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君朔

中印對抗的今與昔


印度民眾在因中印衝突舉行的示威遊行中,喊著抵制中國產品口號。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共和印度在6月15日於雙方邊境西線上的加勒萬河谷發生武裝衝突。印度方面已經公佈有20名印度軍人死亡,中共很可能是因為死亡人數更多,為了顧全顏面,拒絕公佈解放軍死亡數字。這場衝突是1962年雙方在邊界東西線都發生戰爭以來,雙方再度發生較大規模傷亡的衝突。


雖然目前看來,升高為全面戰爭的機會很小,但若把本次衝突的過程、發生的可能原因還有發生衝突前美、印、中共三角關係和1962時的情況做一些對比,會很清楚看出不少類似之處,最大的不同在於:1962年的中印戰爭讓當時印度和美國的關係達到空前的緊密,幾乎可以說讓印度放棄了其引以為傲的「不結盟」外交政策,但之後因為冷戰情勢的變化等原因,印度又逐漸從和美國的夥伴關係中漂移,變成在美、蘇兩強中維持等距關係;本次的衝突則很可能是一個印度外交政策轉捩點,讓印度從此加入以美國為首,在印太地區圍堵中共的聯盟,成為美國印太戰略的關鍵夥伴。


首先就衝突的過程來看,1962年在10月20日中共大舉出兵越過東線邊境進入印度領土前,中共其實已經醞釀已久,所以印度軍隊很驚訝的發現,中共對於印度境內地理狀況瞭若指掌,但受限於中方在開戰前派出的都是只通藏語的偵察間諜,所以中共軍隊都是沿著說藏語聚落分佈的地帶發起攻擊。在中共東西兩線都取得軍事上的勝利後,除了在西線,也就是今日也發生衝突的阿克賽欽佔領部分戰略要地外,中共很快地退出印度國土。


而在6月15日的衝突發生前,中印雙方在邊境也一直處於高度對峙的狀態,在2017年雙方在洞朗就發生過因修築公路而起的紛爭,在2020年5月雙方再度於洞朗發生互丟石塊的衝突。此外中共也非常忌憚印度正在修築一條由加勒萬河谷通往一個軍用機場的道路,終於在6月15日印度軍方發現解放軍越界架設的哨所被拆除後又重新架起,因此前往中共陣地理論,終於爆發衝突造成數十人傷亡。


根據最新的美國情報來源指出,是中共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下主動攻擊命令的,但在雙方的衝突結束後,中共仍然沒有滯留在印度境內,也釋放了俘虜的印度軍人(在1962年10月22日被俘的John. Dalvi 准將和部分軍隊則是在1963年5月獲釋)。


從上述簡短敍述可知,這兩次的戰役看似突然,但其實都是長期對峙累積的結果,而中共都是以出奇不意的方式動武要讓印度措手不及。在造成對方傷亡後,卻不趁機多佔領些一直有爭議的領土反而是快速退回己方的實際控制線內,對於戰俘也加以善待。事隔近六十年中印新一波衝突的作戰方式依然比較像是為了「耀武揚威」而不是實際奪取敵方陣營的資源並不只是巧合,而是和中共刻意挑起衝突或戰爭的動機有關。


1962年十月的中印戰爭遠因是1959年中共以武力強硬「解放西藏」,不但迫使達賴喇嘛出逃印度,也讓印度、中共原本相當友好的關係蒙上陰影。在中共直接據有西藏後,西藏和印度的邊界是否要遵循1913年由英國、西藏與國民政府參加的西姆拉會議所達成的結論(該會中,國民政府代表陳貽範最後並未在畫分邊界的地圖上簽名同意)便成了兩國爭議的新焦點。


但真正導致戰爭爆發的原因,是前一年在中共內部造成人類史上數一數二人命損失的大躍進終於喊停,毛澤東瘋狂計畫的徹底失敗也讓他在黨內地位一落千丈。在1962年1月毛召開黨內的中央工作擴大會議,在會議上國家主席劉少奇公開指責大躍進造成的饑荒是「人禍」,並希望能平反那些因為反對大躍進而遭清算的領袖,此舉導致毛不滿。


印度邊界爭議正是轉移權力鬥爭注意力的有效工具,更是能堵住對手與批評者嘴巴的議題,這也就是為什麼與印度一戰的最終準備階段始於1962年初。隨著中共在戰爭的最終勝利,毛的極左路線也在中共內部獲得上風,黨內任何尚存的反對聲音在這波清算後,最終歸於寂靜。


