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案選後分析—從連署到達陣

Thursday, June 11, 2020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Youtube

 

 

這一次韓國瑜罷免案之後,已經有不少的統計討論,包括青壯年從支持韓到反對韓(〈數據解密「韓流」起落,誰從投韓轉向罷韓?〉)、罷免案得票如何超乎預期(〈韓國瑜罷免案,為何投票率遠超預期?〉)、以及一些村里在過去兩年來連署到投票之間的變化(〈「韓流」原產地,高雄市民如何罷免韓國瑜?〉)等等。這篇文章將專注在兩個有趣的問題。第一,過去兩年內的選票轉換,真的是高雄人由愛生恨嗎?第二,政黨動員在其中扮演甚麼樣的腳色?

 

首先,這一次的罷免投票案,我認為並不只是陳其邁支持者不甘心的鬧場、但也不只是原本支持韓國瑜的人由愛轉恨去反對韓國瑜。相較之下,我認為比較好的解釋,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遺緒:高雄人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用什麼理由支持蔡英文,就是在五個月後用什麼理由投下支持罷免票,這可能是很多種理由加成,包括鐵桿綠營、包括厭惡韓國瑜落跑、當然也包括了蔡英文選戰主軸的反對一國兩制。

 

在沒有民調資料以前,要進行這些推論當然都是間接的,但我認為可以透過總體資料看出一些端倪。下面這兩張圖,左圖是比較2018年陳其邁在各地的催票率、相較於這次罷免案在各地支持罷免票的催票率,單位是891個村里。而右圖是2020年蔡英文的催票率對應罷免催票率。

 

 

 

 

光從圖上來看,就可以看到蔡英文催票率跟罷免贊成度之間的高度線性。事實上,兩者的相關係數高達0.96,而且回歸模型斜率為0.99,只有截距是7%,這代表說今年總統選舉裡高雄市各村裡有多少人投給蔡英文,在罷免案就有多少人跳出來支持罷免案,只是所有的村里平均都均勻地少7%的人出來投票而已。

 

相較之下,左圖2018年陳其邁得票跟這次罷免案之間的相關性就沒有這麼漂亮了。的確,陳其邁得票越高的村里,這次罷免案的支持度也越高。但是假如我們考量『增加量越多(移情別戀?)』的地方,比較這些點跟圖中虛線的差異的話,反而是原本陳其邁支持度只在中段的地方,有更多人轉而支持罷免案。換句話說,這次罷免案高雄市人投票,並不完全是原本陳其邁支持者在鬧事,不可能光這些人就能把罷免弄得如此成功,而是確實多了很多人站出來反對韓國瑜、支持罷免。

 

那麼,這些新的站出來的人,是從韓國瑜支持者由愛轉恨嗎?我也認為不完全是。在下面這張圖中,X軸是韓國瑜2018與2020年在高雄市各村里催票率的變化。Y軸是2018年陳其邁到2020年蔡英文之間在各村里催票率的變化。假如新站出來的人是由愛轉恨,那理論上,韓國瑜票掉越多的地方,蔡英文得票增加量應該越多。但圖上顯示的結果很顯然不是如此:兩者毫無關係。相關係數為0。在分布圖左下的地方,有一些村里國民黨掉了20%的票,但民進黨只增加5%。而在分布左上之處,也有很多國民黨只掉10%,但民進黨增加了20%之處。因此,就算真的有不少選民由愛轉恨,光從結果來看,更可信的說法是,一些原本支持韓國瑜的人選擇不投了,而一些原本在2018年沒投票的選跳出來支持蔡英文,兩者之間動機不完全相同,因此導致最後的分布上是沒有相關性的。這點也跟我之前提到的一樣,2018年陳其邁支持票不能完全解釋罷免票,而由愛轉恨也不能完全解釋這次的罷免。

 

 

 

另外一個有趣的結果,是使用2020年各地各政黨立委不分區的得票,來觀察不同選民對於近年來高雄市長選舉與罷免之間的關係。使用總統票或民進黨票分析時,一個問題就在於總統票可能包含了各路支持者,因此可能看不到更細緻的關係。假如使用不分區的得票的話,更可以看到各政黨支持者是怎麼在各次選舉之間流動的。可是使用不分區得票的缺點是,此時區位推論謬誤可能就比較大,因此需要配合個人層級的資料進一步分析。

 

 

  

在上面這個表格中是六個回歸模型,依變數分別是2018民進黨高雄市長催票率、2018國民黨高雄市長催票率、2020罷免案的連署比例、2020民進黨總統催票率、2020國民黨總統催票率、以及2020罷免案支持票的催票率。而自變數是2020年政黨不分區得票中,統一促進黨、基進黨、國民黨、民進黨、台灣民眾黨、以及時代力量在各村里的催票率。各個回歸模型自變數之間的共線性都很低,而R squared都不錯。

