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該嚴肅思考監察院存廢的時候了!

Wednesday, June 24, 2020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蔡英文總統以史上最高的817萬多票勝選之後,在執政團隊因為成功守住武漢肺炎疫情和台灣從口蹄疫國家名單除名博得創施政滿意度新高的時間點,卻因為監察院正副院長和監委提名引發不小的政治風波,立即導致民調下滑。

 

原先黃健庭即將被提名為副院長的消息一曝光,立刻激起民進黨內、其他政黨、社會輿論一片批判聲浪。黃個人涉入司法案件、美麗灣開發案爭議和個人反婚姻平權的立場,都是讓民進黨立委宣稱「投不下去」的原因。當然,也有人盛讚黃「五顆星縣長」的執政能力。

 

黃健庭已宣布婉拒提名,但整個提名風波似乎顯示蔡英文總統的決策圈對於人選和社會期待的掌握出了一些狀況。但也有評論者剖析這樣的人事安排背後的策略考量,認為這是高明的佈局,能夠引發國民黨內部的紛爭甚至分裂,藉機收編黃在台東的政治勢力版圖。

 

然而,此次的提名風波甚至是政治危機的關鍵並非僅止於黃健庭本人,也不會因為黃宣布婉拒提名而平息,我們也不應該從政黨勢力佈局的陰謀論看待。整個監察院組成與功能的結構性問題更值得我們深入理解,將危機轉化成健全憲政體制和邁向國家正常化的契機。

 

總統府針對外界質疑和反彈在第一時間解釋,跨黨派或促進政黨合作是提名的主要考量之一。但筆者認為,這樣的理由似乎沒有顯示對監委功能的深刻理解,甚至把應有的「超越政黨」誤解為「跨黨派」。即便是跨黨派,也不表示就可以不在乎人選的經歷與特質。

 

現行的監察院職權對行政部門具有類似司法調查與裁決的職權,其組成應該具有超然的特質,監察院正副院長和監察委員最理想的狀況是全數由無黨政淵源、具有社會公信力的專業人士擔任。如果還是依照國民黨長期執政下的慣例,正副院長和監委人選中還是有長期與官僚體系和政黨有很深淵源的人,即便宣佈退出黨政運作甚至退黨,其超然中立性恐怕很難得到信任,甚至難免政治酬庸之疑慮。

 

監察院很長一段時間被輿論戲稱為只打蒼蠅不打老虎。綜觀歷任監察院長,盡是由國民黨內行政歷練豐富「德高望重」者出任,即便是新黨的王建煊和無黨的張博雅,也都被視為藍營的政治人物。現今總統府在提出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委名單的考量與過程,是否展現出有別於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思維,甚至是大破大立的格局,當然會是社會矚目的焦點。

 

當然,面對監委提名的問題,最尷尬的還是國民黨。國民黨沒辦法支持自家人私下接受總統府的人事安排,直喊黨紀處分都可以理解。但直接攻擊力道太強又可能傷到自己,畢竟並非沒有重要黨員曾在民進黨政府裡服務過。於是只好把焦點轉移到陳菊身上,散佈陳菊被監察院彈劾過數次的不實指控,延續人事案的戰場。

 

翻開歷史記錄,國民黨之於監察院的人事用「一筆爛帳」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國民黨執政期間省議員晉升監察委員,買票風波時有所聞。最離譜的莫過於2004年底陳水扁執政期間,國民黨蓄意杯葛監委人事案不進行實質審查,使得監察院有三年左右的時間停擺,累積數萬件案件沒有處理。

 

再把歷史往回推,現今的監察院號稱依據古代中國的御史制度和孫文的五權憲法理論於1931年設立,由于右任出任首任院長。國民黨政府播遷來台之後,延續在中國的法統,監察院、國民大會與立法院並列不需改選的「萬年國會」。

 

1992年憲法增修條文將監察院人事同意權隸屬於國民大會,2000年第三屆國民大會修憲將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察委員人事同意權移至立法院,因而經常成為立法院黨派抗衡和鬥爭的戰端。

 

三民主義與五權分立理論如何被國民黨吹捧為孫文的曠世創見,繼而成為中華民國的官方意識形態和憲法基礎,不是本文探討的重點。筆者必須指出,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做為國民黨統治的基礎和政治宣傳的意義,包括在各級教育和考試,遠大過於在法學與政治學上的正當性。

 

孫文號稱獨步全球的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理論如何是現代民主理論與制度的混種或變種,監察院與考試院的職權如何與世界各現代民主國家體制的行政權、立法權與司法權區分相互衝突和混淆不清,一直都是法學與政治學研究的課題。

 

監察院和考試院的存廢意味著中國法統的延續與否,是台灣在走向國家正常化的過程中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而民進黨不論在野或執政期間,都宣稱廢除監察院和考試院是終極目標,但是卻從來沒提過廢除兩院的程序和配套措施。近日因為監察院提名風波,連國民黨也好像突然醒來,開始有人叫喊廢除監察院。

 

筆者無從判斷也不願斷言朝野政黨各有何盤算,是真心還是假意要廢除監察院和考試院,畢竟那牽涉到的不僅是政府部門權責的重新劃分如此重大複雜的工程,也會動到許多人的政治職位和利益,更牽涉到國家法統與定位。蔡英文總統在日前第二任任期就職演說中拋出修憲的議題,但我們不太清楚確切的修憲方向,是否會涉及國家法統與主權的議題。

 

單單就修憲的技術問題來說,特別是針對廢除監察院這樣充滿爭議的艱困工程,在現今立法院的生態要跨過「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之提議,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已經是難上加難(如果不是不可能)的事,還得在公告半年後,經選舉人投票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才算完成修憲程序。

 

換言之,民進黨立委需要相當數量的其他黨派立委支持才有辦法通過修憲議案。但是包括國民黨和民眾黨肯定不會放棄監察院人事同意權這個戰場,總統府在黃建庭宣布放棄副院長提名之後,會提名誰擔任副院長,是否能獲得黨籍立委的背書,會經歷什麼樣的立法院攻防,以及社會大眾如何看待,都攸關蔡英文總統第二任任期的執政基礎和歷史定位。

 

筆者期待蔡英文總統以歷史紀錄的得票成功連任之後,台灣認同也達歷史巔峰之際,心中無需再有罣礙,有厚實的條件全心追求歷史定位。蔡總統日前在臉書也表達願意廣徵意見,研議監察院的存廢。若是如此,蔡總統應儘速召開憲政國是會議,針對修憲工程凝聚全民共識,斷開憲法的中國法統。

 

此次監委提名風波似乎已經衝擊到蔡總統的施政滿意度,蓋過過去這一段時間防疫的表現相當可惜。民調是一時的,國家定位是長遠的。是該嚴肅思考監察院存廢的時候了,讓台灣成為一個三權分立的正常國家!

 

 

 

作者任教於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不務正業,致力跨越學術藩籬,畢生最大夢想是臺灣人成為有知識、正義感和寬闊世界觀的新民族。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