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全球化,就從高雄開始終結!

Monday, June 8, 2020

韓國瑜2019年3月訪問香港,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會面。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6月6日高雄市民以驚人的93萬多票完成了台灣民主政治史上第一次直轄市市長的罷免。雖然只是地方層級的政治事件,不但大部分的美國主流媒體和各國重要媒體紛紛報導,在美國的華人社群中也引起廣泛的討論。

 

韓前市長在市政上始終拙劣的表現,以及就職三個月就吃碗內看碗外跑去選總統惹怒高雄人,正是被罷免的主因,也再一次提醒了政治人物在民主政治中失信於民要付出可觀的代價。

 

但最值得慶幸的是,韓當初異軍突起,大爆冷門打敗深耕地方已久的陳其邁,似乎預告了台灣要從高雄開始被捲進中共所主導的紅色全球化中。說穿了,這是一套打者合作開放的口號、寄生在美國建立、維護的國際體系,靠著有限的資本主義運作產生財富供幕後少數紅色家族揮霍的惡劣體制。

 

不到兩年的時間,台灣人民就展現了高度的民智和可觀的動員能力,將這位紅色全球化的推銷員解甲歸田,這是自由民主制度值此亂世中一個可貴的勝利,也是一場地方性罷免投票結果會引起國際矚目的根本原因。

 

本文接下來會先回顧冷戰結束前後台灣在美國扶持下建立的政經秩序以及美國構建的全球化1.0版本如何在中共加入後遭到腐蝕,並被用來建構中共自己想稱霸世界的藍圖,再說明這套紅色全球化的某些主張是如何被韓國瑜宣揚並成功的在2018年底奏效,催生出讓不少台灣人聞之色變的韓粉群體,由此就更能明暸這場成功的罷免不管是對台灣或是對當前以自由民主為核心的國際體系都是意義重大。

 

冷戰結束前,台灣是美國對抗共產勢力滲透的忠實盟邦,直到美國為了聯中共制衡蘇聯才被降格為一個非正式的盟邦。在冷戰的高峰期,美國著重的是盟友是否可靠,實力是否足以擔當反共前哨,其政治體系是否民主往往不是主要考量。因此美國對國民黨政府的壓力主要在實行經濟改革,並對台灣開放市場吸收台灣出口加工業制造的產品。

 

而國民黨政府政權的主要支持者是隨國府於49年遷台的軍公教群體,他們雖然並非台灣經濟起飛的最大受益者,但一樣受惠擁有不斷提升的生活條件,更擁護國府宣揚未來光復大陸、統一中國的主張。

 

與此同時,國民政府為了妝點其長期執政的合法性,保留並擴大了從日據時代開始的地方層級選舉和開放部分中央民代的名額進行選舉,因此也誕生了持續在不公平條件下和國民黨對抗的反對勢力,隨著經濟的持續快速成長,新興的本土中小企業主與都市的中產階級成為反對勢力的主力選民,他們不但反對國民黨的長期壟斷政權,也對政權的根本意識形態「一個中國」提出挑戰。

 

面對黨外勢力的來勢洶洶,政治學者、中研院院士朱雲漢以雙生的自由化來形容故總統蔣經國先生的應對策略:一方面解除戒嚴令、解除黨禁/報禁,另一方面則開放中斷近40年的兩岸交流希望鞏固對中華民族的認同。終於在冷戰結束後的第七年,國民黨徹底開放了最高層的政治競爭,實行總統民選並在2000年首度交出政權給反對大中華意識形態的反對黨。

 

也就是在這一段期間內,美國憑著冷戰結束後一方獨霸的地位,積極推進新的國際經貿秩序,在1994年完成歷時7年半的烏拉圭回合談判並於次年成立世界貿易組織。當時中共還在如火如荼進行鄧小平南巡後的第二波經改,並受惠於台商、港商的大舉湧入,經濟已經走出天安門事件後改革停滯的陰霾。

 

此時的中共雖然還不是世貿組織的成員,但卻信心滿滿,在《華爾街日報》兩位記者Bob Davis和魏玲玲即將出版的新書《Superpower Showdown》中,他們描述了前總理李鵬面對國務卿克里斯多福以人權問題施壓時的強硬,李鵬直接告訴克里斯多福說,當時高盛等其他美國大公司都在遊說柯林頓政府別在人權議題上堅持,美國如果一定要把貿易和人權掛鈎就請便,到時候看這些大公司會說是誰丟掉了中國!

