或使用經驗才能讓消費者信服。

 

中天的韓粉報導橫跨各種年齡層,年紀大到90歲以上的,小到學齡前的。例如報導91歲阿嬤心疼韓國瑜被欺負,帶高麗人參給杏仁哥,要給韓國瑜補身體。也有台中咖啡廳老闆娘,開刀7次不愛出遠門,卻堅決北上挺韓選總統。還有中風住院的韓粉因「有情有義的韓國瑜親自錄影片打氣,而情緒平靜下來」。這則報導中還說「這也不是第一次韓國瑜親自錄製影片,過去他也曾為護衛隊要換肝手術的成員錄製加油影片,這樣將人民放心裡的舉動,也讓支持者相當感動。」。

 

挺韓藝人的相關報導在中天更不在少數。這些韓粉報導,做得煽情又催淚,營造出一種非韓國瑜不可的救世主形象。

 

三、利用政論節目為韓國瑜說話:

 

在新聞報導之外,《新聞深喉嚨》、《新聞龍捲風》等政論節目的熱門話題也鎖定韓國瑜,參與的名嘴常站在韓國瑜立場抒發意見。經典之作是前年高雄市長辯論會後名嘴謝寒冰在《新聞龍捲風》中發表「護唇膏之說」。謝寒冰說韓國瑜到三立電視台梳化塗護唇膏之後喉嚨痛,藉此影射三立對護唇膏做手腳,使韓國瑜在辯論會上表現不佳。

 

這種利用政論節目編故事的作法,比新聞報導更為廉價,名嘴不需做事實查證,僅靠著捕風捉影的傳言即可編出貌似「言之成理」的故事。不僅如此,該類節目主持人也不是串場引言的角色,有時簡直是韓國瑜的分身,替韓國瑜向群眾喊話。

 

這些光怪陸離現象,到現在許多人或許已淡忘或者覺得無關緊要,其實這就是媒體政治的可怕之處,因為很容易讓人麻痺而失去警覺。由此可見,民主的防衛與鞏固在當代網路政治與惡劣媒體環境中,是艱鉅且真實的挑戰。

 

媒體是社會公器,之所以擁有採訪、報導等一般人所沒有的新聞自由,是為了滿足民眾知的權利,並促進社會溝通,促成不同立場、不同群體間的相互理解。如果媒體濫用新聞自由,背離社會公器的理念,則會損及觀眾權益,進而傷害民主政治。

 

以中天的情況而言,就數量來看,比例過高的韓流報導與評論擠壓了其他內容的空間,妨礙民眾知道其他事情的權利。例如近來國際間普遍關注的香港反送中、美中貿易戰、台灣在美國戰略中的位置等議題,在中天失衡的新聞編排下,其重要性大大不如韓國瑜,影響中天觀眾對局勢的感知與判斷。就內容的傾向來看,中天一面倒的韓流報導對不同立場間的相互理解也沒有幫助,反而是激化了對立與衝突。

 

根據《衛星廣播電視法》,頻道執照的有效期間為六年,六年屆滿前必須通過NCC的換照程序才能繼續營運,如今正是中天進入換照程序的時間點。NCC從去年起主要針對中天的假新聞做裁罰,值此中天的換照時機,NCC應全面檢視中天,無論是自律機制的運作(倫理委員會是否發揮功能)、內容的失衡狀況、背後的金流問題、六年前換照時中天允諾要做的附加條款等等,都應是審查重點。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新聞台之亂並不只有中天(雖然中天的罄竹難書是共識),韓流發生期間,各家新聞台為了競逐收視率,也都在韓流中推波助瀾,摻了一腳。因此新聞台的結構面也是新任NCC委員應面對的問題。新聞台的金流都應全面檢視,在有線電視系統方面,則可推動單頻單買制度,讓消費者的支持與不支持都可反應在頻道的加退訂,形成真正由消費者決定的「頻道退場機制」;另一方面,新聞台才不會因過度依賴收視率與廣告,成為被財團和政治力操控的對象。

 

除了解決新聞台的問題之外,要避免中共再次以媒體造神方式操控台灣選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壯大台灣的公共媒體,設立由公共電視營運的新聞頻道。從台灣的韓流現象和世界各國對抗假新聞的經驗中,我們知道一家具有公信力、對公眾負責的公共媒體有多麼重要。財源穩定、規模夠大、不用緊盯收視率的公共媒體,能提供許多經過嚴謹查證的新聞,其中也包括短期內可能沒有市場卻很重要的新聞。這也是對抗假新聞最有效的方法,當公共媒體供給更多專業、嚴謹且即時的新聞時,就意味著假新聞的影響力被稀釋。

 

在韓流暫時退潮的此刻,檢討台灣的媒體問題正是時候。這有賴NCC、文化部,以及全民共同來努力。

 

 

 

作者國中時綽號為費雯,大學念台大經濟系,研究所念新聞,於日本京都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曾任公共電視研究員,現在在傳播學院教書。關注各國影視產業發展,也喜愛追劇以及考察各種庶民史,相信數位時代中仍存在著具支配力的媒體,因此需要公民持續監督。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