相形之下,習近平也是處在一個類似的處境中而決定主動出擊希望能宣揚國威來壓制各種黨內外的反彈與不滿。在因為疫情拖到五月底終於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中,一向弱勢的總理李克強竟然在會後記者會中脫稿突襲,坦白說出國內還有六億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幣左右,還提出要以地攤經濟來解決因為疫情肆虐帶來的嚴重失業問題。


李這樣的發言等於是公開打臉習近平在2020建成「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提倡「地攤經濟」更是坦白承認經濟情勢嚴峻,李這樣的舉動其實和1962年有勇氣講出大躍進是人禍的劉少奇非常類似的。


但習近平能像毛澤東一樣靠用武讓自己從谷底反彈嗎?答案恐怕是悲觀的,首先這場衝突中共方面的死傷恐怕多於印方,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官方羞於公佈實際的傷亡人數,在國內也沒有讓官媒高調宣傳「戰果」。


其次在1962年印度遭遇難堪的戰敗後,毛的確是看似成為世界革命運動的領袖,而原本以不結盟的外交政策在第三世界贏得廣大支持的印度總理尼赫魯卻因為遭到他以為是兄弟之邦(在1954年,兩國曾簽定《關於中國西藏地方與印度的通商與交通協定》,協定的前言中包含了著名的和平共處五原則)的中共突襲,在戰爭後健康急遽惡化,而於1964年5月去世。


但到目前為止,習近平對於這場規模不小的武裝衝突完全沒有公開表態。反觀印度總理Modi已經召開了跨黨派的特別會議,Modi還在會中強調並沒有讓解放軍越雷池一步,也沒有任何哨所被佔領。同時還有消息指出印度陸軍已授權邊境前線指揮官必要時不必遵守雙方在1996年通過的《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中規定在雙方實際控制線的兩公里內不使用槍械的規定,也就是說雖然目前對峙的緊張局勢沒有升高的跡象,但萬一衝突又發生,這次印度會強力還擊以避免又遭狼牙棒等非正規兵器暗算。


然而最嚴重的後果還不在戰場上的勝負,而在於這次的衝突很有可能催化印度在地緣政治策略上的徹底轉向。在1962年印度戰敗後,以親蘇聞名的印度政壇二把手國防部長梅農下台負責,當時印度也的確要求美國在必要時派遣戰鬥機到印度空域支援作戰,這樣的要求對於一個號稱是追求不結盟政策的大國來說,可以說是大轉向;但在戰爭結束後因為各種原因,印度又慢慢走回和美蘇兩大強權維持等距的獨立自主外交政策。


在國際局勢已經發生重大變化的今天,這場衝突可能是習近平弄巧成拙把印度徹底推向美國陣營的起點,其實Modi在2014上台後,是很想和中共發展良好關係的,這就好比印度在中共成立後迅速和美國唱反調承認中共,並和中共結為兄弟之邦,Modi目前已經訪問中共五次,也多次和習近平見面。去年10月雙方還舉行高峰會,在會中Modi高調宣示「兩國合作的新時代已經來臨」。


但這場衝突後即使在邊境沒有新衝突,印度很可能會深化已經開始的對美軍事合作,包括對美軍購、美艦港口停泊與聯合軍事演習等。其次印度也很可能會加速強化和日本、澳洲在太平洋的軍事合作來平衡中共在本區域不斷的擴張。


事實上,在整個50到60年代中,歷任美國政府雖然和印度在具體外交政策的做法和策略上都是爭議不斷,但美國始終給予印度數量不算少的國防、經濟發展和糧食援助,因為美國希望能支持一個民主國家的經濟發展和國力來證明民主國家能在和共產強權的競爭中獲勝並遏止中共在南亞、東南亞的擴張,這樣的理由在今天其實是更強烈了,而且正當美國鼓勵企業撤出中共境內的關頭,有大量青壯勞動力也一心想在製造業上追趕中共成就的印度會有更多和美國合作的空間。


所以總體來看,在內政外交上可以說是失誤連連的習近平可以說再度因為誤判而平白送了美國一張牌,加速實現美國為了徹底包圍中共而制定的印太戰略。假設雙方再度於長達兩千多公里的邊境線上發生武裝衝突或是有新的緊張局勢產生,可以合理預期美國會以更大聲量支持印度,同時加速軍事合作。


在9月預定召開的G7擴大會議上很可能印度也會受到美國、日本的熱情款待。在印度國內則是會看到華為被徹底排除在5G網路的建設之外,另外身為世界衛生組織執行委員會論值主席的印度是否在疫情究責問題上重新對中共施壓也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總之一心想模仿、超越毛澤東的習近平在倉皇中又自以為是的犯下了對外戰略錯誤,讓自己更陷於孤立,只能說網友替他取的綽號「中共滅亡總加速師」真的是其來有自。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