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啟示錄:責任政治再出發,與站在十字路口的國民黨

Thursday, June 11, 2020

圖片來源:江啟臣臉書

 

 

6月6日的罷免案,韓國瑜以高過當初得票的票數被罷免,同時創下多項罷免案的紀錄,替臺灣的民主政治寫下新頁。包括被罷免層級最高、投票率最高、同意罷免票數最高等。若不是韓國瑜在投票前「蓋牌」,呼籲支持者不要出來投票,後兩項紀錄都可能更高,尤其投票率極可能超過5成。

 

無論如何,將近94萬張的同意罷免選票,超過一年半前89萬多的票數,此次罷免通過的正當性已是無庸置疑。不僅如此,罷免通過當晚,國民黨籍的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驚傳墜樓身亡,帶給罷免案後續不可預期的影響,而國民黨則是陷入「府、會」雙失的困境。市長、議長接連進入補選,未來幾個月的高雄,勢必仍將處在政治動員的張力下。

 

這次韓國瑜的罷免案有很多的啟發,這裡想從民主政治中的責任政治,以及國民黨的改革來談一些想法,罷韓的影響值得大家在情緒冷卻後認真去思考,才能讓台灣的民主政治、政黨發展掌握到這個蛻變的契機。

 

尤其對於國民黨而言,韓國瑜在2018年拿下高雄,甚至包括市議會的多數,極具有象徵與突破意義。但僅在一年半後,韓國瑜就以遭到罷免的方式難堪的退場,對於國民黨而言,在南台灣是否僅是曇花一現?還是能將危機化為轉機?也值得進一步去探討。

 

首先是民主政治中的責任政治變得更加健全。民主政治向來是以責任政治為基礎,在政治學中,有所謂的「水平課責」(horizontal accountability)以及「垂直課責」(vertical accountability)。水平課責是在行政權與立法權之間的分立與制衡;垂直課責則是指政黨、民選公職必須對選民負起政治責任。就水平課責而言,學理上的分立與制衡在實際上會因為單一政黨掌握立法與行政的優勢,也就是出現所謂的一致政府,而不容易出現強硬的制衡關係。

 

而垂直課責,往往只表現在改選的時候,讓選民進行政績的檢驗來決定連任與否。在此次罷免案以前,經由罷免要求重要政治人物下台負責,幾乎沒有成功的經驗。是以,當一個行政首長,同時也享受到立法權多數支持的時候,責任政治對他而言,只有到了選舉的時候才會形成壓力。

 

此次的市長罷免案順利通過,宣告責任政治有了新的實踐可能,而且不受定期選舉的時間規範所束縛。如果民選的政治人物不能以負責的心態來面對選民,即便在議會享受了多數的優勢,不用面對議會的制衡壓力,但選民依舊可以進行提案與連署,最後以罷免的方式要求政治人物交出權力。

 

國民黨在2018年同時贏得了高雄市長與高雄市議會的多數,在市議會對韓國瑜市長的監督過程中,國民黨運用多數優勢,先是縮短質詢時間為10分鐘,接著通過「準時下班」的要求,後來更直接以防疫為藉口通過了「無限期延會」的決議。這些「自廢武功」的決議,讓韓國瑜大量降低被議會監督的壓力,水平課責可以說民存實亡。

 

罷免案的通過,讓垂直課責彌補了水平課責的失效,也讓民主政治中的責任政治得到了強化的契機。韓國瑜罷免案的通過,讓所有的民選政治人物,都將更謹慎與負責的面對選民,即使可以在議會油腔滑調,甚至躲避質詢,但終究免不了來自選民的檢驗。

 

再來,回到國民黨以及南台灣的政治來看,國民黨在2018年基層選舉贏得大勝,僅僅一年的時間,總統與立委選舉全面潰敗。此間原因可以簡化為外部的反中因素,以及內部競選策略民粹化來解釋。

 

國民黨在大選時持續將「九二共識」視為神主牌,結果受到香港反送中、習近平強推一國兩制的影響,極度的壓縮了九二共識帶來穩定的說服力,反而成為選舉包袱。內部競選策略來看,韓國瑜以及其民粹的方式進行情緒動員,雖然鞏固了鋼鐵韓粉,但卻排擠了中間選民。因此造成了國民黨在總統與立法院雙殺的結果。

 

大選過後,國民黨未能掌握改革契機,對總統大選時操弄民粹的選舉策略進行反省,在面對罷免時,韓國瑜即便轉趨低調,但一方面數度興訟,二方面大動作阻礙罷免。這使得總統大選時反民粹的中間選民,很容易再度被聚集起來。因此,民進黨的基本盤加上中間選民,形成了最後將近94萬的高票。

 

對於國民黨而言,年初錯失了對民粹選風的反省與檢討,付出的代價就是讓韓國瑜接著被罷免。如今,在回應罷免結果時,從當事人韓國瑜、黨主席江啟臣,到若干中央民意或黨的高層,仍舊不願意面對錯誤,提出檢討與反省,反而持續的激化情緒性動員,讓罷免案結束後,社會持續處在高張力的對峙中。

 

尤其受到議長許崑源身亡的影響,更加刺激了韓粉的排他情緒,國民黨在失去理性檢討的氛圍下,持續的陷入被韓粉帶著走的窘境。「報復性罷免」、「集結凱道替韓國瑜討公道」的聲浪此起彼落,一時之間又回到了韓國瑜選總統時「拎北旦哩」那種激昂的民粹氣氛。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國民黨仍舊被高度團結也高度排他的韓粉給情緒綁架,那麼國民黨後續的發展只會更加窄化,改革終將幻滅。一旦韓國瑜挾著韓粉的聲勢進取黨主席,國民黨真的變成「國瑜黨」,估計也就是這個政黨走向極化與泡沫化的時候了。

 

韓國瑜市長罷免案的通過,是民主蛻變的契機,也是國民黨改革的契機。對民主政治而言,強化了責任政治的渠道,台灣的民主將更具有韌性與活力。對國民黨而言,能否擺脫民粹包袱,重新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就要看國民黨願不願意放下韓粉,往中道與理性來改革。如果不想放棄韓粉,反而因此窄化、排他、極化、情緒、民粹,終將讓這個政黨走入歷史。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亞洲政經與和平交流協會理事長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