 

到2000年國會要表決是否讓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前夕,美國的大公司更是花了一億美金進行遊說(這個金額超過了之後到2020年所有針對貿易議題進行遊說的花費金錢總額)。事成之後,想和中共邀功的其中25家美企巨頭還成立了一個運作程序繁冗的管理委員會。

 

加入世貿組織對中共的好處是極為巨大的,2001年到2008年,中共出口每年成長高達驚人的27%,從2660億美元增長6倍,達1兆4000億美元。在金融危機從歐美襲來時,荷包滿滿的中共大手推出規模驚人的景氣刺激措施:9500億人民幣的赤字、4670億人民幣的額外債務,以及超過前幾年成長標準5兆的人民幣銀行放款,整體的刺激性措施金額達到6兆4870億人民幣,佔GDP的13%。這使中共撐出了在表面上一枝獨秀的經濟成長,也讓全世界產生新世界霸主即將取代美國的錯覺。

 

上面的回顧是要點明以下的事實:朱雲漢教授指出的雙生自由化在蔣經國死後繼續發展,而且剛好一個從政治面,另一個從經濟面把台灣往兩個方向拉,政治上內部的共同體意識在歷次選舉中越來越鞏固;但經濟上卻是越來越多過去帶動台灣經濟起飛的加工出口業者,選擇跟隨潮流在對岸重新建立更大的生產基地。這種被另一位中研院政治學院士吳玉山教授稱為「政治疏離、經濟整合」的矛盾也屢屢在選舉中成為兩大黨論爭的焦點。

 

而在2014 年佔領立法院反對國民黨強行通過服貿協議的太陽花運動則是對橫行十多年的紅色全球化潮流的強烈反彈,其餘波就是民進黨和新興偏綠小黨連續在2014年底和2016大選都大勝執政黨,並首次取得行政、立法的雙重主控權。

 

雖然民進黨是以極大的差距在總統選舉中打敗國民黨,在立法院也首次單獨過半而完全執政,但蔡英文在當晚的就職演說其實語調是很凝重的,因為她很清楚,台灣在捲進這股紅色全球化近20年後面臨嚴重的產業升級瓶頸、經濟成長停滯與產業外移後造成的嚴重貧富差距惡化。

 

另一方面,中共因為長期繁榮帶來的強國感開始在行為上更加肆無忌憚和具有擴張性,對內收緊言論自由、壓迫先進國家外商轉移技術。對外則是成立亞投行和高調宣佈一帶一路發展計畫試圖掌控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命脈。這些動作也讓蔡政府面臨擔心失去台灣主體性的廣大選民要求減輕對中共經濟依賴的壓力。

 

面臨多重挑戰的蔡政府開始艱難的改革,調整國家財政經濟體質。同時推動部分國防工業自主和引入風電產業來推動產業升級。但中共為了壓迫蔡政府回到馬英九時期友中並承認九二共識路線,開始以減少陸客和兩岸交流為籌碼進行施壓,到了2018年底,蔡政府的改革還看不出太明顯的效果,但軍公教年金改革和同婚合法化已經激起保守勢力強烈反彈。

 

不像北部大企業的工廠雖然也外移,管理與研發總部至少還根留台灣,已經飽受眾多中小企業連根拔起、經濟停滯之苦的南部,特別是產業和航運都持續衰退多年的高雄,又因為陸客的顯著減少使經濟雪上加霜,就在這個時候,臨時接下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卻找不到強棒參選市長的韓國瑜自己跳下來以一句「高雄又老又窮」旋風式的把2014年輕人群起反紅色全球化的鐘擺拉向相反的一端。

 

韓國瑜對台灣陷在與對岸政治疏離、經濟整合的困境中提出了一套對不少政治光譜偏藍群眾極有說服力的解釋:這都是盲目追求台灣民族主義與妖魔化存有統一情懷的軍公教,遂而激起對立以謀取政治利益的民進黨一手造成的。這種視野的偏狹也讓台灣選擇了自外於全球經貿整合日深的潮流,造成台灣與高雄的經濟低迷。更可惡的是民進黨為了確保其路線不被質疑、挑戰,還試圖操弄言論市場,破壞民主體制。而他的參選,就要以「保衛中華民國」和「貨出的去、人進的來、高雄發大財」兩大法寶來破除台獨鎖國讓高雄又老又窮的魔咒。