 

這個表格的解釋方式是,2020年總統選舉時高雄市各村里的各政黨支持度有多少,跟其他各選舉之間的相關性。舉例來說,以第一行的統一促進黨來看,2020年高雄市各村里統一促進黨的人越多,平均而言,在這些村里,2018年民進黨市長選舉票、2020罷免連署數量、2020年民進黨總統選舉票、2020年罷免支持票都會越少;同時,統促黨越多的地方,國民黨在2018市長選舉與2020總統選舉票都會越多。這樣的結果與我們知道的統促黨投票意向接近。惟統促黨人數過少,沒有個人層級的資料配合分析。

 

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統促黨在各模型的的迴歸係數都顯著的大於1,舉例來說,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只要選區多1%的統促黨支持者,同選區裡投給陳其邁的人就會比平均少1.78%,同時同選區裡投給韓國瑜的就會比平均多4.76%。這可能代表統促黨活動具有擴散的效果。

 

相較之下,同樣有戰鬥力的就是高雄市的基進黨。基進黨回歸模型裡的相關係數基本上跟統促黨是完全相反的。基進黨支持者越多的村里,民進黨2018、2020、罷免連署案、罷免支持度都會顯著的越高。假如我們同時結合民調資料來看,TNSS2019調查全台也找到3位基進黨支持者,3位中2位比較支持陳其邁、1位跳題。同樣地,基進黨在罷免連署跟罷免投票上的斜率都顯著大於1,這可能代表基進黨對於罷免案的活動同樣具有向外擴散的效果。

 

假如我們用同樣的模式分析兩大黨的話,也可以看到不太意外的結果。基本上,會在2020立委不分區投給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民眾,可以說是這兩大黨比較死忠的支持者,才會在有其他小黨選項下照樣投給大黨。因此,在高雄市的選舉上,兩大黨支持者的數目都只跟自己方候選人有高度相關,迴歸係數都是0.9左右,因為被自己的候選人動員出來,而跟對方候選人間沒有太大的關係。同時,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得票跟罷免連署之間也是正相關的,代表村里內有越多民進黨支持者,同時該村里中連署量也會越多。(國民黨支持者分布跟罷韓連署以及罷韓投票間都沒有關係,看來他們不只沒有動員出來投票、也甚至沒有成功動員支持者反制罷免)。

 

最後比較有趣的是,台灣民眾黨跟時代力量這兩個黨跟高雄市各次選舉之間的關係。值得注意的是,台灣民眾黨在2018年尚未成立,所以推論必然是間接的。

 

首先,台灣民眾黨跟時代力量的支持者在2020年立委選舉越多的村里,平均而言,2018年陳其邁的票就越少、但是2020年蔡英文的票就越多、罷免支持度也會越高。假如我們結合民調資料來看,TVBS在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選前的民調中,時代力量支持韓國瑜的比例為32%,陳其邁56%。依照個人層級的資料來看,我們應該會看到時代力量跟陳其邁得票之間的正相關,但要注意的是,這裡的自變數是時代力量2020的票,因此也可能是2018投陳其邁的時代力量支持者,在2020年轉投其他政黨,所以才會看到這樣的分布。無論如何,這裡就是跨層次資料推論的限制之一。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時代力量的選民分布跟罷免連署數量也是顯著正相關的,這邊至少可以說時代力量支持者在罷免上也可能有幫到忙。

 

而台灣民眾黨的資料就更有趣了。假如不看2018年的選舉的話,單看2020年,台灣民眾黨支持者越多的地方,跟罷韓連署數量沒有任何關係。但假如看罷免投票的結果,民眾黨支持者分布跟罷免贊成票之間有高度相關。而從2020總統選舉來看,民眾黨支持者越多的地方,蔡英文跟韓國瑜的票也都會越多。這結果跟TVBS個人層級的民調資料一致。在TVBS選前一個月的民調,民眾黨支持者中有五成支持蔡英文、兩成支持韓國瑜、兩成支持宋楚瑜。相較之下,時代力量支持者在2020年是八成支持蔡英文、宋韓都僅個位數支持,與2018年高雄市顯著不同。從這裡可以看出小黨在兩大黨相爭、罷免動員下是如何策略運用的。

  

總而言之,一些市長或是韓粉社團評論,把這次罷免全部歸功或怪罪到民進黨不服輸搗亂,並沒有看到整場罷免案的大局。在這場罷免案中,是有許多小黨站出來、是有呼應蔡英文選戰主軸的民眾站出來、是有原本兩年前不投票的人站出來,才共同完成這場超高投票率、史上第一的直轄市長罷免案。沒有看到這些加總的民意,而只陷於藍綠惡鬥這個狹窄的解釋的話,大概只會在民意洪流中逐漸消逝。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