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買春秋

一對崩壞的政客夫婦


圖片來源:柯文哲臉書



如果現在拿出一副望遠鏡望向2024總統大選,雖然還有四年,已經有一個人獨自站在遙遠的起跑線上了。他順著風向搖晃一支顏色不時變換的旗幟,一面寫著朕,另一面寫著總統。他自以為聰明,時而笨拙地刻意表演他凡事毫不在意,時而蹩腳地故作瀟灑口出自以為的金句,他相信全世界都看不出他的意圖。


轉身再把這副望遠鏡望向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不過只是六年前,這個背負著許多人在首都擊敗國民黨希望的政治素人,在民進黨全力包裝助攻後,不負眾望登上台北市長寶座。而就在選前幾天他如哲學家般喃喃說著,看能不能做完兩任市長後,到台東行醫。說完這句話,他應該對自己情操高尚至此很滿意吧?


柯文哲在母親的寵溺和妻子的呵護下,目中無人總是鄙視台灣人,而台大畢業去過美國進修一年,他更是認為這個島國樣樣不如人了。弱智社會缺乏法治水準不夠,他說,還要夾雜幾個發音不準確毫無必要的英文單字。在他身邊的人只要稍有理念,都紛紛求去了,剩下一群遇事不知如何是好的政二代與烏合之眾,在他身邊無頭蒼蠅般嗡嗡嗡,梳頭開路考慮喝什麼紅酒,抽不需要抽籤的口罩,開直播胡言亂語,在立法院把所有的議題都攬為自己的創舉或是功勞,一如把蔣渭水台灣民眾黨通通佔為己有。


他和崇拜他的妻子陳佩琪,不約而同公開表示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取代滿意度爆表的衛福部長陳時中,坐上防疫指揮官的位置。無視台北市長滿意度全國敬陪末座的事實,他的支持者在一旁大聲歡呼,讓他喜不自勝,繼續沉醉在唯我獨尊的世界裡;他們把市長夫人惡意尖酸的發言吹捧成文筆犀利內外兼具,讓她得意萬分,繼續不知所云大放厥詞,指名道姓攻擊比丈夫受歡迎的政治人物。


我們究竟是如何把這樣一個自私自大、刻薄寡恩的人,推送到今天這個位置?即使許多人已經認清他的本質,還是有一群信徒簇擁著他。以前我總相信,世人有最起碼的智慧可以判斷真偽,覺得韓國瑜可以讓高雄發大財的人都醒了,但是柯文哲竟然還可以繼續愚弄他的信徒,至此我開始懷疑自己先前人必有智慧的信念。


猶記柯文哲六年前當選的原因之一,是信誓旦旦要把五大弊案調查個水落石出,即使在2018年底驚險連任之際,多少台北市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不願讓首都回到國民黨手中,寄望這個已經成為政客的市長,即使和遠雄集團交好,也能處理大巨蛋公安、招標弊案、契約違法等議題。


然而大巨蛋延宕近5年後,台北市建管處在週一(22)拍案簽准建照變更,讓遠雄復工又向前邁進一步。最荒謬的是在變更建照之前,這顆原來只有骨架的巨蛋,在離台北市府只有幾百公尺的地方,停工期間已經自顧自地長成一顆閃閃發亮的怪獸了。


我猜想站在台北市政府頂樓,應該不難看見大巨蛋的鈦金屬屋頂吧?即刻受害的是大巨蛋旁的光復國小,金屬屋頂導致日光反射的光害,不僅對學童的視力和學習品質造成影響,也影響了過路駕駛的行車安全。而柯文哲在答覆議員質詢時,首要的考量竟然是建商成本的問題,他應允在教室裡多裝幾片窗簾解決光害。


大巨蛋的公安問題或是弊案質疑在柯文哲心目中的地位,從此可見一斑,絕對無法超越建商的新台幣。


如今沒有連任壓力的柯文哲可以益發為所欲為了,他整天把「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掛在嘴邊,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信徒如痴如醉。他一意孤行大張旗鼓推出要人照顧的口罩販賣機,一如他先知般預測 obike 會打敗 ubike,但這些注定要失敗的案子,只是浪費了更多納稅人的血汗錢。然而公帑畢竟不如建商成本,即使花1580萬經費包括「第二預備金」拍片自我吹噓,他都能輕描淡寫帶過。


我對柯文哲早已沒有失望,只剩下極度的鄙視和厭惡。


有時我想,他是不是記錄下美國總統川普的荒謬言行,隨時複製呢?川普能夠當選,我當然也能,他一定是這樣想吧?他和川普一樣自以為是,在民主社會裡以為朕即天下,若有閃失,要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死不認帳,毫無誠信可言。川普總是沒有依據胡言亂語,柯文哲也不遑多讓,把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端出來,隨便加上自己的想像,煞有其事亂編一通徒增笑柄。


柯文哲和川普在自大低俗胡扯方面極為類似,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們的另一半。後者的老婆從來不胡亂發言進退得宜,前者的老婆則是失心瘋般攻擊任何聲望高過她丈夫的政治人物。


多年前當陳佩琪憤憤不平為柯文哲在台大醫院開記者會時,我覺得她直率潑辣。慢慢地她變成只是一個男人的妻子,不再是陳佩琪,她的世界裡只剩下那個男人。她成了一頭刺蝟,任何一句批評丈夫的話,都能讓她身體蜷曲成球狀,將刺朝外,令人瞠目結舌地逾越份際胡亂攻擊。


她開始蒐集任何對她丈夫不利的報導,即使是多年往事也如數家珍,三不五時拿出來批判一番順便攻擊對手,甚至活靈活現大爆政壇秘辛,如此公私不分對配偶的公務指指點點,不僅台灣罕見,世界亦然。強勢參與丈夫的政治鬥爭,她也不忘翔實報導夫妻相處的細節,雖說令人摸不著頭緒,卻也和韓國瑜表演把內衣褲放進洗衣機裡,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


男性政治人物不分攤家務,找藉口不照顧小孩,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同樣有工作的太太必須煮飯洗衣自稱為老媽子,我從不知道陳佩琪此類公開臉書發文要傳遞什麼樣的訊息,不論是什麼,絕對不是要鼓勵獨立自主現代女性。


至於她的莫名攻擊從蔡英文以降到陳菊到陳時中到吳音寧甚至一般網民,這位驚世市長夫人,毫不退縮。最近她忽而要她服務的醫院院長開除她,忽而指控議員要她離婚,甚至把紅杏出牆套在自己身上,幾年來如此怪異乖張的行為,最後只是讓人不知應該同情抑或發笑。


我想起柯文哲夫婦初初踏入政壇投入選戰之際,柯文哲坦白率直讓人耳目一新,陳佩琪穿著剪裁合宜的小洋裝,在造勢場合笑起來眼睛彎如新月。而今柯文哲早已露出投機刻薄沙文的本性,再也不隱藏嚐到權力滋味後的野心了。而陳佩琪對所有對丈夫造成威脅者的無限的恨意,讓那曾經是彎彎帶著笑的新月眼裡,和丈夫一樣只剩刻薄。這樣的一對夫妻,台灣政壇絕無僅有。


我們究竟還要忍受柯文哲多久?等到火苗在大巨蛋鈦金屬屋頂下熊熊燃燒,數萬民眾在擁擠的忠孝東路踩踏逃命?而到時候,和林森錢櫃火災京華城公安意外發生時一樣,柯文哲早已不知去向了。




作者曾任路透社駐台灣及新加坡特派員,住過印度六年出版過一本書,目前在香港和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居。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黑色的Facebook圖標
  • 黑色的Instagram圖標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