 

更深一點來看,韓的論述是把民進黨打成後冷戰時期一隻迷途的羔羊,為了追求把冷戰造成的兩岸分裂正式法理化、永久化,不惜自外於國際潮流並毀壞好不容易奮鬥得來的民主體制,而他就是改變這一切的救星,要從高雄開始翻轉整個台灣。

 

他以他有趣、相當具有煽動力的口才讓悶了很久的南台灣藍營選民整個振奮起來,弄到明明只是一場地方選舉,造勢會場卻是一片國旗旗海飄揚,還誕生了國旗裝這種新的造勢行頭。這種會帶來美好改變的強力許諾與韓流形成的感染力最終也傳到了不少中間選民甚至對民進黨長期執政所累積包袱不滿的部分綠營選民,配上網路上有來路不明的網軍部隊大力相助,於是在11/24晚上韓國瑜打出了他政治生涯最漂亮的一仗,以15萬票的差距大敗原本被認為穩操勝券的陳其邁。

 

而韓上任後,其舉措很快就證明他想的開放、貨進人出都是把希望壓在對岸,他在2019三月上任後不久便訪問中港澳,最惹人爭議的是在港澳自我矮化前去拜訪兩地的中聯辦主任,接著在會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時也不避諱的說自己強烈支持92共識,中共則是投桃報李鼓勵陸客到高雄觀光。

 

之後在香港爆發大規模反送中抗議時,韓被記者問到其看法是,韓的「不知道、不曉得」更是引起輿論大嘩。在韓的對外招商徒惹爭議之餘,他在議會備詢時表現的荒腔走板很快暴露了他只有靠便給的口才畫大餅的能力,但操作這套救亡圖存/開放發財食髓知味的韓決定要玩大一點,他以參與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來為自己市政的無能解套,想以激起更多的恐懼和更大的發財夢來直取大位。

 

所幸韓這套看似完整,但非常空洞的論述在全國性的大選中弱點是一覽無遺,配上他上任後為了擁抱紅色全球化和中共進行的魔鬼交易已經激起了更多選民、特別是天然獨世代的亡國感,他在總統選舉中表現只比2016年破天荒陣前換柱後匆促上陣的朱立倫略好,完全無法重演2018年異軍突起的奇蹟。

 

但最糟不只於此,他在上任才三個月後便決定參選總統不顧市政,加上整個競選期間面對美國中共對抗情勢和香港抗爭不斷惡化卻幾乎沒有提出任何有效的應對之策,讓他在廣大高雄市民心中已經徹底信用破產。狼狽回任之後對提振因為疫情而更低迷的經濟一樣一籌莫展,最後結果就是讓原本難以成案的高門檻直轄市長罷免非常熱烈而順利的結束,也讓他的政治生涯再添一項無人能及的紀錄。

 

總體而言,韓的下台除了讓高雄市政有機會能重回正軌外,更大的意義在於,他用短短一年多的任期就證明了在當下的國際政經局勢中還想強拉台灣更深入禍害已經顯現的紅色全球化是完全行不通的,經濟上的蠅頭小利背後其實伴隨著可觀的政治代價,甚至還有可能淪為無法有效防控疫情的染疫重災區。

 

此外,這也是對中共對台工作系統的迎頭痛擊,讓他們知道,在境內用收買台商換來的勝利終究不敵台灣選民堅定守護家園的意志。在這個隨時可能被中共經濟誘餌騙開的破口在6月6日堵住之後,面對接下來起伏會更大、衝突更劇烈的國際形勢,我們終於可以和國際社會中同時自由民主陣營的成員大聲說出「我們準備好了and Taiwan can help」。

 

 

 

作者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Please reload

相 關 文 章

Please reload

歡迎追蹤《思想坦克》臉書粉絲專頁,

每日為您推播最新文章消息!

  • Black Facebook Icon

THINK TANK, THINK FOR TAIWAN.